降空污 國際級船舶新規2020上路 燃油含硫量最多0.5% 違規將受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降空污 國際級船舶新規2020上路 燃油含硫量最多0.5% 違規將受罰

2020年01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2020年,全球船舶運輸燃料中的硫將大量削減,可望減少某些類型的空氣污染,有助於因應氣候危機,但也可能導致機票價格上漲。

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 IMO)的新法規,從2020年1月1日起,船舶僅能使用硫含量極低的燃油。此次減硫已經規劃了十多年,預期幾乎全球所有運輸都必須遵守,否則會受到處罰。

IMO秘書長Kitack Lim表示:「會員國、航運業和燃油供應商在過去三年一直努力為這個重大變化做準備,我相信很快就會收效,並且會實施得很順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變革,將為人類健康和環境帶來顯著的正面影響。」

新法規的目的是減少可能導致酸雨和其他空氣污染的硫排放,而不是因應氣候危機。但是,含硫量高的髒燃料通常也含有較高的碳,清理硫的成本有機會促使運輸公司提高其燃料使用效率,進而直接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根據國際航運商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的說法,改用較乾淨的燃料可能會大大提高成本,從目前的每噸約400美元(303英鎊)增加到每噸600美元。多出的運輸成本可能會由整個製造和運輸供應鏈吸收。

能源分析師Wood Mackenzie認為,成本的影響可能不僅限於船運業。「對船用燃料硫排放設定上限,可能使2020年的機票價格更加昂貴。」

根據國際海事組織的新法規,從2020年1月1日起,船舶僅能使用硫含量極低的燃油。照片來源:Pedro Szekely(CC BY-SA 2.0)

過去國際防止船舶污染公約強制實施的硫含量限值為3.5%,新的硫含量限值為0.5%。國際海事組織(IMO)估計,新現值將使船舶的二氧化硫排放量減少77%,每年減少約850萬噸。

長期以來,船舶運輸用的燃料油是最髒的化石燃料形式,它是由低階且廉價的原油組成,這些原油不適合或提煉成高級產品的成本很高,難以進化成車用汽油或飛機用煤油。船舶發動機的設計就是為了使用這種低階燃料,因為船舶廢氣大多在遠離陸地的地方排放,就算有污染,傷害也不那麼明顯,幾十年來一直被政府所忽略。

但是隨著全球化導致航運的大量增加,污染的破壞性影響越來越大。Wood Mackenzie指出,2017年航運每天消耗約380萬噸燃料油,佔全球燃料油需求的一半。航運產生的碳排約佔全球碳排放總量的3%,但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將上升到17%。高硫含量的燃油會產生硫氧化物,引起酸雨和顆粒物污染。

低價高硫燃料油的替代品雖然較貴但越來越普遍。液化天然氣仍然是化石燃料,但比較乾淨,相容基礎建設也越來越多。生質燃料也是個發展中的替代方案,一家遊輪公司正積極嘗試用魚內臟當燃料,此外業界對於以氨作為氫燃料懷有相當高的期待。

船舶上也可以安裝「洗滌塔」來除硫,只是部分含硫污水會排放到海中。港口也越來越關注貨船和客船的污染物,有些作業區的硫含量甚至大大降低。

隨著全球化導致航運的大量增加,污染的影響越來越大,航運產生的碳排約佔全球碳排放總量的3%,但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將上升到17%。照片來源:Bernard Spragg. NZ(CC0 1.0)

船運受制於複雜的國際法規,由位於倫敦的聯合國機構IMO監督。基於某些歷史因素,沒有包含在國際溫室氣體排放量的計算內,也不在各國政府對聯合國氣候協議的義務範圍內,2015年巴黎協定亦然。

也就是說船運公司在減少碳排放方面的壓力相對小,而且各種形式的船運污染處理進度都相當緩慢曲折。經過多年的辯論,IMO於2008年首次制定了新的含硫量法規,2016年強制再次審查,最終於1日生效。

氣候行動人士希望更快實施法規以減少船運溫室氣體排放。下一次重要公開會議是3月下旬和4月初在倫敦舉行的IMO會議,各國必須在11月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峰會之前制定明確的船運減排計畫。

IMO的長期目標是到2050年將船運碳排減半,但實現這個目標的具體計畫很少。隨著科學證據顯示氣候危機迫在眉睫,越來越多的國家設定目標,到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放。

ICS提議對船運燃料徵收每噸2美元的稅,作為零碳運輸研究與開發的基金,將於春季IMO會議上向成員國說明,但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生效。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