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 全球10萬名遊輪船員仍漂流海上 出現心理健康危機 | 環境資訊中心

疫情影響 全球10萬名遊輪船員仍漂流海上 出現心理健康危機

2020年05月2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英國衛報報導,武漢肺炎疫情使全球遊輪公司與政府衛生當局之間僵持不下,目前大約有10萬名船員滯留在海上。許多人在船艙房間中自我隔離超過一個月無法離開,也因疫情失去了工作。期間發生數人死亡、一次絕食和多次暴動,這些遊輪工作人員的生理和心理衛生問題皆引發關注。

在海洋領航者號上,15名羅馬尼亞船員因無法下船發起絕食抗議。照片來源:Chad Sparkes(CC BY 2.0)

世界各地仍有許多遊輪在海上漂流 遊輪公司怪衛生當局規定太過嚴格

上週一名烏克蘭女子從荷蘭鹿特丹港外的富豪公主號遊輪跳下死亡。荷蘭警方證實死者為一名39歲婦女。公主號船公司表示,已提供工作人員和死者家屬協助。

在邁阿密外海的海洋領航者號上,15名羅馬尼亞船員因無法下船發起絕食抗議。皇家加勒比國際遊輪表示,抗議活動已經在安排好本月稍晚的包機後停止。

世界各地仍有許多船隻在海上漂流。菲律賓馬尼拉灣有20多艘遊輪,約5300名員工正在等待下船許可。上週德國庫克斯港港口警察也因暴動登上Mein Schiff 3號遊輪。

多艘船隻近3000名船員曾在船上集結等待遣返,但在九人確診武漢肺炎後,不得不繼續待在船上。死亡和衝突引發人們關注這些困在海上的船員的心理健康。

遊輪公司怪衛生當局規定太過嚴格,導致船員無法下船。在美國及其周圍海域,有100艘遊輪共7萬名船員仍在海上等候,但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最近向《衛報》表示,有些船公司基於成本和潛在法律後果考量而選擇留在海上

受困遊輪的船員表示:「感覺自己正在放棄自己的生命。」

滯留在海上的船員說,這樣的經歷已經損害了他們的心理健康。

加拿大籍船員工威爾.利斯(Will Lees)表示,他從去年10月開始受僱在挪威之星上舉辦藝術展覽和擔任畫廊業務。他說,等待和不確定性令人深感不安。3月14日乘客下船起他就一直無法登陸,也已經移置第三艘船等待遣返。

「每天都漫無目的,跟前一天一樣。」他在大西洋中部百慕達群島附近某處發出WhatsApp訊息:「感覺自己正在放棄自己的生命,重複做同樣的事情,非常沮喪。」

針對員工的心理健康問題,皇家加勒比遊輪公司表示:「船員的健康和安全是我們的首要任務,我們將全天候工作以確保他們安全回家。我們有員工協助計畫,船員可以每天24小時打電話,並且完全保密。」

嘉年華遊輪公司也表示提供所有員工免費援助計畫,包括各種服務和專業諮詢,並強調船上的醫療團隊經過培訓,可以識別出可能需要其他資源和支持的客人和船員。」

途易遊輪則表示已經透過包機將1200名Mein Schiff 3船員送回家,而且只送檢測結果為陰性的船員。

滯留船上任何人都會很焦慮 學者建議讓人們下船隔離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心理學系主任克林(Ann Kring)教授說,滯留船上的船員所經歷的漫長不確定感和無助感是很可怕的,任何人都會很焦慮。

「他們缺少資訊,不知道隔壁房間的人是否生病,自己是否會生病,或者是否回得了家。」克林說,並指出船員也可能面臨工作和經濟上的不確定性,「他們所處的困境不僅會產生焦慮,長遠來看還可能會造成創傷。」她建議讓人們下船隔離,呼吸新鮮空氣、運動和吃健康的食物。

皇家加勒比國際遊輪還證實目前巴哈馬附近海域水手號上一名船員死亡,但強調死亡應是自然原因造成。

船公司表示曾規劃讓更多船員回家,但由於「外部限制」而延遲。「我們為船員準備了多班包機。但由於這些外部限制,船員被禁止離船,也不能乘坐商業航班。」一位發言人說,並強調該公司正在日以繼夜工作好讓船員回家。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