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谷之星】昆蟲界的外送服務 斑蠍蛉用愛征服情人的胃 | 環境資訊中心

【自然谷之星】昆蟲界的外送服務 斑蠍蛉用愛征服情人的胃

2021年01月04日
文、圖:周昭蕊(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專案經理)

進入秋冬的新竹,迎來東北季風的強風,騎機車在馬路上讓人著實體驗何謂壓車騎直線,人和東西常被吹得亂七八糟,連站在樹上的小鳥,也因晃動看似搖搖欲墜。在森林的庇護下顯得相對安穩,走進自然谷除了聽到樹梢枝葉大力摩擦的沙沙聲響,就剩下徐徐微風吹入步道。雖說林下生活的生物們,不太會被大風吹得無法立足,但也因為入冬後下降的氣溫,變得沒那麼熱鬧。

步道觀察中,常在姑婆芋葉子上發現許多小昆蟲或蜘蛛。攝影:周昭蕊

就連一向被我稱為「生物伸展台」的姑婆芋,也只看到柄眼蠅和少數幾隻小型雙翅目昆蟲在上面跳舞或休憩。但就在我覺得好像沒什麼蟲可看時,身旁突然飛起了幾個小小的身影駐足在步道前方的枝葉上。放慢腳步靠近後發現,這不就是會送禮物給心上人的蠍蛉嗎?是的,這次就來跟大家分享蠍蛉的故事吧!

斑蠍蛉雌蟲。攝影:周昭蕊

蠍蛉雖名子中有「蛉」一字,容易和草蛉、長角蛉、螳蛉⋯⋯等誤以為是脈翅目昆蟲,但在分類上其實是長翅目。蠍蛉是長翅目的代表昆蟲,台灣目前記錄約50多種,大多生活於森林或溪流環境的灌叢間。自然谷目前觀察到的有楊氏新蠍蛉以及斑蠍蛉,而本次介紹的為斑蠍蛉。各種蠍蛉型態相似,可由翅上的斑紋做區別。斑蠍蛉特徵為翅膀透明,近翅端有一明顯黑色粗體的Y字斑紋,翅痣區白色。

斑蠍蛉明顯的Y字斑紋以及白色翅痣。攝影:周昭蕊

第一次看到蠍蛉,吸引我目光的,是那看似鳥喙般長長的口器,乍看好像一根針(當下心想要是被叮到一定很痛)。但放大拍攝的照片後觀察發現,蠍蛉口器前端並不像椿象刺吸式口器成針狀,而是具有咀嚼構造。除了有著向下延伸此特殊的咀嚼式口器外,其名字中的「蠍」字,正是形容雄蟲腹部末端生殖器膨大並向上揚起的動作,像極了蠍子尾部螫鉤一樣的特殊構造與行為,又被稱為「舉尾蟲」。個人觀察中覺得有趣的是,即便雌蠍蛉沒有如雄蟲膨大上翹的生殖器,但其尾端在休憩時也會些微向上揚起。

蠍蛉雄蟲腹部末端如蠍子尾部螫鉤構造。攝影:仙草

觀察這些喜歡翹屁股的蠍蛉,再對牠們有更深入認識後得知,蠍蛉通常以果實汁液以及林下的腐植質為食,雌蟲為了產卵需要更多的營養,但卻不會自己捕食獵物,而是等待雄蟲獵捕到後,以聘禮方式送上。若雌蟲接受雄蟲的送禮,雄蟲便有交配機會。

在動物的世界中,雄性為了讓自己的基因可以延續下去,想盡各種辦法,包括唱歌最響亮好聽、舞技超群、打架力量最大、長相美麗以及送禮送到你心裡⋯⋯等各種方法,花費許多心力,就是為了抱得美人歸。

送禮在人類世界是門大學問,男生常會思考要送什麼女生才會喜歡、開心。但昆蟲的世界沒有人這麼複雜,填飽肚子往往是蟲生中最重要的事,畢竟吃飽、成長茁壯了才有力氣傳宗接代嘛!

自從知道蠍蛉有此送聘禮的特殊行為後,走在步道上更常留意牠們的身影,期待可觀察到牠們「求婚」的行為,但很可惜到目前都還沒看過,但這不也是自然觀察有趣之處嗎?走進大自然中,心中總有許多期待,但也無法預測會觀察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因此每次的觀察都是新的一次探險。

放大照片後發現蠍蛉口器前端並非刺吸式口器。攝影:周昭蕊
昆蟲口器的各種型態 
生物口部構造和其取食有非常大的關係,如哺乳類草食動物有強壯的臼齒幫助磨碎植物纖維,而肉食動物發達的犬齒用於撕裂獵物。昆蟲亦同,針對取食不同種類的食物,而產生不同特化。基本口器型態如咀嚼式可於蠍蛉、蟋蟀、螞蟻等生物觀察到,針對取食特化而產生的變化如蜂的咀吮(吸)式口器、大多數鱗翅目昆蟲(蝴蝶、飛蛾)吸食花蜜時長長的吸吮(曲管、虹吸)式口器、蝽象和蚊子如針筒般的刺吸式口器、薊馬和台灣鋏蠓先將食物表皮挫傷後吸食汁液的銼吸式口器,以及蠅類的舐吮式口器等。一般而言,同一屬、科或目的昆蟲,會有相同的口器構造,因此認識口器型態後,可以快速幫助你辨識眼前昆蟲可能是誰喔!

攝影:周昭蕊

中文名: 斑蠍蛉(特有種)

科名: 蠍蛉科 

學名: Panorpa deceptor Esben-Petersen

分佈: 全台低海拔森林或溪流環境的草叢間。 

特徵:

  1. 頭部及前胸背板淡褐色。
  2. 前胸背板側邊具黑色縱斑。
  3. 腹背黑色,近末節黃褐色。
  4. 翅膀透明,近翅端有一黑色Y字紋,翅痣區白色。

※ 本文由自然谷團隊提供,原刊載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官網。 

參考資料

  • 昆蟲圖鑑小百科
  • 《台灣昆蟲教室》朱耀沂 文/繪圖。林韋宏 攝影。
  • 《昆蟲學概論》原著/P. J. Gullan & P. S. Cranston。翻譯/徐堉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