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IUCN史上首位阿拉伯女性主席 穆巴拉克:「保育工作需要更多女性投入」 | 環境資訊中心

專訪IUCN史上首位阿拉伯女性主席 穆巴拉克:「保育工作需要更多女性投入」

2021年10月20日
本文轉載自Mongabay中文網;翻譯:樊莫兮
本文重點摘錄:
  • 拉贊・穆巴拉克(Razan Khalifa Al Mubarak)正在[1]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大會期間與其他兩位候選人競爭,或將成為IUCN首位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女性主席。
  • 穆巴拉克曾領導三個著名機構:政府機構「阿布達比環境局」(EAD)、由阿布達比王儲資助的慈善機構「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物種保育基金會」(Mohamed bin Zayed Species Conservation Fund),以及隸屬於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阿聯酋自然基金會」(Emirates Nature)。她將帶著自身獨特經驗,進到這個擁有73年歷史的頂尖保育組織。
  • 在這些角色中,穆巴拉克一直提倡要提高保育工作的涵融性,為在該領域諸如原住民和婦女等經常被邊緣化的社群提供資源。
  • 「在涉及到土地、水和其他自然資源的永續利用問題上,婦女在決策過程中擁有平等地位至關重要,」她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告訴《Mongabay》創始人Rhett A. Butler。「婦女不僅僅是在基層缺乏平等的席位。就像許多由男性主導的領域,如科學、工程和政府一樣,保育領域中的女性比例也不足。」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酋)位於波斯灣和阿曼灣西海岸,是由七個主要石油資源豐富的大公國組成的聯邦。很少有人會把阿聯酋與生物多樣性保護聯繫起來,但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保育組織之一IUCN的下一任主席可能來自阿聯酋。

拉贊・穆巴拉克是IUCN主席候選人中,第一位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女性。她在選舉中的兩名對手,分別是來自巴基斯坦的Malik Khan和來自美國的John Robinson,選舉將在本周的世界保育大會(World Conservation Congress)期間進行。

穆巴拉克曾經在政府機構、慈善組織和國際NGO擔任管理職,這些豐富獨特的經歷,將為她領導IUCN提供獨特視角。穆巴拉克在這些崗位上表現突出。作為阿布達比環境局的常務董事,她說服阿布達比將其保護區的目標翻倍,並制定了將該州的溫室氣體排放在2030年前減少42%的目標。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物種保育基金會(以下簡稱MBZ基金會)自2008年成立以來,一直由穆巴拉克負責管理。該基金會向2250多個(來自180幾個國家的)保育專案提供的補助金流,也是由她負責監管。在阿聯酋自然基金會,她則協助領導阿聯酋珊瑚礁、原野地和海龜的保育工作。


穆巴拉克和一隻即將野放的海龜。

一路走來,穆巴拉克一直提倡要提升保育工作的涵融性,為原住民和婦女這類經常被邊緣化的社群提供資源,「解決生物多樣性減少等多面向問題的唯一方法是,確保所有權益關係人——婦女、年輕人和來自各個地區的人——在談判桌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穆巴拉克在最近一次訪談中告訴《Mongabay》。「例如,占世界人口5%的原住民,正在保護地球80%以上的生物多樣性。他們的韌性以及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經驗,為世界提供了關於如何在調適氣候變遷的同時,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寶貴見解。」

她繼續說:「在永續利用土地、水和其他自然資源方面,婦女在決策中擁有平等的發言權至關重要。在這些討論中,女性不僅缺乏足夠的席位,而且與許多由男性主導的領域(如科學、工程和政府)一樣,女性在保育領域的代表性也不足。」

最近對MBZ基金會贈款申請的分析發現,男性提交的資助申請是女性的三倍。她還指出,在推動個別物種保育議程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的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Species Survival Commission),只有30%的成員是女性。

「我們自己的回應是共同努力,向女性募集更多申請」,她說。「強調女性保育人士的重要貢獻,將激勵更多女性投入這個領域。與此同時,我們要鼓勵學校和大學,招聘與支持考慮從事保育工作的女性。」


西南/尼日三角洲森林計畫(SW/Niger Delta Forest Project)的專案經理Rachel Ashegbofe Ikemeh,MBZ基金會的資助對象。圖片來源:西南/尼日三角洲森林計畫

如果當選IUCN主席,穆巴拉克有四件優先要做的事。

第一,加倍利用IUCN的優勢。具體來說,「精進瀕危物種紅皮書,以及保護區與保育區綠皮書等知識產品」。

她說:「作為一個自然保育機構,我們要珍視自己的獨特優勢,並好好運用我們員工、會員和志工的專業知識。」

第二,加強不同權益關係人之間的合作,使更多人更關心保育。

「我們需要更好地與企業、政府、公民社會和慈善界接觸,並在社會各部門建立有效的合作」,穆巴拉克說。

第三,是一致性和善治(good governance)。她指出:「善治如果做得對,將提高效率,擴大影響,並加強信任。」

第四,加強溝通。在溝通中加強合作發展,完善溝通平臺。「IUCN的品牌需要得到認可和重視,這樣我們才能在各方面建立信任並完成我們的使命。」穆巴拉克說,「平等充分的溝通並不會自然而然地發生,需要刻意為之、主動建立。」

2021年8月,《Mongabay》創辦人Rhett A. Butler專訪穆巴拉克,與她談論更多相關議題。


穆巴拉克

《Mongabay》問(以下簡稱問):是什麼激發了您對自然和環境的興趣?

穆巴拉克答(以下簡稱答):我在阿聯酋長大,被大自然包圍。我能夠非常接近沙漠和大海。當我觀察海洋、魚類、生物和這些風景的所有奇蹟時,沒有什麼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在大學,我研究了環境毒素的影響,這啟發我探索了一系列非常基本的問題:我們對環境的影響如何影響我們、如何影響我們的健康、我們的身份、我們的文化,甚至我們的人性?我開始意識到,我們首先是自然的一部分。我們與自然並不分離。因此,自然的命運與我們的命運和繁榮非常緊密地交織在一起。

問:您心中是否有一處可以暫時離開俗世的自然世外桃源?

答:我喜歡沙漠的廣闊和寂靜,尤其是沙丘似乎永遠流落的魯卜哈利沙漠(Empty Quarter)。日出時坐在沙丘頂上總是有助於進入冥思、平靜與重新復甦的境界。

問:作為阿布達比環境局的常務董事,您領導了海灣地區最大的環境監管機構。您擔任這個角色的最重要職責是什麼?最引以為傲的成就是什麼?

答:當我於2010年被任命為阿布達比環境局常務董事時,我是阿布達比政府最年輕的領導者,也是擔任這一職位的唯一女性。在我任職期間,政府將其野生動物保護區數量翻倍,並通過該地區第一個減碳目標——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42%。


彎角劍羚。圖片來源:ZSL

我們最大的成就之一,與野外滅絕的彎角劍羚(Scimitar-horned oryx)有關,這段經驗也展現了跨國合作的力量。我們與阿聯酋人民以及世界各地的機構和動物園合作,將這種美麗的生物從滅絕的懸崖邊上拽了回來。我們聚集了世界上一群彎角劍羚,並開始與查德政府和該地區的牧民合作,將其重新引入查德保護區。這項專案證明,跨越國境、語言藩籬,並且凝聚來自不同地方人民的保育路徑是存在的。

問:自2008年成立以來,您一直是MBZ基金會的常務董事。基金會的保護措施與其他組織有何不同?

答:MBZ基金會是一個慈善捐贈基金,提供最多達25,000美元的小額獎助金,以支援世界上最受威脅物種的實地保育專案。基金會遵循的原則是,規模小卻認真介入的實地保育工作,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澳洲昆士蘭州的瑪麗河龜(Mary River turtle)。圖片來源:瑪麗河海龜保育計畫(the Mary River turtle conservation program)

自2009年以來,基金會為180多個國家、超過2250個專案提供資金,支援了1450多個不同物種和亞種。許多受贈方成功地重新發現了原以為滅絕的物種、發現了新的物種、並減少了無數其他物種的生存威脅。

問:是否有特定專案或倡議能最好地說明MBZ基金會的經營方向?

答:有很多,我分享兩個事例,它們展示了簡單和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有多麼重要。

德席爾瓦(Anslem DeSilva)是我們的資助對象,他在斯里蘭卡致力於減少人類和鱷魚之間的衝突。每年有數十名斯里蘭卡人在河裡游泳時遭到鱷魚襲擊。在所有文化中,處理人與野生動物衝突的常見方式,是對襲擊該人的動物進行「報復」。結果造成斯里蘭卡有許多鱷魚都遭殺害,無論牠們是否攻擊人類。我們向德席爾瓦博士提供了一筆小額獎助,用於建造圍欄區,讓人們可以安全地洗漱和洗澡,而不會受到鱷魚襲擊的威脅。德席爾瓦博士通過減少攻擊次數,保護鱷魚。

另一個精彩的例子是受贈方巴爾曼(Purnima Devi Barman),一位致力於保護印度大禿鸛(Greater Adjutant,又稱Hargila)的野生物學家。她成立了大禿鸛志工團(Hargila Army),一個全由當地女性志工組成的團體,旨在保護大禿鸛築巢地、救援落巢雛鳥,並向當地社區宣導這些稀有和瀕危食腐動物的重要性。

問:您認為科技在保育工作中的作用是什麼?

答:諸如無人機、自動相機、遙測、人工智慧和環境DNA等技術正在改變保育工作者的工作方式。但是科技終究是用來支援保育工作的。自然保育工作最終還是要進到田野現場、了解物種面臨的挑戰、確保物種生存面對的威脅正在減少,並讓政府和當地社區照顧受脅物種。

問:COVID-19對MBZ基金會的工作造成哪些影響?

答:MBZ基金會最近對300多名來自85個不同國家的受贈方進行了調查。如預料的那樣,調查發現,許多保育人士非常關心他們組織的財務前景。68%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組織受到了負面影響,57%的人回報說他們的組織遇到了財務困難,22%的人說他們的組織有計劃要裁員。

許多受贈方強調,受到公園、動物園和水族館關閉、生態旅遊業衰退,以及報名課程和活動的學生人數減少等影響,組織收入有所損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去年放鬆了對獎助金的限制,以便受贈方可以運用資金解決組織運作的燃眉之急。如果無法滿足如員工薪資和租金等基本需求,保育組織當然也沒辦法保護受脅物種。MBZ基金會一直致力於讓保育人士能順利進行他們的工作——我們的長期使命註定了我們不會放任保育人士失業或組織崩潰。

問:您正在競選IUCN的下一任主席。如果成功,您將是這個擁有73年歷史的組織領導人中,第一個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女性。您擔任該職位的重中之重是什麼?

答:我們面臨深刻的挑戰:生物滅絕危機、氣候變遷和全球大流行疾病。好消息是,隨著越來越多人認識到保護自然對於解決我們當前面臨挑戰的重要性,在這個關鍵時刻,IUCN可以提供很多東西。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越來越被認為是減緩氣候變遷影響的有效方式。我們還知道,棲地復育和防止生物多樣性喪失將重建屏障,保護我們免受病原體和未來流行病的侵襲。


瀕危野生動物信託基金(The Endangered Wildlife Trust)專案經理塔蘭特博士(Jeanne Tarrant),也是MBZ基金會的受贈方。圖片來源:瀕危野生動物信託基金

我的首要任務是重申IUCN在全球舞臺上的領導力和影響力。我們必須將保育納入主流,並使其成為解決全球多重危機的關鍵解方之一。

問:您對IUCN的長期願景是什麼?

答:首先,我們需要專注於我們在自然保育的利基市場。我們要專注在我們作為自然保育專家的科學實力,並運用這些專業知識。IUCN以產出知識產品而聞名,如瀕危物種紅皮書和保護區與保育區綠皮書。我們必須採取措施,開發新產品,並進一步改良現有產品。我們要珍惜自己作為自然保育機構的獨特賣點,並且妥善運用員工、會員和志工的專業知識。

第二,我們必須合作。我們需要更好地與企業、政府、民間社會和慈善界接觸,並在社會複雜的部門之間建立有效合作。我們必須利用我們在聯合國和其他政府間框架中的獨特地位,確保自然保育在談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


澳洲昆士蘭州瑪麗河龜保育計畫的團隊負責人康奈爾(Marilyn Connell),MBZ基金會的受贈方。

第三,我們需要達到一致性,但若沒有善治,就無法做到。善治如果做得對,將提高效率、擴大影響並增強信任。

第四,溝通。IUCN的品牌需要得到認可和重視,這樣我們才能建立信任並完成我們的使命。平等充分的溝通並不會自然而然地發生,需要刻意為之、主動建立。我們需要傳達一個明確的資訊是,要建立我們的溝通能力——這會是我們激勵每個人為自然採取緊急行動的方式。我們所有人都必須成為大自然的最佳倡議者。我們是大自然的聲音。

問:最近保育界因爲過去的歧視、殖民遺緒、不平等和缺乏涵融性等歷史而受到批評。應該如何克服這一點,變得更包容,也更能代表那些之前不被聽到的社區和人民的聲音?

答:解決生物多樣性喪失等多維問題的唯一方法是確保所有權益關係人——婦女、年輕人和來自所有地理區域的人——都有一席之地。例如,原住民占世界人口的5%,他們正在保護地球上80%以上的生物多樣性。他們的韌性以及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經驗,為世界提供了關於如何在調適氣候變遷的同時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寶貴見解。


斯里蘭卡城市漁貓保護專案(Urban Fishing Cat Conservation Project)的創始人Anya Ratnayaka,是MBZ基金會的受贈方。圖片來源:Yanik Tissera(斯里蘭卡城市漁貓保護專案)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加快努力,使原住民以及更廣泛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和決策者社群,能夠更容易地相互分享知識。作為主席,我將確保原住民在IUCN治理中發揮關鍵、積極和公正的作用,並且是永續發展議程中的首要角色。我們必須培力原住民社區,而且不僅止於口頭上的承諾。

我最近與查德原住民婦女和族群協會(Association for Indigenous Women and Peoples of Chad)主席易卜拉欣(Hindou Oumarou Ibrahim),一起參加了世界原住民國際日小組討論。過程中,易卜拉欣女士發表了一段鼓舞人心的談話,我認為這可以引導我們所有人:「從乾燥的沙漠、稀樹草原和高山,到冰川、熱帶森林、海洋和島嶼,原住民無處不在。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比政府管理的國家公園更肥沃。這是因為我們知道如何與自然保持平衡——正是原住民的智慧使這一切成為可能。」

問:您一直以來都提倡女性要在保育工作中發揮更大作用。在這方面取得進展的關鍵因素是什麼?

答:在世界許多地區,特別是在農村和原住民社區,在面對生物多樣性喪失所帶來的破壞性影響時,婦女是最早經歷這一切的人。她們被迫花更多時間長途跋涉,取水、砍柴作為燃料,以及採集和獵捕動植物作為食物、藥品和衣服。因此,在土地、水和其他自然資源的永續利用上,讓婦女在決策中擁有平等的發言權至關重要。

在基層,婦女不僅缺乏平等的席位。與許多由男性主導的領域(如科學、工程和政府)一樣,女性在保育界的代表性也不足。IUCN物種存續委員會(IUCN Species Survival Commission)成員中,男性就占了70%。


阿拉瓜亞研究所(Instituto Araguaia)所長坎佩洛(Silvana Campello),是MBZ基金會在巴西的受贈方。

MBZ基金會最近分析了我們獎助金申請人的性別比例,發現在生物多樣性豐富,因此也特別需要投入保育工作的非洲和亞洲,男性提交的贈款申請是女性的三倍。類似的分析將使所有提供獎助的組織受益,以確保它們正在竭盡全力促進申請人中的性別平等。我們自己的回應是共同努力,向這些地區的婦女募集更多申請。強調女性保育人士的重要貢獻,將激勵更多女性投入此領域。與此同時,我們需要鼓勵學校和大學招聘和支持考慮從事保育工作的女性。

問:科技雜誌《連線(Wired)》在5月份刊登的一篇文章中,您稱自己為「樂觀的保育工作者」。是什麼讓您保持樂觀?

答: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因為我們知道保育是有效的。每天,我們都會更了解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保護這個世界。毫無疑問,光是我們的人口就讓大自然正遭受挑戰。儘管如此,大自然並沒有死亡——它只是需要我們的幫忙。


在野放前,穆巴拉克對一隻綠蠵龜進行腹腔鏡檢查。

當我快被我們面臨的艱鉅挑戰壓垮時,我喜歡這樣思考:這個星球上有78億人口與100億個物種。只要在每十個人中,培養出一個能保護潛在瀕危物種的人,那我們就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所以持續關心議題、保持好奇心,並且將這些能量投注在好的事情上。相信我,投身於保護自然的人,超乎想像的多。與他們聯繫並以某些方式參與其中,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本文原刊於2021年8月30日,當時尚未舉行主席投票。穆巴拉克已在9月8日確定當選IUCN新任主席。

※ 本文轉載自Mongabay中文網〈拉贊・穆巴拉克:「環境保護需要更多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