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入侵種虐殺事件頻傳 動保團體:恐釀人道及防疫危機 | 環境資訊中心

外來入侵種虐殺事件頻傳 動保團體:恐釀人道及防疫危機

2021年03月03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黃思敏報導

外來種入侵嚴重影響生態,政府卻沒有明確外來種移除規範,造成民眾獵捕、誤抓、虐殺、不當食用等問題叢生。立委林淑芬與動保團體今(3日)召開記者會,痛批政府嚴重失職,只負責編列預算讓民眾領取獵捕獎勵金,卻放任民眾不當對待,甚至以錯誤方式虐殺或食用,造成人畜共通疾病傳播的風險。

由於外來種包含陸生、水生等多元物種,主管機關如多頭馬車,權責不清。對此林淑芬要求農委會、漁業署、林務局,應盡速制定符合動物福利、防疫專業知識的外來種移除規範,嚴格控管執行過程,阻止錯誤虐殺或食用動物的歪風增長。

今(3日)立委林淑芬與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公布各種移除外來入侵種亂象。黃思敏攝
林淑芬今(3日)與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公布各種移除外來入侵種亂象。黃思敏攝

政府獎勵民間獵捕綠鬣蜥 虐殺食用亂象多

根據林務局的統計,曾輸入台灣的外來動物高達5101種。不論是綠鬣蜥、埃及聖䴉、斑腿樹蛙等外來種,起初都是因人為飼養、經濟利用等引入國內,後續卻遭民眾棄養、野放而逸出野外環境,在擁有強勢適應能力下,成為危害本土物種與生態的「外來入侵種」。

移除外來種是「必要之惡」,但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痛批,中央政府未針對移除外來種的手段進行規範,放任各縣市政府及委外單位各出奇招,甚至帶頭做錯誤示範,以致各種毫無章法、虐待動物的移除亂象叢生。

以長期造成嚴重農損,於2020年8月被公告列為有害外來種的綠鬣蜥為例,縣市政府為了加速移除速度,歷年來常以獎金鼓勵「素人」參與外來種動物移除,例如屏東縣府從2019年起,舉辦民眾捕捉綠鬣蜥換「老鷹紅豆、有機黑豆」的活動;嘉義縣府則在2017年起依綠鬣蜥體長給予每隻150或500元捕捉獎金。

林淑芬直言:「政府的角色只負責編列預算,讓民眾隨便抓,抓來就領錢;而且有錢補助才做、沒有錢就不做,這不是處理外來種入侵的正途。」

對此,林務局保育組組長羅尤娟回應,將與縣市政府討論賞金獵捕綠鬣蜥的適當性。

有民眾食用綠鬣蜥,將活體開膛剖肚等。照片提供: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有民眾食用綠鬣蜥,將活體開膛剖肚等。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移除須兼顧效率與人道 應禁制高風險的食用行為

動保團體批評,政府還未完備作業辦法及風險評估,就開放不具備專業知識和技能的民眾參與移除作業,甚至獎勵「獵龍達人」跨縣市獵捕,讓五花八門的虐待、處死方式被媒體報導,引起民眾群起效仿,出現以自製弓箭射穿綠鬣蜥、在其嘴巴被塞入鞭炮點燃爆炸、將活體開膛剖肚等行為。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研究員張馨元指出,外來種的輸入、利用、飼養與移除都是一項專業,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及指引的民眾,可能因為無法辨認而誤捕外觀相似的本土物種。此外,由於不了解物種習性,民眾多半只能毫無效率的濫捕。舉例來說,公綠鬣蜥在繁殖交配季節會固定聚集在求偶場,「民眾捕捉零星各體,可能讓牠們放棄據點、擴散到他處,使移除工作更難以掌握。」

此外,許多民眾在獵捕到綠鬣蜥後,因獵奇或有利可圖而任意宰殺食用,甚至發展成為風味餐點、皮製品。張馨元表示,野生物種往往帶有非常多寄生蟲及病菌,接觸及食用皆恐造成公共衛生與疫病傳播的風險。

林淑芬則表示,如果一般民眾能買到、食用綠鬣蜥肉的話,就代表商業利益存在,可能將形成另一種新型產業讓移除外來種「有利可圖」,因而衍生不當繁殖等亂象,導致「越抓越多」,無法真正減少野外族群數量。

缺乏移除外來入侵種規範的三大問題。圖表提供: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缺乏移除外來種規範所造成的三大問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簡報,圖片來源:中央社(左上)、楊懿如老師(左下)、維基百科(中)、民眾提供(右)

外來入侵種被妖魔化 虐殺行徑無法可罰  

「政府或媒體皆不應帶頭將外來入侵種妖魔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強調,外來種問題是人為的錯,卻由動物承受犧牲折磨。

陳玉敏強調,政府應參考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美國獸醫協會(AVMA)的規範,儘速明定外來種人道移除、安樂死等作業方式,並應由經專業訓練的人員執行移除。此外,應透過「禁制」規範,嚴禁移除動物的商業利用,避免形成產業鏈讓移除「永無止盡」。

虐殺綠鬣蜥該怎麼罰?陳玉敏指出,民眾嘗試向縣市政府投訴不當獵捕、虐待外來種的個案,卻收到不適用動保法、無法可罰的回應。

對此,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長鄭祝菁表示,相關案件都仍在搜集事證、調查的階段,不過她坦言在動物虐待的案件上,「動保法須有人為飼養才適用,而野保法處理的對象是保育類野生動物」,綠鬣蜥既非保育類也不是人為飼養,成為了現行法規的漏洞。

作者

黃思敏

用容量小小的腦袋練習傾聽與放空,希望所有的溫柔與善良都能被好好地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