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死胎層出不窮 南蘇丹隱匿石油業環境報告 犧牲者至今未受保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流產、死胎層出不窮 南蘇丹隱匿石油業環境報告 犧牲者至今未受保障

2020年02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英國衛報報導,據東非石油業內知情人士透露,南蘇丹政府隱瞞了一份關鍵環境報告,而這份報告顯示南蘇丹的石油開採活動可能與當地居民嚴重的健康問題有關。

這份追溯到2013年的報告顯示,政府和石油公司多年來已經意識到鑽井造成的污染可能危害當地居民的健康,但沒有任何補救措施。當地人說,政府和石油公司解決污染問題的承諾一直沒有兌現。

南蘇丹污染死亡全世界第七  油田附近有孕婦流產、新生兒先天缺陷等問題 

美聯社從石油業內知情人士手上取得報告,其中一位石油業者更表示油田附近居民和駐紮士兵的新生兒出現先天缺陷、孕婦流產和其他健康問題。

居民指出婦女無法懷孕。也有居民指出有嚴重畸形的死胎,一個孩子的腹腔臟器缺損,還有一個孩子出生就沒有眼睛或鼻子。

歐洲南部50多個非營利組織聯盟的前負責人Egbert Wesselink說:「南蘇丹石油業是地球上最骯髒、管理最差的石油業之一。」2011年蘇丹獨立之前,Egbert Wesselink曾在南蘇丹油田工作,現在與荷蘭人權組織PAX合作。

南蘇丹政府隱瞞了一份環境報告,報告顯示石油開採可能與當地的健康問題有關。照片來源:UNEP

污染和健康問題之間的因果關係尚不明確。但是上尼羅和團結州石油資源豐富地區的社區領導人及政界人士皆指控,南蘇丹政府和中資達爾石油公司(Dar Petroleum Operating Co)、大先鋒石油公司(Greater Pioneer Operating)忽視這個問題,還企圖將揭露問題的人消音。美聯社多次要求這兩間公司回應未果。

石油鑽探使南蘇丹地景傷痕累累,留下了數百個露天廢坑,有毒化學物質和汞、錳和砷等重金屬污染了水和土壤。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接觸此類物質可能導致各種健康問題,包括癌症、呼吸系統問題、陽萎和死胎。

根據全球關注健康和污染聯盟(Global Alliance on Health and Pollution, GAHP)資料,南蘇丹的污染相關死亡案例數是全世界第七高。「我們正在失去孩子。」上尼羅州梅盧特婦女協會主席Nyaweir Ayik Monyuak說,許多女性甚至無法懷孕。她自己在2008年至2011年之間失去了兩個孩子。

報告指出重金屬和石化產品已污染該地  建議進行五年清理工作

許多居民指出,人們用達爾石油公司分離原油和水使用的白色容器喝水,此後健康問題變得更加嚴重。2013年報告中也提到了這些白色容器。這些容器帶有有害物質警告標籤。特殊化學品公司科萊恩公司發言人表示,容器中的化學品應該被送到經授權的適當廢棄物處理場所。「任何人無論如何不能使用這些空容器,更別說用來盛裝飲用水,」阿拉斯加政府油污顧問Rick Steiner說。

南非國家衛生實驗室分析了該地區的土壤和水樣本以及當地駐紮士兵的生物標本,發現水中的汞含量是美國環境保護局(EPA)允許值的7倍,錳的濃度則是允許值的10倍。土壤和部分士兵的尿液樣本也驗出這些化學物質。

根據美聯社取得的報告,其結論指出重金屬和石化產品已經污染了該地區,並建議進行更多的研究,確認污染是否與健康問題有關。

達爾石油於2018年11月委外進行研究,評估其油田及周邊地區的化學污染情況。研究人員記錄數百個廢棄坑,裡面充滿了被砷和鉛污染的水。他們還發現土壤中苯等碳氫化合物的含量極高。

該報告建議進行為期五年的清理工作,費用約要5,800萬美元。南蘇丹估計其石油業在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間,每月可產生9,900萬美元的收入。然而居民說,至今沒有任何清理行動。

南蘇丹總統薩爾瓦.基爾(Salva Kiir)在上個月的一份聲明中承認,油田和周邊地區存在污染問題,並表示希望為該國的石油探勘業引入適當的環境標準。1月份政府要求企業進行「環境稽核」,評估如何清理現有污染並為未來的石油探勘活動制定最佳作業辦法。不過居民對此表示懷疑,他們說政府和石油公司早就討論過清理污染這件事。

1月份政府要求企業進行「環境稽核」,不過居民對此表示懷疑。照片來源:African Arguments

政府、跨國公司皆消極  稱未能證明石油污染與健康的關聯

二月,人權律師Phillips Anyang Ngong起訴南蘇丹石油部、大先驅石油公司和南蘇丹國營尼羅河石油公司(Nile Petroleum),指石油污染造成居民健康問題和生命損失,索賠5億美元。他說,這是該國第一件因石油污染提起的人權訴訟。「企業正在違反法律,但政府什麼動作也沒有。這是場危機,需要即刻關注。」

但是政府似乎並不著急。南蘇丹石油部長Awow Daniel Chuang表示,除非有科學證據證明健康問題與石油污染間的因果關係,否則不能下任何結論。

有處理石油污染經驗的衛生專家說,企業經常試圖掩蓋污染與健康問題之間的關係。「污染者會盡最大努力不讓污染與健康問題劃上因果關係,他們把問題推給遺傳或其他因素。這個策略眾所周知。」總部位於尼日的非營利性環保組織「地球之母健康基金會」(Health of Earth Earth Foundation)健康執行總監Nnimmo Bassey說。

環保專家說,這些跨國公司沒有太大動機處理這件事,因為在像南蘇丹這樣的貧困國家,要擺脫這個問題太容易了。

部分原因是南蘇丹高度依賴石油。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石油幾乎是南蘇丹全部的出口總值,更佔其國內生產總值40%以上。南蘇丹多年內戰後崛起,正試圖透過擴大石油業來振興經濟。去年十月,石油部宣布今年開放14個地區進行石油探勘。

「沒人真的在監督。政府無意也無法監督和執行自己的環境法。」來自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中國在非洲石油投資的資深研究員Luke Patey說。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