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用水、烏腳病與八色鳥保育? 戮破湖山水庫的謊言 | 環境資訊中心

民生用水、烏腳病與八色鳥保育? 戮破湖山水庫的謊言

2005年03月09日
作者:李根政 (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

3月5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曾刊出方偉達先生所寫之「台灣八色鳥,何處是家」一文,其核心觀點主張水庫興建與八色鳥保育並不衝突,認為可以透過人為營造適合八色鳥的棲息環境,同時以雲林人至今飲用地下水有得烏腳病之疑慮來強化建水庫之正當性。對於此一似是而非,根據錯誤資料而產生之論述,筆者回應如下:

一、湖山水庫自1997年環評初稿完成至今已歷8年,其開發目的是為提供雲林離島工業區之用水,根本不是民生用水。然而,開發單位在保育團體不斷質疑下,不得不改口,對外的說詞不斷更改,一會兒說是為民生用水,一會兒又說是為了防止地層下陷,這些說詞無非只是強化建水庫的正當性,這從雲林離島工業區又要新增台塑之大煉鋼廠與八輕,可得明證,如果不蓋新的水庫,這些每日動輒數十萬噸水的高耗水產業,水要從那裡來?

二、雲林的自來水的確多數引用地下水,然而,政府在興建集集攔河堰本就聲稱每日將供應雲林民生用水20萬公噸,如果此一承諾沒有跳票,20萬公噸恰好等於目前的民生用水量,除非集集攔河堰把水都給了台塑六輕,否則就民間所知,雲林的林內淨水廠已屆完工階段,如果能開始運轉,已可解決雲林人長期飲用地下水的問題。

三、方文聲稱雲林人至今飲用地下水有得烏腳病之疑慮,此一說詞筆者從開發單位與雲林縣府耳聞多次,但這一說詞更為荒謬,筆者查閱2003年國民健康局之資料顯示,目前烏腳病最嚴重的地區為台南、嘉義沿海一帶,其患者人數分別為128與69人,而雲林縣僅3人,而且這3人可能還是從嘉南一帶所遷入者,也就是說,為了要解決烏腳病,所以不得不興建湖山水庫,完全是一派胡言。

飲用含砷地下水導致烏腳病的案例,的確在1958年後,曾盛行於嘉義縣布袋鎮、義竹鄉及台南縣學甲鎮、北門鄉等地,這些沿海地區由於居民鑿深井直接飲用地下水,因地下水含砷(與沈積層地質有關),長期飲用而罹患烏腳病。1965年台灣省政府開始實施該地區改善公共給水計劃,1971年第一期烏腳病防治計劃,發現「在流行地區裝設自來水後,新患者發生比率與五年前相比,減少72%。」(衛生署)故只要不直接飲用地下水,即能避免對身體健康產生不良影響。同時,依據民國2002年底省自來水公司統計,雲林縣自來水普及率達94.96%,估計只要每日增加1.27萬噸自來水即可達100﹪供應自來水,為何雲林縣府至今不為?

開發單位聲稱湖山水庫與集集堰並聯應用可增供69萬噸的水,常理判斷,與這1萬多噸之新增民生用水需求根本不成比例。

四、學界目前有部分人士,正想盡各種辦法要為建水庫背書,包括出面主導所謂的八色鳥復育計畫。然而,湖山水庫預定地不只有八色鳥保育的問題,根據開發單位最新的調查資料顯示,本區擁有維管束植物316種;鳥類81種,包括全世界已知分布密度最高的八色鳥,以及2種一級保育類鳥類藍腹鷴與朱鸝,12種二級保育類等;哺乳類共11科22種;爬蟲類8科32種,其中包括二級保育物種食蛇龜、斯文豪氏游蛇等8種;蛙類5科21種(全台蛙類僅31種),包括褐樹蛙、史丹吉氏小雨蛙等6種二級保育類物種,如果八色鳥需要保育計畫,為何上述珍貴的動植物不需要保育計畫?

更且,至今各項生態資源的調查仍存有嚴重疏漏,一開始是2000年完成的環評報告書定稿本隻字未提到「八色鳥」,今年,保育團體又揭發漏列圓葉布勒德藤、蔓蘘荷等珍稀植種以及巴氏小雨蛙等,凡此事證,顯見本區域之生物多樣性、歧異度非常高,堪稱低海拔生物寶庫,極需政府加強保護。

環境一旦破壞即不可逆,最好的保育就是保護原有的棲息地,而非破壞後再人工營造,除非開發單位能證明,人類有辦法複製一座完全一模一樣被毀掉的森林生態系,而且台灣有一塊處女地可提供營造;除非水庫的興建攸關人民的生死存亡,否則政府有什麼權利為圖利資本家,而破壞了台灣低海拔的生物寶庫與珍貴地景,另外,最難評估的是九二一地震後,該區的環境已產生極大變動,數條斷層帶都在水庫或攔河堰附近,許多學者已強烈呼籲應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與政策評估,如果政府一意孤行,只是證明執政者完全站在資本家一方,違背人民、世代之公義,民間將動員最大能量阻止此一大破壞之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