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石伯的蓮花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阿石伯的蓮花田

2004年08月20日
作者:王晴玲、朱孝權 (公共電視記者)

 盛夏,正是睡蓮綻放的季節。台北縣三芝鄉的一大片蓮花田,池中蓮花朵朵盛開,蓮花田的主人阿石伯忙著採收蓮花。蓮葉下,是另一個熱鬧的世界──7、8月是台北赤蛙的繁殖期。多年來台北赤蛙與阿石伯一起仰賴這片蓮花田維生,也激盪出一段產業發展與生態保育共存的動人故事。

76歲的阿石伯在三芝種植蓮花田。 台北赤蛙體長不到4公分,屬於小型蛙類。 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林華慶組長投入赤蛙保育工作。

農藥造成生態環境惡化

1908年,美國博物學者在八里發現1種體型瘦長的赤蛙,身長不到4公分,綠色的背,體側兩條金黃色的滾邊,叫聲不像一般青蛙響亮,反而像蟲叫一樣細小,學者將牠命名為台北赤蛙。過去台北赤蛙廣泛分布在台灣西部低海拔的溼地中,但是近10年來,農藥的使用與建設開發,造成生態環境惡化,台北赤蛙本來帶狀的分布縮小到只剩下4個棲息點:台北三芝、石門;桃園龍潭、楊梅;台南官田;屏東內埔、萬巒。

一束束美麗的蓮花是阿石伯的收入來源。點狀的分布對台北赤蛙來講是相當危險的,因為不僅面臨基因的同質化,一旦環境遭遇重大變化,更有可能完全消失。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林華慶組長意識到台北赤蛙的危機,在2000年完成台北赤蛙的調查研究後,發現三芝阿石伯的蓮花田是台北赤蛙重要的棲地,因此積極與地主阿石伯溝通,希望他不要在蓮花田中使用農藥。

但是種蓮花種了25年的阿石伯,根本無法理解這群保育專家的想法。阿石伯認為,不噴農藥怎麼行,萬一蓮葉被蟲子吃光,蓮花無法順利成長,收入不就泡湯了。有好幾個月,阿石伯完全不理會動物園林華慶組長,對於他們的建議更是充耳不聞。

經濟與保育不一定是二元對立

有人建議,動物園乾脆把那塊地租下來,不就解決了台北赤蛙的危機,但林華慶認為,這不是解決的辦法,他要走出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育相互對立的死胡同。正當陷入膠著時,專門輔導農民從事有機耕作的慈心基金會,加入了這個赤蛙保育計畫。慈心基金會承諾,只要阿石伯不繼續使用農藥,就答應在賣場內販賣阿石伯的蓮花。

阿石伯原本半信半疑,但親自到慈心的賣場走一遭,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人支持不用農藥的有機生產。慈心基金會在賣場內貼出了大大的「買蓮花救赤蛙」的牌子,吸引許多人認同台北赤蛙的保育計畫,願意花錢買不用農藥但是花朵小一點的蓮花,挽救台北赤蛙的生存空間。

推廣有機農產的慈心基金會加入赤蛙保育計畫。       經濟與保育不一定是二元對立,阿石伯的蓮花田不用農藥後,台北赤蛙得到了生存空間,阿石伯同樣也可以靠賣蓮花而有穩定的收入來源。

這一段曲折的台北赤蛙保育計畫進行了4年,今年阿石伯蓮花田裡的台北赤蛙數量明顯增加,阿石伯也沒有因為停用農藥而讓賣花的收入減少。誰說經濟與保育一定得站在天平的兩端?阿石伯的蓮花田,見證了只要有心,人與環境及其他生物可以和諧地共存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