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兔有搗不完的藥─藥草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玉兔有搗不完的藥─藥草篇

2007年09月21日
作者:張曉慈

香草園;照片提供:張曉慈。中秋的圓月上,或可看到明亮中夾雜的陰影,在千年以前的老祖宗眼裡,那正月兔搗著長生不老藥的身影。

雖然太空人登上月球,破除了先人的想像力,但月兔石臼裡的藥草,卻從歷史中流傳至今,成為中國自然醫學的養生食源。

藥草,來自大地的醫生

居家藥草;照片提供:張曉慈。如果動物生病,牠們會到土地中自尋解藥。人類自然也被賦予了這項能力。老祖先從神農開始,便懂得從植物中找出土地和人體關聯的秘密,這些流傳下來被驗證了保健效果的藥草,就像是來自土地及自然的醫生,讓我們身心得到最自然的治療。

老一輩的人,還懂得在田裡山邊摘取青草藥使用,但現代的年輕人,要能認得還未烹調前的蔬菜,就該偷笑了。藥草,不,應該說是植物,已經隨著科技文明,離人類愈來愈遠了。

保健為主,切勿當「藥」食

儘管回歸自然的潮流把藥草重新帶了回來,但它們已不再是一種「生活物品」,而常是被誇大誤用的「藥品」。有人聽信偏方,誤吃了毛地黃、大花曼陀羅而中毒;坊間流傳著番瀉葉的減肥功效,就有許多人因此脫水、傷肝;甚至為求療效,在長期食用中草藥下影響了肝腎功能,一輩子都必須洗腎。

藥草雖來自天然、藥性溫和,但千萬別因這樣就過度依賴、食用過量,反讓藥草的功用轉成負面影響;而來路不明的藥草,甚有重金屬和農藥殘留的疑慮,更可能讓身體接受更多的毒。藥草雖有藥性,但我們對「藥」的態度本來就該謹慎,最好得在專業醫療指示下使用,否則淺嚐即可。

認識藥草,不妨來栽種

不得不承認,植物是上天最巧妙的傑作!有些植物味道鮮美被當作了糧食;有些花葉型色出眾是最美的裝飾;而那些滋味苦澀、外表雜亂的植物,卻很有可能是身體的最佳解藥。

香樁;照片提供:張曉慈。現代人種植物,有的愛栽花、有的愛種菜,但正因每種植物都有它獨特的任務,不妨就讓院子裡也來點藥草植物吧。喜歡芬芳繚繞的,飄洋過海來的香草如迷迭香、薰衣草、百里香……,是西方的藥草;可當調味茶飲的魚腥草、仙草、雷公根……,則是台灣常見的傳統藥草。當然你也可以挑選土肉桂、台灣百合、台灣萍蓬草……這類可藥用者,為台灣原生種植物多保留空間。透過栽培、觀察、摸觸、聞香,相信你會更認識且珍愛這些香藥草。

而它們獨具的香氣以及滋味也十分實用。剪下一株薄荷便可泡茶;摘下香椿葉,料理的味道更香了;除了飲食,還可以調製天然的清潔、保養品,而且自家栽種的,也可確保無毒無污染,用起來更安心。

藥草生技產業當紅

在自然與養生的風潮下,藥草也從田裡紅到生技產業。從早期的靈芝、金線蓮等單一作物研發,現在的藥草更成為大規模的重點農業發展,如雲林的水林鄉即以大規模的藥草田為特色;台東近年也打著藥草的故鄉名號來推廣藥用植物;嘉義在2006年更成立國內首座香草藥草生物科技園區。就如國外精油與芳療的發展已臻純熟,讓香藥草可以變成高度經濟作物,台灣也逐漸看重藥草的生技發展。

肥皂,藥草的另種出路

仙草;照片提供:張曉慈。藥草可以吃這無須多談,現在連肥皂也有標榜以本土青草藥製成的,樸實的外觀和清爽的香氣,可把看膩的精油皂給比了下去。

這肥皂也有個本土名字,它叫阿原,是江榮原的綽號。剃個小平頭的他外表樸實,談起話來卻充滿誠懇與哲學氣,就跟他的肥皂一樣。阿原靠著愛喝茶找出來的礦泉水,結合中醫老師的配方,再取材鄉野間的藥草、有機農產和好品質的橄欖油、精油、密臘等,在室溫下風乾三十天,做成一塊塊新鮮活皂。

野地裡剷也剷不完的咸豐草、馬櫻丹,藏在山野間的左手香、艾草、魚腥草、抹草、紫草根……,在阿原眼中都是大自然賞賜的珍寶。早期還請萬里的鄉親上山採藥,隨著用量日增,加上擔心農藥殘留的問題,現在他租下陽明山的三甲田地,用有機方式栽培各種所需的藥草,自實其力地發展出愛身體也愛土地的藥草事業。

為了不把藥草當藥看,或許我們該稱「保健植物」。多了解每種保健植物的本質,善用但淺嚐,它自會幫助保護身心健康、增添生活樂趣!我們也能從中重新發現大自然的智慧、體會人與自然密不可分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