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倡議者」賀錦麗出任拜登副手 智庫:絕對有利氣候外交 | 環境資訊中心

「氣候倡議者」賀錦麗出任拜登副手 智庫:絕對有利氣候外交

2020年08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氣候政策專家說,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選擇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作為競選搭檔,若是勝選,將能翻轉美國停滯不前的全球氣候行動。

現年55歲的加州參議員賀錦麗是首位參選副總統的非裔女性,也是美國綠色新政發起人之一。她重視氣候正義,認為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應為其碳排放量負責。

美國2020大選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CC BY-SA 2.0)。

不只是氣候行動 執政黨態度將左右國際氣候談判關係

如果拜登和賀錦麗在11月3日贏得美國大選,民主黨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為協定帶來助力,並重建美國與其他國家、甚至是與世界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的關係。

針對拜登選擇賀錦麗搭檔參選,科學智庫新氣候研究所負責人霍恩(Niklas Höhne)表示,這對於氣候外交絕對相當有利,若他們能執政,將翻轉美國對巴黎協定的態度以及氣候政策。目前拜登民調領先川普,但接下來的幾週將是關鍵期。

美國若恢復氣候行動,也將制衡巴西、沙烏地阿拉伯和澳洲等氣候落後國家。在川普的助威之下,這些國家在國際談判中的氣焰變得更盛。最近幾個月,武漢肺炎(COVID-19)大流行更進一步拖緩了氣候行動步調。

氣候分析公司執行長兼資深科學家海爾(Bill Hare)稱賀錦麗為「知名的倡議者,主張對氣候變遷採取嚴肅的行動……我們可以期待美國重新成為氣候變遷方面的領導者。」拜登和賀錦麗勝選將能重振過去的積極國家聯盟,這些國家努力將全球溫度上升限制在比前工業化時期低1.5°C以下,即巴黎協定中最積極的目標。

執政者須向國際證明減排能力 拜登計畫實現100%乾淨能源

環境組織綠色和平表示,賀錦麗是綠色新政最早的共同發起人,也是氣候公平法《全民環境正義法》的共同起草者。在2020年的氣候計分卡上,賀錦麗得分為B+(77/100),略高於拜登;川普的氣候計分卡得分為0/100。

歐盟和英國前首席氣候談判代表貝茨(Peter Betts)認為,拜登–賀錦麗政府必須證明自己可以減少國內排放量,以取信國際社會,尤其是對中國和發展中國家。

他說:「如果拜登政府將氣候變遷擺第一(所有跡象都顯示他會這麼做),將引起美國傳統盟友的關注,包括日本、加拿大和澳洲。」

拜登欲重返巴黎協定。圖片來源:擷取自拜登臉書

相較於川普的氣候懷疑論並在2017年宣布退出巴黎協定,拜登的計畫是確保美國實現100%乾淨能源經濟,並在2050年之前達到淨零排放。

美國將於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巴黎協定,這剛好是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隔天。

美中關係受矚目 拜登:對人權問題要強硬,應對氣候變遷需國際合作

於2006~2010間擔任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秘書長的德布爾(Yvo de Boer)說,民主黨人在氣候變遷問題上是重要的力量,但他也譴責該黨談判很積極,執行很落漆。

例如,前總統歐巴馬失去共和黨參議院支持後,以行政命令批准2015年巴黎協定,最後被川普一筆撤銷;前柯林頓政府簽署了聯合國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結果沒能獲反對黨主導的參議院批准。

川普持氣候懷疑論態度,他於2017年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圖片來源:Michael Vadon(CC BY 2.0)。

身為歐巴馬的副總統,拜登因制定2015年巴黎協定而受到讚譽,尤其是與中國合作的方針。

歐巴馬的氣候計畫是2025年美國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比2005年減少26%至28%,但已被川普取消。中國則承諾2030年前將碳排放量達到峰值。

但是,現在香港在貿易、智慧財產權和人權等問題上呈現緊張局勢,北京和華盛頓可能難以再度合作。

「目前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中國將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扮演什麼角色。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雙邊協定是巴黎協定存在的最主要原因。」奧斯陸弗里特約夫.南森研究所的研究教授、國際協定專家安德烈森(Steinar Andresen)說,拜登想和中國維持什麼樣的關係目前還不確定,「很可能是兩黨都要美國政府對中國更強硬。」

中美是否可以合作也是貝茨重視的問題。貝茨說,即使大國之間的關係不比以往,還是可能達成某種形式的默契。歐盟和拜登都在考慮碳邊境調整機制(碳關稅),這可能逼中國坐上談判桌。

拜登表示,美國必須和同盟國一起對中採取強硬路線,「對抗中國的侵犯人權的行為,即使我們尋求在氣候變遷、核武禁擴和全球公衛問題等共同利益上與北京合作。」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