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下曝核電廠群聚問題 作業人員無可避免的「三密」 | 環境資訊中心

日本疫情下曝核電廠群聚問題 作業人員無可避免的「三密」

2020年07月30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武漢肺炎(COVID-19)在全世界大流行,影響許多行業的運作。而在日本,「核電」也遭遇武漢肺炎的打擊,核電公司本身、核電定期檢查、核電工程進度,與相關人員的作業狀況等方面,都受到影響。以往提到核電廠的風險,多半都是地震等天災,然而瘟疫流行之後,需要大量工作人員的核電,意外地曝露了弱點。

東京電力與旗下子公司的幹部與職員,從4月初開始陸續有人確診。他們有的是內部行政,有的要和顧客接觸,還有人擔任防災業務。一直到同月20日,東京電力總公司一名負責賠償業務、常和災民往來的職員也感染了,連帶使得70名同事在家待命或遠端工作。

東京電力員工確診的新聞畫面,有核電工程因此中止。圖片來源:FNN

其他核電公司也傳出有人員確診。例如九州電力的玄海核電廠,用來防範恐怖攻擊等緊急狀況的「特定重大事故對應施設」工地現場,有兩名工人確診。

東洋經濟分析,電力公司擔負電力供給的任務,是重要的公共機關。因此2月在日本發現第一個確診案例時,國家就已經做了設置對策總部等強化防疫措施。電力公司跟發電廠也都開始限制外部人士的進出。然而,還是陸續爆出確診案例,可見過去的做法無法封鎖疫情。

防疫需要採行避免群聚的對策,因核電廠定期檢查所發生的大量人員進出,也受到了注意。赤旗新聞日前報導,關西電力旗下的大飯核電廠3號機,5月將開始進行定期檢查。在日本全國因為武漢肺炎呼籲民眾避免外出接觸人群的同時,這項動員3600人的定期檢查,讓地方民眾感到不安。

關西電力旗下的大飯核電廠3號、4號機組。照片來源:Greg Webb/IAEA(CC BY-SA 2.0)

對此,關西電力在當地町議會說明,作業員在進入核電廠之前的兩個禮拜,便會紀錄體溫等健康狀況,貫徹口罩防護與洗手,等待客運時也會保持社交距離。不過當地町議員猿橋巧質疑,核電廠內是密閉空間,許多人密集地待在裡面,又無法避免密切接觸。恰好違反日本政府連月來不斷宣導的,要避免密閉、密集、密切(密切接觸)三原則。

大飯核電廠所在的嶺南地區,能夠接受武漢肺炎患者的病床非常有限,如果發生群聚感染,恐怕病床馬上就會客滿。猿橋巧說,收到許多擔心的民眾陳情,萬一發生群聚感染,「到時候關西電力能怎麼辦?」除了大飯核電廠,關西電力在福井縣還有高濱、美濱兩座核電廠,前者工程一天需要4500人,後者需要3000人。

因應疫情,日本政府宣導,避免密閉、密集、密切。 圖片來源:日本首相官邸

因為疫情,福井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要求縣民和外縣市往來時自主管理,外地的人來到福井縣也是一樣,必須在屋內待上兩週。4月底時,縣內122人確診;5月初,宣布延長中小學的停課時間。關西電力在福井縣議會上也被問到,將如何做好防疫工作?關西電力則表示,將實施徹底檢查核電工的體溫等措施。

縣議員佐藤正雄說:「在國家跟縣府強烈要求大家避免外出,實行在家遠端工作等方法,避免因為移動而擴大感染時,關西電力仍然以核電重啟為優先考量,以自己的利益為主,這樣的做法是有問題的。經產省應該指示他們,延後檢查時程。」

同樣基於防疫理由,有七個市民團體發起連署,要求中止茨城縣東海第二核電廠正在進行的重啟相關工程。先前,當地知事已經要求工業區的定期檢查延後。市民團體認為,東海第二核電廠的工程人員密度是工業區的兩倍,風險更大,因而希望工程停止。

瘟疫大流行的時代,包括發電方式在內,人們會用新的角度評估各種事物。即便疫情過後,今後也應該會記取教訓,在選擇時權衡考量。

※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