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紅木難敵腐敗政權 西非甘比亞仰賴對中貿易 非法走私持續惡化 | 環境資訊中心

瀕危紅木難敵腐敗政權 西非甘比亞仰賴對中貿易 非法走私持續惡化

2020年07月30日
文:露易絲・亨特

2019年,非洲最小的國家甘比亞成為第三大紅木輸出國。紅木包括多個品種,用於製作中國古典風格的家具和藝術品。然而2011年以來,原產於西非和中非的瀕危紅木品種「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在甘比亞幾乎絕跡。

浙江家具廠內,工人正在切割來自非洲來的紅木。圖片來源:Lu Guang(Greenpeace)

這種在當地被稱為「基諾」(keno)的紅木,實際上大部分是從鄰國塞內加爾非法採伐並走私至甘比亞的,這並不是什麼秘密。非政府組織「環境調查署」( 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簡稱EIA)的一項調查,讓我們對此類地下貿易的規模和運作有了更新的認識。

該組織6月發表題為《渾水摸魚》(Cashing-in on Chaos)的報告顯示,2012年6月至2020年4月,甘比亞出口了大約160萬棵紅木。根據EIA的發現,這些出口紅木大多違反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相關規定。 2017年,刺猬紫檀被該公約列入瀕危管制名錄。

「通過三年的調查,我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證據。這些證據反映了危機範圍之廣,以及塞內加爾和甘比亞之間非法貿易的規模。」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EIA全球辦公室非洲項目專員基丹・阿拉亞(Kidan Araya)說。

非法盜賣活動已經導致塞內加爾南部、非法採伐集中的卡薩芒斯地區(Casamance)出現動盪。

EIA通過對非法盜賣者的臥底採訪,證實了來自武裝組織「卡薩芒斯民主力量運動」(MFDC)的反叛分子,大部分收入來自木材非法貿易的傳言。長時間的武裝衝突,導致塞內加爾國內數以萬計的民眾流離失所。

「塞內加爾-甘比亞紅木貿易的性質和造成衝突的鑽石是一樣的。」非政府組織「森林趨勢」(Forest Trends)的高級經理內奧米・巴西克・特雷納(Naomi Basik Treanor)說。 「塞內加爾國內衝突的性質和漏洞百出的邊境線讓這種貿易很難控制。」她說。

瀕危紅木品種「刺猬紫檀」。圖片來源:Ji–Elle

紅木進口增加

2017年1月甘比亞現任總統阿達馬・巴羅(Adama Barrow)上台後,就將解決紅木危機作為他的外交重點。 EIA報告稱,巴羅的前一任總統、以腐敗和冷酷著稱的獨裁者葉海亞・賈梅(Yahya Jammeh),曾通過一家名為甘比亞韋斯特伍德有限公司(Westwood Gambia Limited)的半國營企業控制著紅木再出口貿易,通過這家公司對華出口的紅木價值數千萬美元。

2017年2月巴羅頒布再出口禁令,並於2018年與塞內加爾總統馬基・薩勒(Macky Sall)達成一致意見,共同開展聯合執法行動,打擊非法盜買盜賣。

然而EIA的調查表明,儘管採取了這些措施,中國方面記錄的紅木進口量卻有所增加。 2017年2月至2020年4月的記錄顯示,中國從甘比亞進口紅木32萬9,351噸。報告稱:「這一數字超過了2015年和2016年的進口量總和(24萬1,254噸)。這兩年是賈梅在位的最後兩年。當時非法盜賣紅木是一件眾所周知的國家行為。」報告稱。

卡薩芒斯和甘比亞的觀察人士都同意EIA的調查結果。 「賈梅下台後,甘比亞實施禁令的第一年非法盜賣活動確實減少了,但現在又捲土重來。」非政府組織「同一目標」(United Purpose,簡稱UP)的安蘇瑪娜・桑內(Ansumana Sanneh)說道。該組織與卡薩芒斯地區的組織合作,開展社區項目以保護森林。

穆薩・姆巴洛(Musa Mballo)領導的組織位於卡薩芒斯地區的維林加拉省,是UP的合作夥伴之一。他認為現在從事非法盜買盜賣的人不僅有MFDC反叛分子,還有來自甘比亞和塞內加爾全國各地的人,他們深入森林社區,利用這些社區,尤其是年輕人缺乏謀生出路這一點,「讓他們參與非法貿易」。

「自然資源屬於每個人,但社區裡只有一部分人獲利,其他人看到他們賺快錢,就感到自己處於劣勢。可能做的人只有三四個,但破壞非常大。」他還說。

脆弱的生態系統

森林砍伐對環境的影響已經顯現。 「在這種現象出現之前,森林裡一直有樹蔭,但現在陽光和風造成了許多負面影響。人們過去吃的森林裡的果子,現在都不長了。」姆巴洛說。

加納林業研究所的保育學家威廉・杜梅諾(William Dumenu)稱,刺猬紫檀是該地區熱帶草原和半乾旱森林的組成部分,「它是少數能在此類條件下生存的物種之一,維繫著這裡野生動植物、和社會經濟活動。破壞它,就會破壞脆弱的生態系統的穩定。」

EIA報告指出,2015年以來,隨著西非取代東南亞成為全球最大的紅木產區,這些樹木便被肆無忌憚的非法盜賣者盯上。

過度採伐將造成長期影響,杜梅諾說。他目前正在研究加納非法紅木採伐與氣候變遷之間的因果關係。

「塞內加爾南部是相當乾燥的熱帶草原氣候,大片地貌已經枯竭。失去森林覆蓋,會導致環境溫度上升和河流乾涸。從空拍影像可以看出,樹木砍伐導致的土地裸露,會使當地遭受不少的影響。」他說。

知情人士告訴中外對話,儘管對這些問題的認識日益提高,但沿途許多軍事和警方檢查站收受賄賂,導致跨境非法盜賣活動仍無收手的跡象。

甘比亞的「情況非常隱密」甘比亞全國林業平台(All Gambia Forestry Platform)主席西庫・揚庫(Seeku Janku)說。 「他們利用冷藏貨櫃這樣的大型卡車在夜間走私入境,然後存放在倉庫裡。」

揚庫參與了塞內加爾和甘比亞各地打擊非法採伐和紅木貿易的民間社會組織活動網絡。 「行動存在風險,政府會和你劃清界限。從他們那裡獲取信息真的很難,貿易商僱傭的男孩會攻擊你。」他說。

阻止非法貿易失敗

EIA的調查揭露了甘比亞當局為何不能果斷打破前政權的系統腐敗。

「賈梅時代建立的一些舊制度,要麼已經恢復,要麼仍然存在,都為政治家們所用。調查發現,走私木材的主要渠道還是半國營公司。」阿拉亞說。

甘比亞韋斯特伍德有限公司,將因戰爭罪接受非政府組織「審判國際」(Trial International)的調查,接替其位置的是另一家名為Jagne Narr採購與代理服務公司的甘比亞公司。而這家公司同樣從事木材走私。

EIA調查發現,在甘比亞用於證明木材來自合法且永續來源的CITES出口許可證,要麼是以虛假手段發放的,要麼就是根本就沒有發放。環境、氣候變遷及自然資源部長(MECCNAR)拉明・迪巴(Lamin Dibba)被多名非法盜賣者稱為「該體系中的關鍵人物」。迪巴沒有回應EIA的詢問。

報告還強調,2010至2018年間甘比亞報告的木材出口額與其貿易夥伴申報的進口額之間存在4.71億美元的顯著差距。 「這是故意的,因為中國是收貨方,他們知道是紅木。存在大量的高價低報現象。」阿拉亞說。

EIA呼籲甘比亞徹底暫停紅木貿易。 「巴羅已經多次發表聲明,但腐敗的力量太強大了,任何試圖禁止紅木出口的政治意願都難敵腐敗。」她說。

作為進口國,中國可以發揮關鍵作用以遏制非法貿易。 EIA已經呼籲中國依照其近期通過的《森林法》查封所有登陸其港口的甘比亞紅木貨櫃。 「我們希望中方的管理部門可以採納我們的證據,並依據這些證據停止非法貿易。」阿拉亞說。

與大多數木材進口國不同,中國尚未制定相關措施禁止或拒絕非法木材的進口,巴西克・特雷納(Basik Treanor)解釋說。

她希望中國能夠將近期修訂通過的《森林法》(包括在全國範圍內禁止加工非法來源的國內木材)應用於進口木材。 「中國最終需要大規模推行這一舉措來應對這場危機。」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