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紅豆農使用除草劑「固殺草」惹議 立委環團籲衛福部撤銷公告 | 環境資訊中心

開放紅豆農使用除草劑「固殺草」惹議 立委環團籲衛福部撤銷公告

2020年07月07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林芊妤報導

針對衛福部與農委會,有限度開放紅豆農使用除草劑「固殺草」作為落葉劑,昨(6日)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與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共同召開記者會反對,質疑評估及公告過程太草率,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也到場表達反對意見。

對於委員及與會專家的質疑,防檢局於會議中說明制定標準,且再三強調程序嚴謹,最終陳椒華仍維持原訴求,呼籲衛福部撤銷固殺草相關公告,請農委會於一個月內提供農藥技術諮詢會及實驗數據資料,並召開聽證會重啟討論。

消費者近年開始重視紅豆的食安問題,如今走了巴拉刈卻來了固殺草,反對團體質疑政府是在紅豆產業轉型的關鍵時機點大開倒車。林芊妤攝。

今年2月,農委會宣布全面禁止使用有食安及環境風險的除草劑「巴拉刈」。在往常,巴拉刈是農民在採收紅豆前最常用來作為落葉劑以幫助採收的農藥。然而在巴拉刈禁用後不到四個月內,衛福部於今年5月20日公布了最新「農藥殘留容許量」,其中有限度允許紅豆農使用另一項除草劑「固殺草」作為落葉劑,將原本0ppm的殘留容許量提高到2ppm。

衛福部聲明,會開放「固殺草」是因應農委會所提來自農民的需求,但仍引起部分農民及環保團體反彈。近年來透過「老鷹紅豆」品牌建立、農民及農會攜手推廣,消費者逐漸重視紅豆的食安問題,如今走了巴拉刈卻來了固殺草,反對團體質疑,政府是在紅豆產業轉型的關鍵時機點大開倒車。

重新開放除草劑作為落葉劑 農民憂:傷害紅豆產業

美濃區紅豆產銷班班長蕭成龍表示,當得知政府在禁用巴拉刈後,短時間內又開放固殺草,感到「非常訝異」,因為政府已經針對巴拉刈的替代方案做了多年教育訓練,美濃農會也支持農民使用降低環境傷害的採收方法,於民國103年即開始和紅豆農契作。

依衛福部公告,使用固殺草有一定的容許量,但蕭成龍根據自己的經驗表示,在目前的田間實務上很難實現「精準用藥」,「那是大戶才做得到,小農很難,尤其現在務農大部分是老人」。他更擔心在固殺草開放後民眾會擔心產品有安全疑慮,傷害國內紅豆產業。

美濃農民蕭成龍擔心開放固殺草使用後,民眾將產生安全疑慮,傷害國內紅豆產業。林芊妤攝。

防檢局:評估及公告程序嚴謹 立委仍呼籲先撤銷再重啟討論

農委會防檢局於昨天上午,也邀集相關專家學者召開座談會,聲明目前訂定的殘留容許量符合國際標準,且不致對人體造成危害。仍有在場立委擔憂,固殺草具神經及生殖毒性,且會溶於水,進而影響水環境生態。另外,固殺草也不在目前常使用的農藥殘留檢驗項目中,必須另外檢驗,相關檢測的配套措施若不完備,將成為食安漏洞。

針對與會委員及專家質疑,防檢局於會議中說明,總量管制的制定標準已根據動物實驗與人體的種間差異,以及田間實務的差距提高百倍以上,且會中所質疑的生殖及神經毒性是高劑量使用固殺草才會產生的風險。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也再三強調評估及公告的程序嚴謹,不會犧牲人體健康和環境安全。

陳椒華對此表示,防檢局今日提供的座談會資料並不完整,因此維持原訴求,呼籲衛福部撤銷固殺草相關公告,並希望農委會於一個月內提供農藥技術諮詢會會議資料及可供佐證的實驗數據,召開聽證會重啟討論。

農民採收紅豆前常使用落葉劑以利採收,但使用落葉劑卻可能存在環境污染及食安風險。圖片來源: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提供。攝影:劉沅羲

作者

林芊妤

能給的不及自然給我們的。篤信自然的療癒效果可比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