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沙拉碗」中的革命:高冷蔬菜轉型之路 解救農業與生態危機 | 環境資訊中心

菲律賓「沙拉碗」中的革命:高冷蔬菜轉型之路 解救農業與生態危機

2020年04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每天少說都有1500公噸的亞溫帶蔬菜,從菲律賓北部、多山的班蓋特省運送至位於首都馬尼拉的糧倉(當地稱為bagsakan)。在聖誕節、復活節等假期前後,更會因為需求激增,導致運送量增加至3倍。各式作物從馬尼拉運送至群島各處,滿足菲國對馬鈴薯、高麗菜、蘿蔔、佛手瓜、紅蘿蔔、萵苣與青花菜等溫帶蔬菜的80%需求量。

菲律賓菜市場

菲律賓各地的亞溫帶蔬菜許多都產自班蓋特省。圖片來源:Rajesh Pamnani(CC BY-NC-ND 2.0)

座落在科迪勒拉山頂的班蓋特省,因為海拔高而有利於生產這類高冷蔬菜,年產量至少110萬公噸,該省也因此又稱「菲律賓的沙拉碗」。

菲律賓班蓋特省(Benguet)

班蓋特省的高冷蔬菜產量高,因此又稱「菲律賓的沙拉碗」。圖片來源:fups(CC BY-NC-ND 2.0)

然而近半世紀以來,剝削土地以餵養百萬國民的農耕方式,導致森林覆蓋面積大規模消減。農民為了提高產量,使用化學成分高的肥料,自然也造成土質劣化。

這個地區有越來越多農民與農場加入種植高冷蔬菜的行列,因此造成蔬菜價格波動,以及供過於求的現象,進而造成農作物浪費與農民損失。

為緩解這些問題,菲國政府開始引介農業策略,其中包括:提供農民數據化的栽植時程表,以最大化收益與最小化環境破壞風險;以及引入混農林業的概念,結合樹木、耐蔭灌木與作物,有效率地利用土地。

砍伐森林、保護區種菜 破壞野生物棲地

民眾對高冷蔬菜的高度需求,使得有些農場範圍甚至侵入保護區,造成山區森林砍伐的問題。

地區級的環境與自然資源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DENR)的帕布羅(Ralph Pablo)表示,總面積5,513公頃的達塔山國家公園(Mount Data National Park),自1940年代指定為保護區,然而將近70%的土地已轉作菜園與住宅區。

達塔山的劣化迫使「保護區管理委員會」(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Board, PAMB)於2016年提議降級國家公園,然而為環境部所否決。相較於前者作法,環境部選擇保護剩下90公頃的苔蘚森林,以免受到菜園擴張的影響。

達塔山下,布吉亞斯市的農地面積將近9,500公頃,超過該市總面積1萬7,588公頃的一半。其中許多農場分布在達塔山保護區內,環境部也無法提供確切的侵佔面積。

附近的普洛格山國家公園(Mount Pulag National Park),是上百種特有動植物的棲息地,其中包括了從1896年起一度被認為已經滅絕,後於2008年重新發現的大侏儒雲鼠(Short-footed Luzon Tree Rat, 學名:Carpomys melanurus)。然而這裡的農場幾乎每週都在擴張面積,國家公園管理員阿爾巴斯(Emerita Albas)說。農場與聚落佔據了普洛格山國家公園約25%的面積,而當地原住民部落持續透過行動劃設管理區以阻止菜園擴張。

普洛格山(Mt. Pulag)

普洛格山的農場面積不斷擴增。圖片來源:ArthurNielsen(CC BY 2.0)

水文系統也因為森林砍伐而受影響。班蓋特省環境與自然資源辦公室(Provincial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Office, PENRO)發現,像是小溪與湧泉這樣的小型水文系統,在這些年來很多都乾涸了。

農場擴張使水資源的需求劇增,造成阿格諾河流域(Agno River Basin)的許多支流水位下降。阿格諾河是菲律賓最大的流域之一,最終注入西菲律賓海,流域附近有許多聚落與廣大的農地。

在集水區砍伐森林,造成沖蝕效應並進而導致泥沙淤積,是造成水位下降的主要因素,但PENRO指出,為了灌溉或農場儲水而做的溪流改道作業,使得問題更加惡化。

追求產量的慣行農法 使得土質劣化

持續多年的集約商業化農耕,迫使農民從事剝削地力的慣行農法。班蓋特州立大學(Benguet State University, BSU)與省政府自2008年起共同執行一項大規模試驗,發現班蓋特省的農地土壤酸化程度越趨嚴重,大多數地區的土壤酸鹼值低於最適於種植蔬菜的pH 5.5至pH 6.5。若低於此範圍,植物將無法從土壤吸收重要養分。

該省的農業學家本特雷斯(Lolita Bentres)指出,導致土質劣化的原因包含:長期大量施用合成物質,以及大多農民為了降低成本而使用未經處理的雞糞。雞糞若經過堆肥過程,將能減少高氮含量,但當廣大農民都直接在農地上施用未經堆肥的雞糞,將會使得土壤酸化,並有可能傳播有害的病原體。

土質劣化導致農民更加依賴能夠提升生產力的合成物質,進而又再破壞了天然的土壤品質。有些農民轉而混合石灰粉,希望能中和土壤酸度,但反覆地使用之下,又使得土壤硬化,最終導致土地難以耕種。為挽救耗損的收益,農民開始非法開墾集水區,希望找到肥沃的耕作地,結果減少了森林覆蓋面積也對野生動植物造成傷害。

PENRO指出,由於班蓋特省是個多山的省份,化學物質的施用也直接危害了森林與水域,影響範圍也含括鄰近的普洛格山國家公園(呂宋島的最高峰),並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影響。

科迪勒拉行政區的農業部長歐德希(Cameron Odsey)表示,這些問題若持續存在,班蓋特省不只會失去其蔬菜工業的地位,更會對自然資源造成深切的傷害。

為避開潛伏的農業危機並確保永續性,農業部門提出二個解方:作物計畫與混農林業。

作物計畫:引入資料庫提升競爭力 推動有機轉型

在作物計畫方面,農業部提供市政府有關資訊,導引他們進行栽植決策,而提供的數據包含了消費者需求以及全省的生產資訊。

歐德希說,由農業部所彙編的資料庫,有助於避免農民栽植同類型的農產品,而農民可以在地方政府訂閱農業部的資料。

這個措施能夠避免過度供給的發生,並穩定市價;除此之外也希望能夠確保國產農產品對進口農產的競爭優勢。

同時農業部也建議朝向「優良農法」或有機耕種轉型。本特雷斯表示,消費者對零化學物質的蔬菜需求正在上升,但許多農民仍抗拒採用有機農法耕種。

本特雷斯指出,轉作有機意味著農民必須有一段時間犧牲蔬菜產量,讓土壤回復地力並淨化化學殘留物質。他認為,傳統農民不太樂於轉作有機,但這會是他們最終需要做的改變。

「土地並不會擴張或持續成長,所以他們勢必得調適與改變」,本特雷斯說,「隨著公眾越來越意識到氣候變遷的議題,保護森林是現在所有人關心的事情。」

此外,農業部也推廣間作能夠與根瘤菌共生,進而有助固氮作用的豆科作物(如豌豆和蠶豆),並引入日本的有機多功能混合液「木酢液」(mokusaku),以達驅蟲、殺菌與活化土壤等功能。

以混農林業與農業觀光 取代集約式農業

為取代原先的集約式農業,最近環境部引介混農林業與農業觀光等概念,以平衡當地社區的生計需求與環境保護。

混農林業指的是在樹木旁邊栽植耐蔭灌木與作物(如咖啡),以達食物供給、生物多樣性保育與碳吸存的平衡。來自班蓋特省阿托克市的咖啡農歐迪姆(Oliver Odiem),在2018年的菲律賓咖啡品質競賽中獲得最高榮譽,自此之後,越來越多人採取在松樹與赤楊木下栽植阿拉比卡咖啡豆的做法,因為歐迪姆指出,這兩種樹木能夠提供阿拉比卡豆最佳遮蔭,使得班蓋特省眾多咖啡農紛紛效法。

agroforestry 混農林業

混農林業指的是在樹木旁邊栽植耐蔭灌木與作物,以達食物供給、生物多樣性保育與碳吸存的平衡。圖片來源:World Agroforestry(CC BY-NC-SA 2.0)

阿托克市的菜農與花農西洛(Apolinario Celo)說,2000年代早期,由於消費者開始擔心班蓋特省的蔬菜使用過多殺蟲劑,蔬菜價格下滑,菜農因此開始實驗間作花卉。

「雖然花卉栽植是有季節性的,但能夠從中獲得很好的收益。既然已經沒能再擴張耕種範圍,這不失為可行的替代方案」,西洛補充。他也說,有些當地菜農已經完全轉作花卉種植,以溫室的耕種方式確保全年皆可收成。

隨著鄉村觀光業越趨興盛、都市人越發熱衷於體驗鄉村生活,高山農場成為觀光景點之一,並催生了北方農民的另一種生計模式:農業觀光,讓參加的遊客可以選擇在梯田中的農家住一晚,或體驗採收農作物。

有些勇於開創新局的農民,在11月至2月梅雨高峰季節時開放農家,提供尋求刺激的旅客體驗冷到足以凍傷蔬菜的低溫。在特立尼達市、圖布萊市與阿托克市等地方,有些農場提供蔬菜採收體驗的遊程,且日漸受歡迎。

「農民開始了解,相較於夷平森林,利用森林更是一種永續且長遠的賺錢方式」,科迪勒拉行政區貿易與工業部的帕布蘿(Myrna Pablo)說。

本特雷斯相信,在密集的草根教育之下,農民將有能力把高冷蔬菜產業轉型成安全且永續的農業。「種植蔬菜這項產業深植於班蓋特省,農民需要改變自己,並調適時間帶來的變化,否則將有可能失去營生工具和家園」,本特雷斯說。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