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峰湖寓言――與孩子分享自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翠峰湖寓言――與孩子分享自然

2007年11月18日
文字:孟琬瑜;攝影:陳理德

前往翠峰湖環山步道的那個早晨,像一則童話寓言。

清晨在翠峰林道14公里處觀日出,小咕嚕發現一株開著白花的小白頭翁,果實帶著一抹深紫紅色,狀似楊梅成熟的紫紅色果實。小咕嚕似乎想起了懸鉤子酸甜滋味的回憶,彎下腰想採來吃。我們告訴他這是另一種不同的植物,採了一顆已經成熟爆開的小白頭翁果實讓他拿著玩,也教他散開那些帶著白色棉絮的種子,任它們隨著風到處去旅行。

翠峰湖

早餐後收拾好行囊,又循翠峰林道來到翠峰湖畔,沿著平元自然步道環湖。

小咕嚕一路嘀咕著要採「早上那種果實」,讓種子去旅行,一面又念著說要採懸鉤子來吃。不久,地上果真出現了許多伏地的懸鉤子;只是,在這個季節懸鉤子都還在開花,要去哪裡找果實呢?

盛開的台灣龍膽像是天藍色的星子,躲在草叢間眨巴著迷人的眼睛,引不起他太多的興趣;結實纍纍的高山白珠樹,咬一口散發淡淡蘋果香,但近似牙膏的一點苦味卻讓小咕嚕拒於千里外;看來懸鉤子在他心目中是無可替代的。

我只好安慰他:「走走看吧,說不定真的有幾顆比較早結果的懸鉤子喔!」 「我們一起去發現有沒有!」

在一個小山丘處,環山步道與平元林道岔成兩條,分道揚鑣。越過小丘,環山步道鑽進茂密的闊葉林。林下的路潮濕而泥濘,樹根、倒木、鋪地的落葉儲存了前一日的午後對流雨。阿德還在這裡跟小咕嚕說了一個「森林是水的故鄉」的典故。

以廢棄枕木鋪設的棧道

行走在以廢棄枕木鋪設的棧道上,小咕嚕又沉浸在「開火車」的趣味裡了。

蓊鬱的樹林,讓環山步道遮蔽良好,彷彿是一條無止盡的綠色隧道,緩起緩降,帶領我們走向未知世界。小咕嚕突然想起了電影《龍貓》裡小梅跟著小龍貓鑽進灌木叢形成的綠色隧道,發現大龍貓居住的大樹洞。這樣的未知帶著些許冒險的興味,連我都覺得大龍貓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從森林一端突然地冒出來。

作工精巧的原木棧橋橫越溪谷  引不起小咕嚕的興趣

枕木消失不久,泥濘的路面又出現了一塊塊樹幹的橫切面。一步一踏間,空氣裡散逸著木材的清香。這片繁茂的闊葉林完整地封存了木材的香味,一路走來呼吸吐納多了一份神清氣爽。就連工人鋸木留下的木屑也不遑多讓,香味撲鼻。

離開又長又彎的綠色隧道,步道的視野變開闊了。作工精巧的原木棧橋橫越溪谷,引不起小咕嚕的興趣;一樹艷紅的莢迷果實、一條清澈的潺潺小溪,也只帶給他短暫的喜悅;他還是念念不忘酸酸甜甜的懸鉤子。

我們在觀湖平台停下來慢慢地享用著午餐。兩年多前來到此地,小咕嚕還不會走路;現在已經又蹦又跳地,很會講話、也會自己跟植物和小昆蟲玩耍了。

念念不忘酸酸甜甜的懸鉤子此行的目的為何?對我們一家四口應該會有不同的答案。阿德可能是想更深度地認識他結識多年的太平山和翠峰湖,也可能是想將翠峰湖的千姿百態與兩個孩子的天真笑容攝入鏡頭。小咕嚕毫無疑問地是想採懸鉤子吃。小瑀魚呢,只要跟著我,是睡著或醒著,都覺得心安無比;嬰兒的認知裡面,自己跟母親是一體的。而我呢?是想回味翠峰湖過去的記憶嗎?是想在行走間經歷或撿拾些什麼嗎?還是只想看看山、呼吸一下中海拔的氣息呢?

很多人會說:「哪裡哪裡喔……我去過了。」但是我覺得,許多地方真的值得一去再去,在不同的季節、一天當中不同的時間、在不同年紀的你、與不同的人、懷著不一樣的心境……怎麼能說已經完全了解它了呢?如果有一天真的完全認識它了,大可以把它放掉,讓它成為心中一團美麗模糊的殘影。

離開觀湖平台的步道十分平坦,似是以往鋪設運材鐵軌的路段,步伐自然地輕快起來。就在步道終點前20公尺,阿德叫著小咕嚕,原來他真的發現了懸鉤子!一顆顆鮮紅欲滴的果實隱身在草叢間匍匐著。小咕嚕心滿意足地接手過去,忙不迭地往嘴裡塞。

此情此景,是不是像個寓言故事?如果小咕嚕剛開始就放棄,那麼他嚷了好半天的懸鉤子是一定遇不到了。

就像我在12年前的能安,以為自己無法負荷肩上沉重的行囊,在第二天的午後雷陣雨過後就想放棄了。若不是半路上阿德的鼓勵,我大概不會擁有狼狽抵達白石池後豁然開朗的無盡喜悅,以及後面跌跌撞撞卻精彩無比的每一天路程, 也遑論與山結下深厚的情誼。至今,我仍覺得那一年能安的風景在我心頭熠熠發光。

呼吸一下中海拔的氣息

最甜美的果實果然是在終點處等著你。我不知道這個年齡的小咕嚕能夠理解多少?但我暗自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從跟著爸媽爬山領悟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