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足球跟氣候、碳排的大小新鮮事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新聞

那些足球跟氣候、碳排的大小新鮮事

2022年12月06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鍾友珊、陳文姿 編譯;許祖菱 審校

四年一度的世足賽開打,球賽頻頻爆出冷門,熱門球隊紛紛離場。有人將原因指向於球員心理因素,但也有人歸於天氣太熱。但是,足球與氣候的關聯可不僅於此。你知道戰術、賽程會因為天氣而調整,但你好奇未來有多少球場泡在水中,世足賽會產生多少碳排嗎?足球界又如何看待氣候變遷?

2HN2P6H

英格蘭後衛本梅(Ben Mee)(左)加入布倫特福德隊後,就透過資助種樹等行動去抵銷他的碳排。而布倫特福德隊也以永續為由,本季沒有發布新的主場球衣。圖片來源:Brentford fc

愈努力愈昏頭?戰術要跟著氣候調整

英國樸茨茅斯大學(University of Portsmouth)人類與應用生理學教授提普頓(Mike Tipton)在今年世足賽前告訴《路透社》,在極端高溫下比賽不僅會影響球員的生理機能,對心理層面也會產生影響。天氣很熱的時候容易誤判,球員可能決定加強訓練,反而加速熱昏頭。

提普頓說,在高溫環境下,教練需要改變戰略,放慢比賽的節奏。在南歐或南美這些較熱的國家打球,如果讓球員90分鐘都拼命跑,身體會不堪負荷。

但在這次的世足賽要煩惱的卻不是這個。大會在比賽場地都裝了空調,反而因為吹冷氣讓多名西班牙球員感冒,算是另類的氣候調適問題。

熱到看球都有風險

今年世足賽由卡達主辦,為了避開夏天酷熱,比賽延後至11月開踢,創下史上首次的紀錄。

卡達的酷熱在預料之中,但今夏歐洲的熱浪就不在預期中了。英國今年7月19日創下史上最高溫的40.3°C,極端高溫導致火車軌道彎曲而停駛。《BBC》報導,當週英國對上西班牙的比賽前,早上的訓練時間提前一小時以避開高溫。另外,考量到球迷要在40°C下前來球場,萊頓東方隊與樸茨茅斯隊的友誼賽在賽前一天決定改為閉門賽。

國際足協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上首次引進了補水暫停,在比賽的第30分鐘和75分鐘暫停比賽,讓球員補充水分。英超在2015年也有過補水暫停,卻遭到球迷噓聲和抵制。今年8月的熱浪中,英格蘭足球聯賽(EFL)重新啟動補水暫停,在賽間增加補水時間。

圖片來源:FIFA

世界盃足球賽吸引球迷前往不同國家感受現場氣氛,碳里程也跟著上升。圖片來源:FIFA

OH NO!沒有球場怎麼辦

你可能看過2050年海平面上升,沿海地區被海水淹沒的模擬跟報導,球場自然無法倖免於難。美國體育媒體《運動員》(The Athletic)根據一份氣候團體與和體育組織2020年聯合發表的研究指出,未來30年內,英超與英格蘭足球聯賽的92支球隊中,近1/4隊伍的球場會淹水或淹沒。有些球場雖然不會被水淹,但你可能要搭船才能抵達球場。

相對地,也有球場在設計時已考量到極端氣候,或為此改建。學術團體「運動生態組織」(Sport Ecology Group)舉例,美國德州的全球人壽球場(Globe Life Field)的屋頂可減少運動員在夏季高溫中出賽被熱昏的風險;邁阿密的馬林魚球場(Marlins Park)的設計則能抵禦超級強風。以上兩個都是棒球場。

那麼,四年一度的世足賽會有多少排碳?

辦一場世足會增加多少碳排?2018年的俄羅斯世足賽產生了200多萬噸的二氧化碳——接近46.5萬輛車行駛一年的排放量。

今年卡達對外宣稱,要辦場史上第一的碳中和世足賽。卡達為此設置800MW的太陽能電廠以提供場館用電,賽後也可持續發電。場館採低能耗、可回收建材等設計,並且大量植樹。

碳排多少要等賽事結束後實際計算後才知道。預期最後結算還是會產生碳排,大會將購買碳權來抵銷才算碳中和。當然,也有人質疑實際情況並未如大會方所宣稱的環保。

圖片來源:FIFA

今年卡達主辦世足賽,決定開啟碳中和首例。圖片來源:FIFA

足球產業貢獻多少碳排?

隨著球賽在全球展開,運動員的飛行里程也節節上升。根據《運動員》,曼聯的季前賽航空排放約1800噸,相當於大約350戶家庭每年的用電量,這還不含球員的住宿飲食等碳排。

不過,運動員的碳足跡跟足球產業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永續組織「為未來而踢 (Football For Future)主席古伯拉特(David Goldblatt)指出,球鞋製造、球迷觀賞賽事的交通往來、興建場館用的水泥等等,這些才是碳排主要來源。

此外,足球界也瘋「快時尚」,每季紀念球衣不斷推陳出新,從生產成本較低的國家運往世界各地,這些也貢獻不少碳排。

超越45%的影響力

話說回來,又有哪個運動能像足球這樣凝聚全世界注意力?即便不是運動粉絲,每四年也會當上一次足球迷。據國際足球總會(FIFA)統計,共35.7億人觀看了2018世足賽的轉播。11月世界人口才剛破80億。換言之,約有全球45%的人看了世足賽。如果不算入四歲以下兒童,這比例將會過半。

格連森林(Forest Green Rovers)是全球第一支素食職業球隊,它在2017被FIFA評為為最環保球隊,不僅球場由再生能源供電,連球場上的草也是永續的。球隊主席文斯(Dale Vince)說,我們有上億球迷,我們可以向球迷傳遞環保概念,讓他們成為環保的粉絲。

英國職業足球隊雷丁(Reading)今年夏天把氣候變遷穿上身。新推出的球衣以代表「地球暖化條紋」的紅藍條紋設計,每一條條紋代表俱樂部自1871年成立以來的年均溫。球衣也是以回收塑膠瓶為原料製成。而布倫特福德(Brentford)隊更直接,以永續為由,在本賽季沒有發布新的主場球衣。

313876081_5662741080439989_2928424952265463648_n

Reading球員穿著今夏的氣候變遷球衣上場打球。圖片來源:ReadingFC臉書

FIFA與歐洲足球聯盟(UEFA)正在制定足球組織的環境政策,德國甲級足球聯賽也在5月通過決議要加入能源、用水等環境標準。足球的頂級影響力將帶來什麼改變?正如世足賽一樣,讓人充滿期待。

作者

許祖菱

大學就讀傳播學系,現在是文字/影像/翻譯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