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的最後四個夢 | 環境資訊中心

黑熊的最後四個夢

2020年12月20日
文:黃裕文

森林熟睡著
在沒有鋸子、沒有輪子
密集切割的歲月
藤牽蕨附,野果香甜
巨木的鼻息露濕霧重
深山鶯滴落了囈語
那是牠和從前從前
一起沉浸的夢

而後牠驚醒
在暴雨傾注的夢境
土石滾動推擠
山解體變形
樹木流淌
溪流紛紛出走
走上荒廢許久的舊路
走出許多新路

下個夢牠沒流淚
胸前弦月掙扎扭曲的
又一個夜
群樹環繞成黑布覆身
卻包紮不了獸鋏鉗住的
怒紅傷口
扒開蜂窩的記憶
正式跟右掌告別

有鼻吻潮潤,觸背謹慎輕柔
與母熊分開後
久違的氣味
她在哪裡築巢過夜?
腳趾呢?
也遇到會咬齧的……藤? 
好多疑問像蠅
飛聚在癱軟的夢

終於抵達不能更疲累的身軀
牠爬出自己
人立而望
嗅不到任何去向
只一次次目睹
同樣的困惑憤怒痛楚
原地重演
牠倒數過的夢


台灣黑熊。圖片來源:林務局

作者

黃裕文

常常翻過身去,落地時已站成一棵樹
但世界總是太快,接不住
慢慢長的葉子,慢慢掉的花

打狗人,秋天生。高雄市福山國中教師、地球公民基金會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