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青竹絲 | 環境資訊中心

赤尾青竹絲

2021年10月01日
文、圖:黃裕文

生存是看不見的手抓著
從遠古和今日兩端
慢慢施力
拉我們成線形
所以長時間彈回
彎曲的身影
迂迴的路徑  

綠一旦穿上身
乍看之下
存在就非常葉子了
只差多出伏擊
和防衛
那是向明天蜿蜒
難免的劇情  

是環境蓄積了
足夠張力
才產生完美毒牙
與吐信
頰窩還是那麼有感於熱
有感於人類無感的氣候
微妙變遷  

如果可以,寧願不留
行跡與吻痕
磚紅的尾纏繞
一種假設:
這世界依然應允
一窩窩胎生的爬行
故事,繼續接龍

作者

黃裕文

常常翻過身去,落地時已站成一棵樹
但世界總是太快,接不住
慢慢長的葉子,慢慢掉的花

打狗人,秋天生。高雄市福山國中教師、地球公民基金會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