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紅木快成泰國「血鑽石」 巡守隊拚死也難擋 | 環境資訊中心

瀕危紅木快成泰國「血鑽石」 巡守隊拚死也難擋

2016年01月07日
本報2016年1月7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一大清早,泰國東部他普拉雅國家公園(Ta Phraya national park)總部便開始進行Hasadin森林巡守隊的訓練課程。成立於去年6月,他們的任務是遏止瀕危暹羅紅木(Siamese rosewood)的盜採活動。

保育人士已提出警告,因近年非法伐木量暴增850%,泰國暹羅紅木可能在十年內滅絕。

Asian Development Bank

森林巡守員。圖片來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CC BY-NC-ND 2.0)

帶著武器跨越邊境 泰國紅木變「血紅木」

暹羅紅木是一種硬木,只生長在湄公河地區四國僅存的森林裡——泰國、寮國、越南和柬埔寨——因為獨特的血紅色聞名,瀕危暹羅紅木在泰國大量被盜採,走私經過東南亞進入中國的奢侈品紅木家具市場。

保護區森林中的大樹越來越少,盜採者便越來越積極,大隊人馬帶著武器跨越泰柬邊界,不惜以火爆槍戰換取高價的「血紅木」。

「盜獵者才不管我們是不是巡守員...,他們見到人就開槍。」Hasadin野生物保育區隊長Piroon Pilaphop說。

巡守員特訓班 2015年仍犧牲七人

為了迎戰,巡守員接受自衛、巡邏、襲擊、武器、逮捕和爆裂物辨識的訓練。在教室中,他們學習盜採者權利、GPS定位、森林法和物種辨識等課程。

盜採團隊人數逐漸增加,遠超過巡守員人數,而且深入只能步行的森林。「如果他們要採60根木材,就要帶超過60人的隊伍進去,一個人背一根,加上守衛和前導人員。」他普拉雅國家公園主管Booncherd Jaroensuk說。

根據曼谷巡守員組織「自由土地基金會」(Freeland Foundation)2015年有7位巡守員因為暹羅紅木犯罪而死亡。

犯罪的溫床 人口販子勾結盜採集團

「邊界居民已經知道盜採活動的危險,所以人口仲介從柬越邊界帶來對此一無所知的人...有時候他們甚至不知道這裡是保護區。這是一種變相的人口販賣,有些人是被騙來的...最近有兩個案例是柬埔寨人被告知進入森林從事合法伐木活動。」自由土地基金會訓練協調人瑞福(Tim Redford)說。

去年9月,23位柬埔寨人發現自己其實是要盜採暹羅紅木後,逃離人口販子並向泰國警方自首。大部份盜採者來自柬埔寨邊界地區,但現在人口販子甚至遠從柬越邊界帶人來參加盜採活動。

「最大的問題是需求...沒有需求就不會有大筆現金湧入這些管理鬆散的國家,惡化貪污問題、鑽盡法律漏洞,成為盜採者冒著生命危險的動機。」EIA資深森林活動策劃人沃德利(Jago Wadley)說。

紅木半成品可買賣 「陸客需求」難抵擋

根據環境調查局(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的資料,2000至2014年間,暹羅紅木進口中國的總值高達12億美元。

剛砍下的紅木每公斤200泰銖(新台幣183元),在中國批發市場目前每噸可賣3萬英鎊(每公斤新台幣1460元)。EIA指出,一張暹羅紅木製作的床,2011年在上海要價100萬美元(新台幣3323萬元)。

為了保護東南亞地區剩下的族群,暹羅紅木於2013年被列入華盛頓公約瀕危物種,禁止原木、鋸材和膠合板的國際貿易,但是一條准許「半成品」合法貿易的註解成了災難性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