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新加坡金鷹集團 印尼原住民土地倡議者 因對抗紙漿巨頭入獄 | 環境資訊中心

槓上新加坡金鷹集團 印尼原住民土地倡議者 因對抗紙漿巨頭入獄

2020年04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在原住民與紙漿巨頭「新加坡金鷹」(Royal Golden Eagle, RGE)的土地爭訟案件上,印尼法院最近判決監禁兩名蘇門答臘的原住民,社運人士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以襲擊RGE子公司PT Toba Pulp Lestari(PT TPL)的員工為由,位在北蘇門答臘省的西馬隆貢區法院(Simalungun District Court)判處西哈波拉族(Sihaporas)長者瓊尼・安巴利塔(Jonny Ambarita)與湯姆森・安巴利塔(Thomson Ambarita)9個月有期徒刑。

西哈波拉族與PT TPL因為土地所有權的歸屬問題,紛擾數十年。在大多數這類案子中,印尼當局都選擇與企業利益站在同一陣線,並對部落判處刑罰,這個案子也不例外,印尼群島原住民族同盟會(Indigenous Peoples Alliance of the Archipelago,簡稱AMAN)省分會的倡議領袖希馬莫拉(Agustin Simamora)表示。

「法官忽視這個案件中的所有事實。我對這個判決感到非常遺憾」,他說。

湯姆森・安巴利塔(圖左)與瓊尼・安巴利塔(圖右)所舉的標語,把PT TPL的字首簡稱,寫成「環境破壞大師」的印尼語。圖片來源:AMAN

湯姆森・安巴利塔(圖左)與瓊尼・安巴利塔(圖右)所舉的標語,把PT TPL的字首簡稱,寫成「環境破壞大師」的印尼語。圖片來源:AMAN

法院在2月13日宣布判決,而這起官司的源頭發生在去年9月,PT TPL或原住民族將司法爭訟案件提升成暴力衝突事件。

2019年9月16日早上,族人表示,有一群聲稱是PT TPL員工的男人來到村落,命令他們停止農業活動並搬離該地。農民拒絕了,然後雙方扭打了起來。期間,據稱有一個族人的3歲兒子,被其中一個自稱是公司代表的人襲擊,隨即失去意識,其他人便將他送到附近的公共醫療中心。

隔天,西哈波拉族的領袖們前往附近的警察局報案,指控孩童遭受攻擊。然而警察拒絕受理,並要他們去其他轄區的警局報案。

不久後,那個規模較大的轄區警局傳喚瓊尼與湯姆森・安巴利塔,要他們在9月24日到局接受詢問。原來在部落不知情的情況下,PT TPL也到警局報案,指控農民在稍早發生的衝突中襲擊他們的員工。當瓊尼與湯姆森抵達警局,警察立刻逮捕了他們。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們被起訴、審判與認罪。但警察始終都沒有處理部落指控公司員工襲擊孩童的聲稱。

西哈波拉族聲稱這是祖先留下來的林地之一。這塊林地被紙漿公司PT TPL剷平,作為桉樹人工林用地。圖片來源:Ayat S. Karokaro(Mongabay Indonesia)

西哈波拉族聲稱這是祖先留下來的林地之一。這塊林地被紙漿公司PT TPL剷平,作為桉樹人工林用地。圖片來源:Ayat S. Karokaro(Mongabay Indonesia)
在這塊雙方爭論不休的土地上,一棵棵桉樹已然矗立其中。

在這塊雙方爭論不休的土地上,一棵棵桉樹已然矗立其中。圖片來源:Ayat S. Karokaro(Mongabay Indonesia)

瓊尼與湯姆森・安巴利塔的律師薩哈・胡塔加隆(Sahat Hutagalung)稱此有罪判決並不公平。跟其他旁聽人一樣,他質問道,為什麼法庭上這麼多支持部落陳述的證據,包含目擊者證詞和事件錄影,都被忽略了?「很不幸的,這些都被法官忽視了」,薩哈表示。

數百名西哈波拉族人都到場聆聽判決,並要求無罪釋放瓊尼與湯姆森。族人表示,這場判決對他們來說是熟悉的折磨:從2002年到2004年,有3位其他族人因為PT TPL指控他們持續在爭議土地上務農而被捕。艾里斯曼・安巴利塔(Arisman Ambarita)在2002年被求處3個月監禁,而曼吉托亞・安巴利塔(Mangitua Ambarita)與帕如連・安巴利塔(Parulian Ambarita)則在2004年被判處2年徒刑。

從1990年代早期開始,西哈波拉族就宣稱位於北蘇門答臘省北塔巴努里區的大片森林,是他們的祖先留下來的土地,因此他們享有所有權,而他們也持續在此經營自給農業。1913年,他們把部分土地出借給荷蘭殖民政府種植松樹。在印尼取得獨立之後,新政府便宣稱這片松林,連同其他荷蘭政府的資產與房地產,都歸印尼政府所有。

1992年,政府核發這塊區域的紙漿木材種植許可給PT TPL,面積達18萬5千公頃。西哈波拉族主張,這塊特許地其中有4萬公頃是他們的傳統領域。然而PT TPL已經在這塊爭議土地的一半面積上種植桉樹。

社運人士、原住民與大學生在北蘇門答臘省的法庭外進行陳抗,要求釋放瓊尼與湯姆森・安巴利塔。圖片來源:AMAN

社運人士、原住民與大學生在北蘇門答臘省的法庭外進行陳抗,要求釋放瓊尼與湯姆森・安巴利塔。圖片來源:AMAN

在呼籲釋放瓊尼與湯姆森的倡議過程中,西哈波拉族向國家人權委員會提出申訴,部落長者也寫了三封信給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要求國家承認他們的祖傳土地地位,並撤銷PT TPL的特許權利。然而這一切行動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2013年,一項重要的憲法法庭決議否決了政府對原住民族森林的權利主張,自此總統佐科威便承認55個原住民族擁有總計2萬4800公頃的林地所有權。原住民族權益倡議團體AMAN表示,他們更詳細畫出分屬於全國704個原住民族的780萬公頃土地,其中包括西哈波拉族。

「土地所有權認證制度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印尼變成一個國家之後才開始」,西哈波拉族的歷史學家多穆・安巴利塔(Domu Ambarita)說,「但是早在印尼建國之前,原住民族就已經存在,並且生活在傳統土地上了。」

多穆指出,當印尼正因為農業與其他土地利用變遷的原因,快速失去森林之時,肯認西哈波拉族是他們土地的管理者是很重要的。

「我們的儀式根植於土地並保護著自然」,他說,「如果祖傳的林地被PT TPL掠奪,所有的一切都將遭受摧毀。我們堅決反對這樣的事情發生。」

西哈波拉族在北蘇門答臘省的塔巴努里高地上實行自給農業。圖片來源:Ayat S. Karokaro(Mongabay Indonesia)

西哈波拉族在北蘇門答臘省的塔巴努里高地上實行自給農業。圖片來源:Ayat S. Karokaro(Mongabay Indonesia)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