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站福島 東奧聖火傳遞路線輻射量仍超標 | 環境資訊中心

起站福島 東奧聖火傳遞路線輻射量仍超標

2020年03月11日
整理:鄒敏惠(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今年是福島核災9周年,日本東京奧運聖火傳遞路線也從福島出發,不過綠色和平卻調查發現,福島市中心多處是輻射熱點,包括2020東京奧運聖火傳送路線起點 J-village、路線之一的大熊町,以及福島市中央車站附近。

批評日本政府利用2020東京奧運,營造福島核輻射問題已受控制的假象,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發表《移動的輻射 2020》(Radioactivity on the Move 2020)報告。參與調查的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資深核能專家蕭恩‧伯尼(Shaun Burnie)指出,這顯示「日本當局宣稱『福島一切已回復正常』並非事實。」


綠色和平9年來持續追蹤福島核災後續。圖為2020東奧場館福島吾妻球場(Azuma Stadium)。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提供。

綠色和平調查團隊由核災至今持續監測當地情況,已執行30次實地調查,最新一次研究於2019年10至11月期間進行,為期3周,在福島縣數萬處地點測量輻射值,發現多處超出國際建議標準值[註1]。詳細結果如下:

1. 福島東京奧運聖火傳送路線及市中心

東京奧運聖火傳送起點、鄰近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楢葉町足球訓練中心「J-Village」[註2]、聖火傳送路線途經的大熊町,以及福島市中心均發現輻射熱點。

在大熊町 (Okuma) 的新市政廳附近,以及距離東京奧運聖火傳遞路線的幾百公尺範圍內的輻射熱點,距離地面1公尺的輻射值是每小時1.5微西弗(µSv/h),距離地面10公釐的輻射值是每小時2.5微西弗(µSv/h),比2011年福島核災前的背景環境輻射值高62倍。

調查團隊在福島市中央車站附近發現有45個輻射熱點,其中11個的輻射值相等於或超過日本政府所訂的標準,有些熱點測得輻射值更是2011年福島核災前的背景環境輻射值的137倍。

綠色和平自福島核災以來,進行30次實地調查,仍測得超過國際建議標準的輻射量。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提供。
綠色和平自福島核災以來,進行30次實地調查,仍測得超過國際建議標準的輻射量。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提供。

2. 福島其他地區

在解除疏散令的福島飯館村 (Iitate) 範圍,發現該處輻射值比起過去五年有重大變化,推測是因泥土中的放射性物質移動及大雨所造成。

團隊在浪江町 (Namie) 高瀨川 (Takase river)的調查位置,雖然日本政府聲稱可安全居住,但逾99%的測量點均超過國際建議標準,是2011年福島核災前的20倍。


浪江町(Namie)堆放的除污物質,包含民宅周遭的表層泥土。圖片來源:綠色和平提供。

浪江町靠近以前學校及幼兒園地區的年均輻射劑量值,超出國際建議的公眾輻射曝露劑量上限10~33倍。

日本政府過去幾年在福島多處進行「除污工作」,例如刨去民宅後花園受輻射污染的表面泥土,但佔福島縣面積近七成的森林,即不屬於當局的「除污」範圍,依舊成為輻射的儲存庫。2019年的兩個颱風——哈吉貝(Hagibis) 及博羅依(Bualoi),在日本包含福島當地降下連日大雨,而大雨可能造成森林的放射性物質經過河流移動至其他地區。

綠色和平特聘專案主任蔡篤慰指出,「此次調查結果顯示一些政府已進行『除污』工作的地方受到二次污染,顯示在大自然複雜的流動影響下,放射性物質能在自然界長久存在。自福島核災後,大量放射性物質飄至森林,但這些森林並未除污,隨著自然的降雨、颱風帶動,這將繼續成為長期污染其他區域的源頭。」

綠色和平呼籲日本政府立即評估相關輻射熱點,包括其對民眾健康的長期影響;設定達到長期除污目標值的日期;暫停所有無視福島市民福祉及科學分析的「歸還政策」(return policy),避免民眾認為可回到受污染的家鄉生活。

注釋:

[註1] 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建議的輻射量標準上限為每年1毫西弗(mSv),相當於每小時0.23微西弗,即日本政府所訂的長期除污目標值。

[註2] J-VILLAGE位於福島縣濱通南部,是一處1997年啟用的大型運動場所,也是全日本最大的國家訓練中心,在福島發生核災後,由於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僅20公里,被當成事故處理據點,體育賽事也停止進行,但為配合奧運舉辦,去年開始逐步重新啟動,2019年4月起全面恢復營運,提供給國家代表隊備戰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