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土地和人民的未來 重新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為土地和人民的未來 重新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

2005年03月17日
作者:李根政(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

2005年初春的台灣,面對政府的重大公共決策,從基層的人民、組織、到民意代表、地方政治人物,普遍瀰漫著一股無力感。

筆者一趟竹山、雲林之行,有幾句來自草根人民對當局的評論與無奈話語,令人刻骨銘心,其一是「國民黨是賣材,民進黨是賣砂石」,指陳國民黨砍盡原始森林之良材變賣現金,民進黨政權則挖取砂石,造就新黑金體系,此一指控是否屬實,有待民進黨主動自清,但兩黨主政下,所有政策都是在耗竭台灣土地最原始的資源,無有差異,卻是事實。

其二是「湖山水庫、桶頭堰一定會蓋」,「台塑大煉鋼廠、八輕一定會興建」,「政府要做的事,我們不可能擋得了」。仔細玩味這幾句話,除了一股民間社運失敗主義的氛圍外,更令人心痛是這背後所代表的政治意涵,當人民完全無從置喙與自己息息相關的重大公共決策時,這樣叫做民主國家嗎?當政府施政完全以資本家的利益為最上位考量時,怎還有資格叫做全民政府?過去,為了雲林的離島工業區,國民黨政府已興建集集攔河堰,公然以全體納稅人的錢興築水利工程,再持續以超廉水價輸送給台塑企業,如今湖山水庫同樣是為了台塑的大煉鋼廠、中油的八輕而來,這些開發案有一個共同的邏輯,那就是受害者通常就是當地的農、漁及一般住民,而受益者則集中於少數資本家,外加分食資本家碎屑的小商人,以及還不知道會從那裡招來的工人。

集集攔河堰建立後,讓水利單位掐住台灣第一大河濁水溪的咽喉,得以分配南北兩岸的用水,最終目的是以專管直送,保證台塑離島工業區的用水不虞匱乏,然而,當時許諾攔河堰旁的人民的回饋支票,幾全數跳票,設計巧妙的排砂道,遇上颱風時節排山倒海而來的砂石,全然破功,於是疏濬成例行公事,砂石外加黑道橫行,沿線人民苦不堪言,集集堰的殷鑑不遠,叫竹山鎮民如何相信在清水溪興建的桶頭堰(此堰之水將輸送往湖山水庫)不會有此惡夢?921地震後,清水溪的上游震出一個新草嶺潭,然而桃芝颱風後被土石填掉一半,敏督利颱風將之全數填平,專家估計,清水溪的上游至少累積了1億2,000萬立方公尺的土石,難道這些土石會憑空消失?難道位於草嶺潭崩塌區下游的桶頭堰不會變成攔砂壩?竹山人痛陳,台灣第一大河在彰雲大橋到濁水溪之間,如今每年斷流時間超過9個月,可預見的,湖山水庫─桶頭堰也將榨乾清水溪,政府可曾計算其間的生態損失?資本家又何曾付出代價?「生雞卵的無,生雞屎的有」,這是在地人民對水利工程與工業進駐的普遍心聲。

雲林縣反六輕最力的林源泉議員,曾生動描繪六輕進駐的三部曲,充滿血淚心酸,第一部曲為籌備階段,漫天承諾,要蓋護專、長庚分院、養生村,可帶來多少就業機會云云,資本家和政府聯手營造一個工業城的美好願景,換取人民支持;第二部曲是填海造陸及造廠階段,大量工人進駐,附近特種行業蓬勃發展,土地價格被炒作,原本一公頃土地僅市值300萬,飆漲數倍達千萬元,部分漁民開始超貸轉投資,此時出現一片海市蜃樓的繁榮假象;第三部曲,運轉之後,公害糾紛開始出現,空氣污染每日如影隨行,漁業的損失由於欠缺長期監測比較,往往變成羅生門,僅少數明確個案獲得賠償,醫院、護專則始終停留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就算真的來了,麥寮、台西人也未必就有利可圖,此時地價下滑,漁民負債無力償還,而恰巧大煉鋼廠、八輕進駐,徵收漁塭消息傳來,可憐的漁民竟盼望靠徵收了卻一身債務,甘願土地交給財團,至此,不到10年間,空氣、土地、賴以維生的產業、土地全數拱手交付資本家,至於未中此一圈套下的漁民,由於工業區的興建讓麥寮的海岸消失,海岸變成台塑私有1,變成了沒有海岸、失去海的漁民。

但受害的不只是麥寮、台西人,為了在海上填築陸地,台塑每日抽取的海砂,不僅完全免費,而且完全不必對後果負任何責任,學者邱文彥(2000)2曾指出:「如果到海岸沙灘採沙,極有可能被告以竊佔罪,因為這時海岸就是『國有土地』了,但台塑六輕每天造地三公頃的速度,成千上萬噸的海沙毀了多少魚蝦貝類棲地、消滅多少浮游生物,減損了漁業資源,讓附近海岸嚴重侵蝕,卻不需繳交一文錢」,目前,嘉義沿海外傘頂洲每年正以40至70公尺的速率消退,咸信與集集堰的興築,以及台塑抽砂造陸有直接關係,外傘頂洲的消失,將使得東石、布袋、鰲鼓一帶,失去屏障,一遇暴潮甚至大海嘯,則直接衝擊,無有緩衝,試問這些社會成本,又該誰來負責?

在民進黨執政邁入第五年之際,執政者在拼經濟的大帽子下,從經發會開始便毫無掩飾地與資本家更緊密的站在一起,不斷推出破壞土地、生界,圖利財團的法案與開發案,而該黨的政治人物只剩下選舉時看板上莫名所以的「堅持」,但我們不知道其還堅持些什麼?高喊「改革」,但從不知道他們要改革些什麼?更荒謬的是除了「愛台灣」的口號,再也提不出任何前瞻的政治理念,當面臨中央政府扭曲民主程序,強行推動重大的破壞工程,政治人物往往以民意風向球來決定反對或支持?等而下之,更直接加入分贓體系,一同荼害生靈,凡此種種,憑什麼要人民支持他們?

筆者不得不稱目前的政府為一「新威權體制」,執政者和財團壟斷決策體系,罔顧人民和子孫未來,荼毒土地生界,政治家族、政黨則為其護航或分贓,現今,如果台灣人民再不站出來,展現人民的意志,反對湖山水庫、桶頭攔河堰、台塑大煉鋼廠、八輕等這幾項指標性的破壞案,將使得這塊土地和得來不易的民主一同沈淪。

 

註1:台塑擁有私人海岸、港口是完全違反了土地法第十四條「海岸一定限度內之土地,不得私有」的規定,但民進黨政府還是給了台塑特權。

註2:邱文彥,2000。〈海岸開發應兼顧公平正義原則〉89年8月23日,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