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倫/謙卑面對台灣海洋,記取大潭藻礁三接開發案的教訓 | 環境資訊中心

陳昭倫/謙卑面對台灣海洋,記取大潭藻礁三接開發案的教訓

2021年01月27日
文:陳昭倫(東海大學生態與環境研究中心合聘教授)

終於有執政黨的立委醒來了!立委洪申翰與賴品妤手上拿著「生態調查、規劃把關」、「三階開發、禁建紅區」的手牌,在「三階風電把關,政府規劃把關」記者會上大聲疾呼,要政府能夠正視近來離岸風電廠商有意選在北方三島漁場做為風電場址,引起新北、基隆與宜蘭漁民聯合反彈一事。

民進黨立委本月舉辦「三階風電把關,政府規劃把關」記者會。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傳統漁業成被犧牲角色

看到這樣的新聞,筆者不禁納悶想問執政黨,難道沒有內部溝通機制,需要一位不分區和一位區域立委大動作開記者會喊話?但是更深層的疑問是,什麼樣的經驗讓已經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立委先出來打預防針,以及做球給行政院來打下一個風場的開發呢?

回顧過去十多年來西部海岸風機與離岸風機的開發過程,不管是海洋生態或是傳統近岸漁業都是被退讓犧牲的角色,換來的是瀕危一級保育類台灣白海豚族群走向滅亡的厄運,以及在補償金無限迴圈中失根的漁民。而在一階、二階風機開發下海洋環境失守的過程中,做為台灣最為珍貴海洋生態系之一的大潭藻礁,也早在1999年前副總統呂秀蓮擔任桃園縣長任內,就註定「被出賣」。

當時民進黨主政的桃園縣把大潭藻礁所在1174公頃的土地畫為觀塘工業區,然後藉由《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33條,將其中230公頃土地,以不到新台幣3億元賣給東鼎公司,之後東鼎又以10億元賣給中華開發,中華開發再以22億元賣給中油,而在這期間大潭藻礁歷經了觀音不要煉油廠、新屋反瘋機、中油與亞東石化對藻礁開腸破肚等環境事件,依然苟延殘喘。

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原本以為在2017年5月26日一場支持中油開發的專家現勘會議後,就可以在「生態不好、生物多樣性不佳,為了2025非核家園以及國家長遠發展」的神話中,名正言順的將230公頃的大潭藻礁改造成20年前的觀塘港,孰不知一場歹戲拖棚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下稱三接)與大潭藻礁的保育戰才盛裝上演。

桃園大潭藻礁。本報資料照。孫文臨攝。

謙卑面對台灣海洋生態

剛被正式登錄一級保育類動物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現身大潭G1區、誤闖蝦籠的裸胸鯙、卡網的紅肉丫髻鮫,以及2019新年現身大潭海域的台灣白海豚,完全打臉「生態不好、生物多樣性不佳」這塊中油三接開發的遮羞布。縱然大潭藻礁發揮神力召喚這麼多的神獸來相助,依然於2018年10月8日在神通力不敵業力,業力不敵政治力的劣勢下,三接通過環評逕行開發。

這場戰役中,大潭藻礁雖敗猶榮,從默默無名隱身在桃園海岸躍升為代表台灣國門最耀眼的一顆珍珠,被國際保育組織選為東亞第一個希望熱點的海洋保護區,到超過120場記者會的陳情,逐漸升溫一路衝向台灣第一個以公民自決定環境未來的藻礁公投。

正在寫歷史的大潭藻礁不死,只是幻化出更多捍衛外木山台電四接將摧毀高緯度稀有珊瑚群聚的公民,以及北方三島三階風電開發案,誓死保衛傳統漁場的漁民。因此,這兩位立委不得不出來向執政黨喊話,其後續將引爆的連鎖效應將更勝於大潭藻礁三接開發案。

回到問題的核心,還是老生常談的那句話,台灣的海岸與海洋不是「生態不好、生物多樣性不佳」的區域,可以由我們任意的開發與污染。透過大潭藻礁讓我們重新認識海洋──台灣島雖小,卻擁有各種不同的海洋生態系,台灣每一寸的海岸與海洋處處是生機,滿是驚奇,是養育世世代代台灣人的寶庫,只有更謙卑的面對,海洋才會讓我們與她共存。

※本文亦刊載於2021年1月22日《蘋果日報》,標題為〈勿讓北方三島漁場變大潭藻礁〉。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