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一度消失 如今再度重現 菲律賓拯救傳說之樹橢圓葉青梅 | 環境資訊中心

百年前一度消失 如今再度重現 菲律賓拯救傳說之樹橢圓葉青梅

2020年06月0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王惠祥 翻譯;彭瑞祥、黃鈺婷 審校;稿源:Mongabay

1915年,菲律賓馬尼拉的分類學家記錄到當地稱為「Kaladis Narig」的「橢圓葉青梅」(Vatica elliptica)。它生長於菲律賓南方民答那峨島的三寶顏錫布格省(Zamboanga Sibugay),此熱帶闊葉樹種不特別美麗但極為高挑,是該省特有種,列為瀕危級,且100多年來都被認為已然滅絕——直到現在。

重新發現該物種的過程彷彿大海撈針。菲律賓地熱大廠能源發展公司(EDC)於2009年開始率先研究,並在同年創辦了全國性的瀕危植物復育計畫(簡稱BINHI),作為該公司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一部分。EDC的吉貝(Roniño Gibe)表示:「橢圓葉青梅於1915年已列瀕危,我們知道它很可能已經滅絕,我們可能在尋找一種早已不復存在的樹。」

民答那峨島仍是南菲律賓伊斯蘭長期醞釀暴動的溫床,儘管有安全上的風險,EDC的成員仍動身前往三寶顏錫布格省,尋找傳說中的樹。

文獻顯示,這種樹可能只存在於該省的納迦自治市。原本興高采烈地預期能有所獲,然而考察卻以失敗告終。記錄於100多年前的橢圓葉青梅已不在該地區。團隊失望地踏上歸途,轉而集中精力於支持環境與自然資源部(DENR)更新國家級保育聖經——紅皮書名錄。說到樹木保育, EDC是英國「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在菲律賓的唯一夥伴,負責更新該國樹種的保育情況。吉貝說,「我們計畫的一部分是復育DENR標示為瀕危,特別是極度瀕危的樹種幼苗。我們特別關注13種樹木,其中就有橢圓葉青梅。」

更新物種紀錄是一項關鍵而又艱鉅的任務,因為有關當地物種的文獻資料非常有限。菲律賓的樹種中,有179種為極度瀕危級,其中94%為特有種。難以尋覓的橢圓葉青梅,是該國紅皮書名錄中列名極度瀕危的16種龍腦香科樹種之一。

即使應接不暇,團隊仍持續投注心力尋找橢圓葉青梅。這份苦心終於在5年後得到回報:團隊於三寶顏錫布格省的艾利西亞自治市,沿著城鎮的溪流發現2棵樹,而且城鎮的名字「Calades」(Barangay Calades)恰好和橢圓葉青梅有著相同的涵意。

2015年在三寶顏錫布格省重新發現橢圓葉青梅

2015年,EDC團隊在三寶顏錫布格省重新發現橢圓葉青梅。圖片來源:EDC

但吉貝和他的團隊如何確定它就是1915年文獻上所描繪的樹種呢?畢竟自1915年後不再有人記錄及觀察到它,就算是環境部門也無從評估樹種的現況。吉貝說:「菲律賓大學洛斯巴尼奧斯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Los Baños)的分類學家證實,這就是我們所尋之樹。」

扦插繁殖之路困難重重  原棲地唯二樹又遭砍倒一棵

和其他菲律賓熱帶闊葉木相較,橢圓葉青梅並不特別出眾,吉貝說:「它的外觀並不特別令人驚艷,但很高,樹圍10公分,以樹木標準來說是半成熟的個體,堅韌且在過去是鄉村房屋建材的重要來源。」

吉貝說,當地居民告訴他們,這種樹木曾經遍佈村落,城鎮也因此得名。失去橢圓葉青梅,不只意味著失去一個村落的重要認同,也失去了它在生物多樣性生態系統中的豐富歷史。

因此團隊決定保護現存的這兩棵樹,並藉由生物複製技術進行復育,以保育這個珍稀樹種。技術上來說,所有的樹種都有無性繁殖的能力,且在正確的情境下可誘發無性繁殖(vegetative material reproduction,VMR)。該團隊在無性繁殖的過程中,自樹上取得扦插,並將其帶到距離首都馬尼拉一小時車程之遙的安蒂波洛市。EDC在該市建有嘗試培育芽苗的苗圃。

EDC在安蒂波洛市建有嘗試培育芽苗的苗圃

EDC在安蒂波洛市建有嘗試培育芽苗的苗圃。圖片來源:EDC

然而扦插並非總能成功。因為缺乏有關橢圓葉青梅的研究,繁殖復育工作十分困難。重新發現橢圓葉青梅之後的這些年,雖已致力於繁殖此樹種,但依然成效不彰。

吉貝說:「我們蒐集扦插、標本,有些我們給了社區和DENR,其他則帶回馬尼拉。我們持續調整苗圃的(土壤)濕度,使之與三寶顏錫布格省相同,但仍無一存活。」

雪上加霜的是,團隊在2017年返回森林時發現,其中一棵橢圓葉青梅已遭砍倒,於是,拯救全菲律賓或全世界最後一棵已知的橢圓葉青梅,更形迫切。

轉變策略 在當地培植保育社群

若要挽救瀕危樹種,需要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充分合作,特別是以此樹為名的社區。起初,Calades鎮的鎮民對團隊十分冷漠,據吉貝說:「他們對我們漠不關心,在我們詢及樹木相關問題時也不配合。他們認為我們只是尋寶獵人。」僅有2、3位領取時薪者,陪同團隊尋找樹的蹤跡。

但團隊的毅力與推廣樹木重要性的倡議行動,成功說服了當地的懷疑論者。最近有多達八位當地人,在無償的情況下加入團隊。

吉貝相信,當地人已充分了解到這種樹木所剩無幾,且只存在於該國特定地區的事實。此外居民也享受參與保育工作的過程,因為這讓他們感受到共同目標與認同。

然而,真正促使社區關心環境的原因,其實跟生存一樣簡單而深刻:沒有樹就沒有收成,沒有收成就沒有食物來源或收入。近乎詩意般的事情就是,復育這種給了小鎮名字的樹,很可能就是通往未來的鑰匙。

吉貝說:「這是事實,不只政府和其他民間單位,若你想鼓勵人們種樹,你得讓他們看見一絲商機。」

團隊和社區間溫暖的關係於2017年有了豐碩的回報,雙方皆了解彼此朝著相同目標努力,當團隊回到鄉村,居民告知他們已發現10多株橢圓葉青梅。

苗圃繁殖見效 全國森林棲地卻仍受威脅

現在菲律賓的森林覆蓋率只有7%,但環境或瀕危樹種(如橢圓葉青梅)的保育工作,仍充滿希望,特別是地社區開始參與其中的時刻。

確保樹木保育的條例已在起草中,但保護這種瀕危物種確實十分挑戰。環繞小鎮的大部分土地已轉作農地使用,唯一留下的灌木林位於沿河區域。(該省為橡膠主要生產地,有210公頃的土地是過去栽植的橡膠林與加工廠)。

菲律賓的其他森林也面臨相同威脅,「一旦土地轉作農業使用,之後勢必會變成住宅區」,吉貝說。

「我們想復育受脅樹種,先救援,再將其種植在安全的地方,之後一旦取得栽植部位,我們會在全菲律賓進行這樹種的大規模重新造林」,吉貝補充。「如果我們這麼做,也許下個5到10年,它就能從受脅物種名單上除名,並且能夠對伐木行為有所規範。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復原原始森林,並使其更加永續。再之後,森林也能成為經濟的一部份。」

橢圓葉青梅樹苗

橢圓葉青梅樹苗。圖片來源:EDC

通往目標之路看起來充滿阻礙。除了眼前的人為威脅之外,菲律賓的生態系也正受氣候變遷所挑戰。過去幾年,菲國已經歷好幾回合嚴峻的乾旱和豪雨,甚至影響到植樹的季節。

這是BINHI不立即在各處種樹的原因之一。取而代之地,該計畫嘗試在苗圃繁殖受脅樹種,以落實研究與救援工作,並將自己塑造成私人企業、個人、社區與政府部門的夥伴,以確保樹木保育工作能夠永續。

在校地與樹木公園等安全處所種樹,也有助於確保瀕危樹種能夠存活。有些夥伴學校會蒐集種子並交給BINHI,其他則建立自己的苗圃或銷售種子。

回到位於安蒂波洛市的苗圃,該團隊付出10年努力,尋找並保育橢圓葉青梅的苦工已見成效:50株芽苗中,有一株已勉力存活且長出2片新葉。這或許代表,曾經遍布三寶顏社區的這種闊葉樹種,終將再次繁盛。

「在當地找到其他棵樹木,不代表一切就沒事了」,吉貝說,「想像一下,現在在全世界只剩下11棵橢圓葉青梅,且它們在全世界只存在於一座島上的一座城鎮中。」

參考資料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