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患衝擊中國經濟 專家:製造業納入氣候韌性刻不容緩 | 環境資訊中心

洪患衝擊中國經濟 專家:製造業納入氣候韌性刻不容緩

2020年08月06日
文:胡熙(哈佛大學法學院的博士後研究員)、張穎(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項目管理專員)
中國南方最近的洪患,凸顯了將「氣候韌性」融入基礎設施和製造業供應鏈的必要性。
有研究預計未來20年洪水給中國造成的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可能增加82%。圖片來源:Alamy

就在中國對抗新冠疫情的同時,新的挑戰又浮出水面:特大洪水肆虐南方,長江流域受災尤其嚴重。截至7月3日,洪患已造成26省1938萬人受災,87.5萬人緊急轉移安置,直接經濟損失達416.4億人民幣(約1兆7483億新台幣),且還在持續增長。

聯合國數據表示,1998年至2017年間,氣候相關災害造成的全球經濟損失,高達2.2兆美元(約65兆新台幣),其中以洪患最為常見(佔所有災害記錄的43%)。洪患不僅直接造成建築、房屋和基礎設施的損壞,還會帶來一些難以核算、而常被忽略的間接成本。

這種情況凸顯了將「氣候韌性」融入基礎設施規劃和製造業發展的重要性,特別對於正在推行產業升級和綠色經濟轉型的中國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洪患對中國製造業的影響 比想像中嚴重

牛津大學和哈佛大學去年發表的一項聯合研究估計,2003年至2010年間,大型洪患可導致中國製造業企業每年平均損失28%的生產率(根據計量經濟學和投入產出模型估算,估算結果基於假設和變量在不同模擬情境中的設置而有所不同)。農業、石油和天然氣、電力以及水的生產和供應等與製造業密切相關的部門,也因為與製造業聯繫緊密而可能受到影響。潛在損失總額可相當於國民生產總產值的12.3%。

這項研究在收集中國23個關鍵製造業部門數據的基礎上,發現重大自然災害可能會有遲滯影響。災後兩年內各公司的財務損失仍可達到生產率的5%。傳統觀念認為洪患對製造業的影響是短暫的,且公司通常可以在受災後很快復原。上述研究提出了與這些傳統觀念不同的看法。

洪患主要從三個方面影響製造業:直接影響生產(工廠關閉、設備損壞、庫存損失等);間接影響物流和運輸(道路或河流運輸受損、港口關閉);以及間接導致供應鏈中斷、短期價格上漲等。

製造商受影響的程度取決於多個因素,如公司規模、可用以應對災害的資源、供應鏈結構以及能否獲得政府救助和保險機制等。

風險很可能上升

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20年全球風險報告》認為,極端天氣、氣候行動失敗以及自然災害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三大風險。氣候變遷可能會進一步增加極端天氣事件和自然災害(如洪患)的頻率和強度。有研究預計,未來20年洪水給中國造成的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可增加82%。

在氣候模型顯示的最佳情境下,到2035年中國會有20%的電站面臨洪水概率增加的風險。 

中國製造商很多都位於長江流域等洪患頻繁的區域。雖然許多上市公司每年都會報告洪水造成的收入損失,但關於小型企業受災情況的資料,卻幾乎無從獲取。

氣候變遷還會給中國製造業及其供應鏈的支柱——基礎設施系統帶來影響。牛津大學2017年的一項研究顯示,許多基礎設施建設熱點,都位於洪水概率越來越大的地區。江蘇、安徽、湖北、湖南和江西的北部地區、黑龍江西部、內蒙古東部以及遼寧的基礎設施都可能面臨越來越大的洪患風險。在氣候模型顯示的最佳情境下,到2035年中國會有20%的電站面臨洪水概率增加的風險,而最壞的情況下,該數字可高達32%。

中國如何做好準備?

中國政府認識到氣候調適和氣候韌性的緊迫性。 2019年發布的《中國氣候變遷藍皮書》明確指出,極端天氣和氣候事件帶來的風險呈上升趨勢。 2013年發布的《國家適應氣候變遷戰略》為氣候變遷適應政策和行動的總體規劃提供了戰略指導。

目前,人們大多把關注點放在農業、生態系統、城市體系和基礎設施上。有關氣候和天氣事件的經濟影響,特別是間接影響的研究和數據都非常有限。在了解不同經濟部門對氣候風險的脆弱性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應關注製造業,因為他們通常位於港口城市、低窪地區或高氣候風險的墾後濕地。作為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的主要動力,製造業也具有重要的社會影響。

製造業企業需將自然災害和氣候變遷的風險,充分納入其經營和戰略規劃。供應鏈管理系統可以添加氣候視角,用以監測天氣狀況、港口關閉、交通壅塞等資訊,提醒員工供應鏈可能在何時何地出現中斷。了解供應鏈的薄弱環節和提高供應鏈的韌性,還需與供應鏈上的合作夥伴以及利益相關方密切合作。企業還可以更加積極主動地應對不斷變化的氣候,充分利用新型產品和服務帶來的機會,這些產品和服務可以幫助客戶更有效地管理氣候風險。

中國完全有能力投資創新型氣候韌性應用。

政府可以加大投入,建設具有氣候韌性的基礎設施系統,從而減輕能源與水資源供應、運輸、物流與廢棄物管理等製造業營運關鍵環節的風險。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近期發布的永續基礎設施綜合方法,便為此提供了一套貫穿整個生命週期的指導框架。政府還可以把氣候韌性納入產業政策和價值鏈​​戰略。一些創新型解決方案可在經濟開發區、工業園區和製造業企業及供應商集中的地區先行先試。對缺乏能力與知識應對氣候風險的中小型企業,應給予特殊支持。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環境服務使用者和提供者之一,完全有能力投資創新型氣候韌性應用,這些應用的開發每天都在進行中。例如,無人機已被用於識別洪患受災區域和輔助救援任務;環境監測和預警系統可以幫助企業和社區更好地應對極端天氣事件;大數據和機器學習可用於預測洪患和其他自然災害。

更重要的是,發展循環經濟和綠色經濟,可以提升資源和能源的利用效率,減少對原材料的依賴,從而降低供應鏈中包含的氣候風險。綠色金融和氣候保險在評估風險、幫助製造業企業更好地實現災後重建方面也發揮著重要作用。中國政府在綠色金融體系規劃中也強調了這一點。這有望釋放綠色保險的潛力,使之成為一項基於市場的風險管理機制,用以管理包括氣候變遷和自然災害在內的環境風險。

新冠疫情導致全球數百萬家工廠停產。這提醒了我們製造業對經濟和社會的重要性。疫情尤其讓我們看到製造業及其供應鏈在外部風險面前是多麼脆弱。當前,政策制定者和企業正在應對新冠疫情和重啟經濟。這也正是提升製造業氣候韌性,建設綠色、永續未來的最佳時機。

編者按:作者張穎個人對文章中的觀點負責,文中內容不代表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官方決定或政策。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中國亟需提升製造業氣候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