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毛猩猩家園上動土惹議 印尼中資水壩遇武肺將延後三年動工 | 環境資訊中心

紅毛猩猩家園上動土惹議 印尼中資水壩遇武肺將延後三年動工

2020年09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印尼蘇門答臘島水力發電廠建設計畫,可能因爲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與融資問題而延後三年動工。值得關注的是,該預定地位於極度瀕危的紅毛猩猩棲地上。

印尼國營電力公司(PLN)負責監管這項計畫的阿薩德(Muhammad Ikhsan Asaad)說,根據PLN與開發商北蘇門答臘水力發電公司(PT North Sumatra Hydro Eenergy,簡稱NSHE)的合約,巴丹托魯電廠建設計畫原訂於2022年動工。

「但現在這項計畫可能會延到2025年動工,主要是因為提供貸款的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因環境顧慮與疫情關係,而停止授信撥貸」,他說。

在建設計畫中,「授信撥貸」(drawdown)指的是企業取得完成專案所需的部分資金,其餘資金則會在專案建設過程中陸續支付。

這項計畫的經費規模預計為16億8000萬美元,須透過股權與借款的方式融資。

塔巴努里紅毛猩猩
「塔巴努里紅毛猩猩」(Tapanuli orangutan,學名:Pongo tapanuliensis)。圖片來源:Tim Laman via Wikimedia Commons(CC BY 4.0)

水壩恐毀極危紅毛猩猩棲地 二銀行撤資 中資補位

NSHE原先是向世界銀行國際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簡稱IFC)和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簡稱ADB)尋求借貸。

不過,在北蘇門答臘省巴丹托魯生態系中,1997年發現的「塔巴努里紅毛猩猩」(Tapanuli orangutan,學名:Pongo tapanuliensis)在2017年被認定為新種的紅毛猩猩,環境倡議者因此呼籲停止該項計畫,或至少暫停計畫,以對該設施對新種的影響進行獨立科學調查。

他們認為這項計畫有可能會摧毀巴丹托魯生態系中最重要的區域,並且會造成塔巴努里紅毛猩猩滅絕。數量只有760隻的塔巴努里紅毛猩猩,棲息在面積不到首都雅加達五分之一的林地上。

塔巴努里紅毛猩猩的族群量呈下降趨勢,光是在三個世代就減少了83%,並且分布在嚴重破碎化的棲地上。因此在描述新種後不久,塔巴努里紅毛猩猩就被歸類為IUCN紅皮書中的極度瀕危級物種。

IFC與ADB因此退出這項計畫。接著在2019年3月,參與專案融資的中國銀行也說,他們有「注意到環境組織的顧慮」,並且承諾會更謹慎地審核這項專案。此後該銀行未再公布任何進展,使得這項計畫的資金來源成未定數。

NSHE先前承認,計畫資金來源因為反水壩運動而成謎。PLN的執行長札尼(Zulkifli Zaini)說,「這項計畫確實因為環境議題而受NGO掣肘」,環境議題是造成計畫延宕的因素之一,「那裡有棲息一些猩猩和其他動物。」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 用電需求下降 中國承包商工人也無法入境印尼

此外,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也使得這座水力發電廠的進程止步於今年1月,承包商中國水電公司(Sinohydro)的工人返鄉過年後,就因為疫情關係不得再入境印尼。

NSHE向該廠電力買家PLN提交申請,希望將水壩建設的啟動時間延到2025年。但PLN尚未做出決定。

「NSHE跟PLN還在討論或共同審核巴丹托魯水力發電水壩的經營目標」,NSHE發言人陶菲克(Firman Taufick)說。「不論最終達成的協議為何,我們都會遵照PLN的政策與方向行事。」

印尼國家水力發電廠開發商協會(APPLTA)主席胡斯尼(Riza Husni)說,經濟活動受到疫情影響而停擺,用電需求因此下降,這也是造成計畫延宕的另一個因素。

巴丹托魯河
巴丹托魯河,這裡是預計興建的中資水力發電水壩電力來源。圖片來源: Ayat S. Karokaro(Mongabay-Indonesia)

「印尼環境論壇」(簡稱Walhi)北蘇門答臘分會領袖塔里干(Dana Tarigan)希望,PLN能夠在決策時考量到計畫涉及的環境問題。

「我們希望PLN能夠聽到反對意見」,他告訴Mongabay。「不只是武漢肺炎的問題,很多單位都因為不同原因而提出反對意見,例如擔心計畫可能影響紅毛猩猩與其他生物多樣性,或是顧慮到附近居民的安全等等。」

塔里干說,Walhi在2018年時曾至PLN子公司「爪哇峇厘電力投資公司」(PT Pembangkit Jawa Bali (PJB) Investasi)外抗議並要求撤出該項計畫。這家公司是巴丹托魯水力發電廠計畫的贊助商與股東之一,NSHE持有該公司25%股份。

塔里干也敦促PLN參考IUCN最近發布的事實查核報告,裡頭分析許多有爭議的潛在影響宣稱,尤其是NSHE的主張。

IUCN事實查核結果:NSHE許多主張有誤或有誤導疑慮

這份報告發現,NSHE寫在出版品或新聞稿的許多重要宣稱都不正確或是有誤導的疑慮,「至少在10個地方發現NSHE出版品或網站上所陳述的內容,與他們先前所做的影響評估報告結果有所出入。」

這份報告也發現,NSHE有些主張與同儕審查文獻與技術報告的發現相互矛盾。

報告指出,「有些矛盾和這項計畫中最具爭議的問題有關,例如計畫對塔巴努里紅毛猩猩與巴丹托魯河生態的影響、實際用電需求,以及該計畫是否合乎國際投資準則等。」

PT NSHE資深主席顧問哈菲爾德(Emmy Hafild)說,這份報告誤將整塊計畫許可範圍用來估算計畫對紅毛猩猩的潛在影響,而不是以電廠實際建地面積估算。此外她也指出,這份報告分析的是公司在探勘階段計算的許可範圍,這比目前探勘後的許可範圍來得大。

「IUCN的事實查核報告很明顯是錯誤的」,哈菲爾德說。「報告使用的資料早已過時,而且採計的是場址許可範圍,而非計畫的實際建地面積。」

專家表示:水壩將會破壞紅毛猩猩亞族群之間的連結度

IUCN靈長類專家群人猿組(section on great apes,簡稱SGA)共同副主席,同時也是其中一位發現塔巴努里紅毛猩猩的研究者維奇(Serge Wich)說,IUCN報告確實就是以整片許可範圍來對該公司的聲稱進行事實查核。

「而我們也一直說這些結果看的是最大影響範圍」,維奇說,雖然這座電廠不會佔據整片區域,但是因為它位處在連結這種猩猩的東、西、南部亞族群的關鍵位置上,所以電廠對於紅毛猩猩的影響還是很嚴重。水壩如果位在這個地方,將會破壞亞族群之間的連結度。

哈菲爾德否認這項計畫將影響未來興建森林廊道的可能,這座廊道預計將連結紅毛猩猩在西部與南部的族群。

「我們都有跟我們的朋友(研究者)確認,計畫建地的劃設不會對廊道造成干擾」,她說。

但維奇認為事實不是這樣:從NSHE最新提供的巴丹托魯生態系地圖來看,這項計畫的範圍很明顯是「一條長型、像是牆一樣的構造,切穿物種分布的三塊區域。」

巴丹托魯生態系地圖與水力發電水壩計畫範圍。
巴丹托魯生態系地圖與水力發電水壩計畫範圍(右下箭頭所指橘黃色帶狀區域)。圖片來源:PT North Sumatra Hydro Energy(NSHE)

設計架空電纜、重新造林可不可行?

為這項計畫執行研究的雅加達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紅毛猩猩研究員普拉賽第(Didik Prasetyo)說,只要NSHE有遵照他的建議行事,他有自信這座水力發電水壩不會危及紅毛猩猩。他提供的建議包括:在計畫道路進行交通管制,與設計架空電纜使紅毛猩猩能夠安全通過其下。

「只要夠安全,紅毛猩猩就不會害怕短暫行走於地面(以從一個族群走到另一個族群)」,普拉賽第說,「只要沒有其他人路過,這裡的路寬對於紅毛猩猩來說並不會太危險。所以我們建議將交通限制在特定時間。」

他說,回復受影響範圍也很重要。

「如果開發商沒有永續管理這項計畫,將有三塊區域受到嚴重影響,所以我們建議他們要盡快復原這些最受威脅的地方」,普拉賽第說。

他說,在計畫範圍內有273公頃的紅毛猩猩棲地,其中有84公頃會被用來興建永久建物。剩下的189公頃將會重新造林,他補充。

NSHE表示,為了要彌補受到計畫影響而永久損失的林地面積,他們會在其他地區造林;至於那些暫時損失的林地則會重新造林。

然而,IUCN的報告認為復原受影響範圍的做法並不可行。NSHE的資料指出,只要有挖土的地方,就是他們日後要嘗試復育之處。但是IUCN說,這並不現實,因為這些地方涵蓋了大量的未固結物質。

「這些物質來自地底,可能無法透過復育工作回復原狀,且會在侵蝕過程中揮發」,報告指出。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