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網僵化必須「終結燃煤神話」 菲律賓宣布暫停新建燃煤電廠 | 環境資訊中心

電網僵化必須「終結燃煤神話」 菲律賓宣布暫停新建燃煤電廠

2020年11月2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菲律賓政府近日做出重大政策轉變:該國將不再同意新建燃煤電廠,並將轉而推動再生能源。

今年10月27日,菲律賓能源部長庫希(Alfonso Cusi)在新加坡國際能源周(Singapore International Energy Week)演講時宣布,菲律賓將暫停新建燃煤電廠:

「菲律賓能源部在重新評估我國能源結構與能源目標之間的適切度之後,我樂觀地認為,這將會讓我們有更多機會轉向再生能源,並使之成為未來組成我們國家能源的重要部分。」

「此外我們也在推動要從以化石能源為基礎的科技,轉向使用乾淨能源,以確保我國朝向更永續的成長方向。」

環境倡議者稱許這項決定是「讓人樂見的一步」,因為在2019年,菲律賓將近一半的電力都還是來自燃煤電廠。

「這項宣布意義重大,因為這是菲律賓政府公開向他們想要吸引的外資發表聲明」,菲律賓「氣候與永續城市研究所(Institute for Climate and Sustainable Cities)」執行長康斯坦提諾(Red Constantino)告訴《氣候之家》。

「菲律賓將這個直接的訊號投給國內外的投資者,表明菲律賓想要發展靈活的再生能源。這個時機點實在令人振奮」,康斯坦提諾補充。

2019年,菲律賓將近一半的電力都還是來自燃煤電廠。圖為位於菲律賓巴丹省馬里韋萊斯市的燃煤電廠。圖片來源:P199 /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4.0)

菲律賓智庫「能源、生態與發展中心」(the Center for Energy, Ecology, and Development,簡稱CEED)執行長阿蘭斯(Gerry Arances)也說,「能源部決定要停止為新建燃煤電廠背書的這項決策,正代表他們承認了我們一直以來對煤電的觀點:這是一種破壞環境、有礙於氣候目標達成,並無助於驅動經濟永續和可依賴性的能源」。

康斯坦提諾說,雖然菲律賓並未將這項決策包裝成氣候政策,但這確實會將菲國導向「去碳化的道路」上。「雖然這還不夠,但已經是朝向正確方向的一大步了」,他說。

電網僵化 難因應浮動用電需求 「燃煤發電神話已終結」

2015年,燃煤發電在菲律賓總體能源結構中佔比44.5%。目前該國總共有28座燃煤電廠正在運轉中,裝置容量共 9.88 GW(百萬瓩)。計劃興建的電廠中有22座已經獲能源部同意開發,若計入這些電廠的裝置容量,那麼菲律賓的煤電佔比就會在2030年之前達到53%。

評論者說,這與菲律賓在《巴黎協定》下的去碳化承諾背道而馳。綠色和平菲律賓分會在今年9月發表的報告中指出,許可興建這些電廠將「迫使菲律賓被長期的化石燃料合約綁住。」

菲律賓目前的能源電網很是僵化,大幅倚賴大型燃煤電廠提供基載電力,因此在因應不斷變化的用電需求時,很難讓燃煤電廠停轉,所需花費也很高昂。這導致斷電時常發生,也增加了能源工業的問題。

武漢肺炎(COVID-19)更使得問題惡化,當用電需求暴跌,首當其衝的就是燃煤電廠;相對於此,再生能源就比較適合因應浮動需求。據預測,極端天氣事件(如颱風)的發生將會越來越頻繁與劇烈,而這也再次印證靈活能源系統的重要性。

隨著再生能源價格下降、儲能技術增長,菲律賓政府希望在能源結構中增加再生能源占比,建立更有彈性的能源供給結構,好在「面對能源需求結構改變時具備韌性,並且提供該國邁向乾淨能源與本土技術創新的機會」,並減少高昂的電力成本。

康斯坦提諾說,之前他們本來預期菲律賓政府會在實施封鎖政策前,就宣布能源電網現代化。「疫情延後了決策,但同時也更確定了這項決策的方向——他們在武漢肺炎之前就想做的事情變得更加迫切了。所謂燃煤發電更可靠的神話已經終結。」

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圖片來源:travel oriented(CC BY-SA 2.0)

全球投資趨勢已轉向再生能源  東南亞國家有待跟上

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在馬尼拉的能源金融分析師艾哈邁德(Sara Jane Ahmed)告訴《氣候之家》,東南亞和南亞長期以來都是「燃煤發展的最後堡壘」。

「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在今年10月底發表的報告也指出,全球投資趨勢正從石油和天然氣轉向再生能源。在東南亞,尤其是印尼、馬來西亞與菲律賓,要在能源結構中增加再生能源佔比至今仍是「雄心壯志的目標」,因為這些國家的「再生能源發展仍然是紙上談兵,實際上的太陽能與風能發展卻很慢」。

不過阿蘭斯告訴《Mongabay》,「自2017年以來,菲律賓都沒有新建燃煤電廠」、「而興建燃煤電廠之所以這麼困難就是因為人們的反彈,這已經是目前的趨勢。」

「菲律賓政府這次很清楚點出他們正在現代化該國的能源系統。這次的終止宣告表示,政治將不會再支持壞經濟(bad economics)。想要把過時的燃煤技術賣給開發中國家的那些人,要再另尋買家了」,艾哈邁德說。

菲律賓能源部:已取得許可的燃煤電廠 不在此限

儘管菲律賓能源部最近這項宣布贏得許多反煤團體稱許,該國立法者及其他人卻明確表示,已經獲得環境部許可的那些電廠還是會繼續興建,只有仍在提案階段、尚未經過能源部評估與同意的計畫會受到禁令影響。能源部也說,已經取得環境許可證與電廠預定地當地政府發放的許可證者,不會受到禁令影響。

智庫E3G根據「全球能源監察」(Global Energy Monitor)的數據分析,目前菲律賓有 12GW 的燃煤電廠新建計畫,而在這之中,該國應該會終止尚未獲得許可的 8GW 燃煤電廠新建計畫。不過菲律賓政府還沒有明確說明大刀將砍向哪些計畫。

由於這次要暫緩新建燃煤電廠的宣稱只是暫時性的,倡議者呼籲菲律賓以更長遠的政策來終結燃煤發展。「我們希望菲律賓政府完全停止煤炭產業的擴張,並且希望可以看到該國逐步淘汰煤電的計畫」,亞洲人民債務與發展運動(The Asian Peoples' Movement on Debt and Development)協調員納皮爾(Lidy Nacpil)告訴《氣候之家》,並表示天然氣不應該被用作過渡燃料。

納皮爾補充,菲律賓政府這項宣稱的重要程度,將取決於所謂暫緩計畫的涵蓋範疇,她也呼籲政府應完全停止所有燃煤電廠計畫,包含尚在規劃中者。

放寬外資持股限制  鼓勵投資大規模地熱開發

除了宣布暫緩燃煤電廠計畫之外,菲律賓也宣布放寬外資持股限制,鼓勵外商投資大規模地熱開發計畫:能源部長庫希在新加坡的演講也說,該部將會允許完全由外資持股的投資者,以5000萬美元的初始投資金額參與大型地熱開發計畫。此外這些計畫也將有資格取得一般發給大型礦業公司的25年開發許可證。

菲律賓將放寬外資持股限制,開放外資投資地熱發電。圖為菲律賓帕林品尼地熱發電廠(Palinpinon Geothermal Power Plant)。圖片來源:Mike Gonzalez /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菲律賓現行法規禁止全由外資持股的公司投資公營事業(例如能源與水)。但這項規定在議會中不斷受到挑戰與爭論。菲律賓眾議院代表在議程中優先安排要通過允許100%外資持股公營事業的法案,優先序位僅次於武漢肺炎(COVID-19)相關議案。

該國大部分燃煤電廠都是向當地銀行融資,並由當地人經營。但是計劃中的大型水力與核能發電廠卻有與中國和俄國簽訂合約。

繼續開放礦區採礦  「致力於利用所有本土能源」  

雖然宣布暫緩新建燃煤電廠,但看起來菲律賓政府還沒有放棄開採煤礦:在聲明後3天,菲律賓能源部就宣布在民答那峨南部的三寶顏錫布格省開放兩座礦區。這兩座礦區都被視作是「煤炭工業上游的發展基石。」

「就算武漢肺炎肆虐,菲律賓能源部依然會致力於開發潛在能源,好讓我國可以進一步獲致能源安全與永續」,庫希在10月30日的聲明中表示。「當我們持續在逆境中追尋經濟成長,我們也會致力於利用所有本土能源。」

參考資料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