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署擬調降夏秋兩季空污費 環團批拿人民健康補貼業者 | 環境資訊中心

環署擬調降夏秋兩季空污費 環團批拿人民健康補貼業者

2020年09月28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環保署預告修正固定污染源的空污費率,調高空污季的春、冬季費率,調降非空污季的夏、秋季費率,欲透過擴大差別費率,改善空污季空品狀況,於今(28日)舉行研商會議。

對此,立委洪申翰直言,我國空污標準費率長期遭外界詬病收太少,如今卻還要再調降,等於環保署鼓勵大家繼續排放空污,「我不知道要如何替政府來辯護。」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撰文批評,夏、秋兩季仍有空污問題,環保署不宜再調降空污費率。此外,即便春、冬兩季的空污費依草案調升,業者排放每公斤的揮發性有機物(VOCs)也只要40元,比一顆蛋黃酥還便宜。

環保署擬調降固定污染源夏、秋兩季的空污費,引發外界批評。資料照,孫文臨攝

環保署擬調降固定污染源夏、秋兩季的空污費,引發外界批評。資料照,孫文臨攝

環保署調整空污費率  春、冬季調高  夏、秋季調降惹義

受到風場帶來境外污染及擴散條件限制的影響,台灣每年的第一季(1至3月)及第四季(10至12月)盛行東北季風,空氣污染較為嚴重,第二季及第三季(4至9月)則因雨季及西南季風,空品狀況相對良好。

為針對空品不良季節加強空污防治,環保署於2016年首度實施季節性的差別費率,使得2017年及2018年空污季及非空污季兩者污染排放總量落差達8%以上,固定污染源排放量也逐年改善,但隨著誘因減少,2019年的差異只剩下4.7%。

因此,環保署預告修正「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防制費收費費率」草案,希望擴大季節性差異費率,提高工廠於空污季的減排誘因。以硫氧化物(SOx)及氮氧化物(NOx)為例,一、四季每公斤約提高1~2.5元,二、三季每公斤約調降1~2元;而揮發性有機物(VOCs)的部分,第一、四季每公斤提高5元,第二、三季每公斤調降5.5元,在非空污季,每公斤的VOCs最低只要繳9.5元,空污季可能達40元。

環保署空保處預估,本次調整後將會有4580家業者受影響,其中1468家將會調高,又以非金屬礦物製品業受影響較大;其餘3112家是會減少費額,以電子零組件製造業為主,預估每年空污費的徵收金額將減少533萬元。

環保署空保處指出,2016年實施差別費率之後,空品不良季的排放總量有明顯下降。擷取自會議資料
環保署空保處指出,2016年實施差別費率之後,空品不良季的排放總量有明顯下降。擷取自會議資料
環保署擬調整固定污染源空污費率,調降幅度最高達35%。擷取自會議資料

環保署擬調整固定污染源空污費率,調降幅度最高達35%。擷取自會議資料

環團不滿過低的空污費再調降  批環保署拿人民健康補貼污染企業

對此,王敏玲批評,現行的空污費已經偏低,就連環保署自己委託的研究報告都指出,現行的空污費率應該提高4~6倍才能達到空污防制效果,「如果空污費率比業者加設空污防制設備的成本還低,那根本無法促進業者降低空氣污染。」他直言,環保署太過體貼業者,「只要業者真的落實空污減量,就能少繳空污費。」

「我們支持調高第一、四季的空污費,但反對調降夏季的空污費。」王敏玲說,過去環保團體就批評空污費比養樂多還便宜,調整應該是要逐步往上加,更進一步納入苯等致癌物質,現在卻走回頭路,「這段期間物價調高多少 、成本調高多少,就是空污費不調。」他氣憤地說,空污費真的是便宜到令人生氣。

王敏玲提到,環保署日前對外說,空氣品質標準今年無法達標,要延後三年,「更讓我們生氣的是,你們到底有沒有努力去做空污減量,還是處處替業者設想,如果這樣我們再等三年也等不到空品達標,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空品改善的那一天。」

未命名

環保署空保處曾於2018年委託環興科技公司,進行「健全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防制費徵收管制策略暨稽核計畫」,並於成果報告中給予具體空污費建議,較現行費率調高4~6倍。環境資訊中心整理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理事長蔡志宏也指出,政府逐步調高菸捐,之後還要調高健保費,「健保費為什麼一直透支,就是政府拿我們國人的健康去補助高污染的產業,讓他們的外部成本繼續損害空氣品質,導致罹癌的人數愈來愈多。」

身為醫師的蔡志宏批評,政府針對嚴重污染環境的工廠大煙囪,每年只徵收約30億的空污費,抽菸的健康捐每年卻高達300多億,「這是『劫貧濟富』,繼續用台灣人的健康來補貼污染產業,這樣產業永遠不會升級,只會吸引更多污染產業回來台灣。」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要求環保署調高粒狀污染物、鉛、鎘、汞、 砷、六價鉻及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要求,環保署應調高部分致癌物質的空污費率。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空污費不只應該調高,還應該要調高很多」,彰化縣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就說,中興大學環工教授莊秉潔曾表示,如果納入國民健康等外部成本,空污費應該調高100倍。施月英指出,夏、秋季的空品確實較春、冬季好,但仍然沒有很好,「以彰化來看,每年4月、5月、9月的空氣品質AQI高於50的不良站日數仍有80%,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地球公民基金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等團體也發出共同聲明,指出中南部民眾深受空污影響,但每次制定法規卻都在北部討論,建議環保署應加強與中南部居民的溝通。此外,基於健康理由,也建議環保署檢討調高粒狀污染物、鉛、鎘、汞、 砷、六價鉻及戴奧辛之收費費率,以反應外部成本。

立法委員洪申翰反對夏天調降空污費。
立法委員洪申翰直呼傻眼,嚴詞反對環保署調降夏、秋兩季的空污費。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立委洪申翰也傻眼直呼「挺不下去」  要求環保署收回本次修正案

就連立委洪申翰也直言「我看到這個方案非常傻眼」,不顧立法院會期還在進行,直接跑到環保署開罵,「差別費率沒問題,但在現行空污費已經過低的情況下,要透過差別費率促進空污防制,根本是錯誤的邏輯假設。」他也說,現在的空污費根本就不夠用,不解為何環保署要再調降費率。

洪申翰說,在2020年空氣品質無法達標之後,執政黨已經要跟選民道歉,但現在環保署又打算調降空污費,鼓勵業者擴大排放根本是陷行政院及立法院於不義,「我難以想像要用什麼方法來替這件事情辯護。」他鄭重呼籲環保署收回本次的方案。

空保處處長蔡孟裕被再場環保團體代表輪番批評。孫文臨攝

空保處處長蔡孟裕面對質疑,承諾將到中南部開研商會議,並仔細評估第二、三季的空污費率。孫文臨攝

空保處處長蔡孟裕則強調,此次調整不是要調高空污費,只是希望增加減量誘因,「針對各界的建議,我們會再詳細評估二、三季的空污費費率。」他也說,空污防制計畫除了空污費以外,還有很多不同的行政手段,針對臭氧、VOCs及個別的致癌物質如苯等管制措施,也會盡快提出,「不會鼓勵業者繼續排放污染。」

蔡孟裕也承諾,後續將會安排到中南部去舉行研商會議。空保處表示,這項調整原定今年要上路,但受到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響而延後,最快也要明年1月才可以上路實施。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