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金融服務自然:區塊鏈、生態鏈與生物多樣性的關係 | 環境資訊中心

讓金融服務自然:區塊鏈、生態鏈與生物多樣性的關係

2021年02月25日
文:中外對話
在近期的一場研討會上,我們的嘉賓探討了中國在綠色金融方面的領導地位、相關資料對減少生物多樣性損失的作用,以及確保地球未來所需的聯通機制。

今年,氣候和生物多樣性議程將在全球舞台上前所未有地相互交織。中國將首次主辦環境多邊峰會(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這個重要時刻標誌著中國對上述議程的深度參與,也為探討中國如何參與創造了空間。改變環境結果的一個關鍵槓桿是改變資金的使用方式。永續投資正在金融市場的所有資產類別中掀起波瀾。中國一直是全球綠色金融議程的領頭羊。

中外對話倫敦總部與「為生物多樣性融資倡議」(the Finance for Biodiversity Initiative,F4B)合作,發表了系列文章探討生物多樣性喪失所帶來的系統性金融風險、金融機構為何負有獨特的責任區應對它、它們已經在做什麼,以及這其中包含的金融機遇。

當今全球做出的絕大多數財務決策都沒有考慮到生物多樣性。因此,危害自然和依賴脆弱的自然收益都給金融機構帶來日益增加的風險。

在1月27日舉行的這場網路研討會上,我們聚焦中國的綠色金融領導地位,探討了這一領導地位在生物多樣性與金融的關係上會是什麼樣,在哪些方面取得了進展,以及進一步行動如何有助於取得成果。

發言者

伊莎貝爾·希爾頓(Isabel Hilton),主持人,中外對話創始人
戴青麗(Deborah Lehr),保爾森基金會
凱文·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波士頓大學
王珂禮(Christoph Nedopil Wang),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綠色「一帶一路」中心
馬軍,公眾環境研究中心
瑪麗安·哈爾(Marianne Haahr),綠色數位金融聯盟
李永怡(Bernice Lee),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霍夫曼永續資源經濟中心

精彩摘錄

戴青麗

05:49:在投資方面,關於「綠色」包括什麼還沒有達成一致的分類體系。值得慶幸的是,中國向前邁出了重要一步,(中國人民銀行)在2020年6月同意將「乾淨煤」排除在綠色投資之外。雖然綠色金融的發展確實強勁,但中國在進行必要的經濟調整以實現碳中和方面仍面臨重大挑戰。

07:55:利用市場的力量可以保護我們的環境,防止其被迅速破壞。從金融角度看,蝙蝠、蜜蜂和鳥類都是寶貴的資產。以傳粉昆蟲提供的服務為例……這些物種的完全喪失可能導致每年農業產值下降超過2000億美元。再加上苜蓿(牛的主要飼料)等非糧食作物授粉的二級服務,每年的影響將超過5000億美元。

凱文·加拉格爾

18:21:我們建議將具有中國特色的緩解措施層級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核心部分,並將其納入每個項目的戰略環境評估,而現在我們依賴東道國提供這些項目的信息。

20:30:中國應該建立一個類似於已經有的氣候變化基金(指規模達200億元人民幣的中國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的生物多樣性基金。這可以用來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生物多樣性進行投資,也可以作為緩解措施層級的補償機制,還可以用於氣候債務置換和自然債務置換……我們要記住,中國是綠色債券方面真正的先驅,推出了許多令人驚嘆的舉措……中國也可以成為中國市場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自然績效債券的先驅。

王珂禮

25:36:說到氣候,我想眾所周知,評估氣候風險或氣候影響的一個最重要的標準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生物多樣性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是:我們是否有類似的標準來理解特定項目或行業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

47:41:有必要探討我們如何能將中國的生態紅線應用於「一帶一路」項目。一大挑戰是:誰來監督?是東道國……還是中國投資者?……我們還遠遠沒有通過監管將生物多樣性納入決策過程。現在有了一些倡議,還有由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發布的《關於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指導意見》,我有幸領導了很多相關工作。這是第一次真正將生物多樣性作為一類環境風險考慮,我們開發了這個「分級分類體系」。這個體系根據污染風險、氣候風險和生物多樣性風險對各類項目進行評價。因此,投資者可以更容易地了解他們是否面臨環境風險敞口……真正的大問題是:如何落實這個體系?

馬軍

54:16:中國已將1/4的國土劃為紅線區,但具體劃分情況難以得知。我們正在做的是創建一張數位地圖,在上面標註敏感地區、所有的保護區和國家公園。由於中國現行的地圖資料政策,在政府公佈更詳細的地圖之前,我們不會公佈我們的地圖。但我們可以代之以將400多萬家公司疊加在這張數位地圖上,這樣我們就可以開始計算它們的生物多樣性足跡……對於近600個品牌,我們正在追蹤其供應鏈績效,我認為有機會將生物多樣性整合到綠色供應鏈中。讓我們合作起來為「一帶一路」或更多的全球資源獲取活動創建一個資料庫吧。

01:08:13:區塊鏈顯然是一個非常大的創新解決方案。目前,我們還未能在中國全面採用這一技術。我們開發了一種叫做生態鏈(eco-chain)的東西,它有助於將不同的利益相關方聯繫在一起……現在出現了一些新的技術,你可以使用這些資料,但可能無法訪問所有的資料。這種技術最終可能會非常有用。

瑪麗安·哈爾

36:37:我們在中國看到的是,金融數位化進程異常迅速。中國在去年4月啟動了區塊鏈服務網,這是全球最大的區塊鏈交易平台之一……未來,很多希望與中國開展貿易的國家都會利用這個平台做生意……我們正面臨大好形勢,因為中國剛剛修訂了《林業法》,它禁止進口明知為非法採伐的木材……於是銀行就可以將它們的客戶的交易與毀林聯繫起來……你可以將其與衛星資料等進行疊加,這將為金融機構制定淨零毀林目標鋪平道路。

01:05:19:主權債務在國際資本市場中佔有相當大的比重。如果我們能讓它「變綠」,變得對自然敏感,那麼就成功邁出了一大步。這種想法在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成熟了。現在,我們希望把它體現為自然債務置換和自然績效債券一類的架構中,這樣就更加可以問責,無論是對參與者,也包括大眾,他們將為他們的行為改變而得到回報。中國完全可以利用其在數位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將部分監測和驗證任務交給技術。

李永怡

40:11:雖然我們看到有關為自然融資的理念、倡議、目標和願望百花齊放,非常令人鼓舞,但現實是,它們之間既沒有彼此聯通,也沒有主動去連接。問題是,我們如何確保所有這些融資理念真正植根於具體的實地實施……目前的危險是,許多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和相關的金融機制被視為「萬能靈藥」,或者大型排放者的「免死金牌」。

44:48:從某種意義上說,政府有能力指定一些(生物多樣性)支出,包括通過公共部門的支付。比如說,中國公共部門20%的支付只能用基於自然的經濟來換取……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制度,利用中國經濟的國有性質來促進綠色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