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雪山翠池 清幽飄渺的冰河遺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走進雪山翠池 清幽飄渺的冰河遺跡

2007年10月04日
文字/攝影:紫秋千

翠池 (文字/攝影:紫秋千)

翠池遠征軍

1號圈谷 (文字/攝影:紫秋千)西元1931年,日據時代的博物學家鹿野忠雄3度由不同路線,登上雪山,望著從腳下延伸過去的圓弧山谷,這不就是冰河推移過程中所產生的冰斗圈谷嗎,他記下了編號NO.1的雪山圈谷,而更往後走發現也更多,後來斷斷續續的,整個雪山地區被鹿野忠雄紀錄的高達35個。

其中的7號圈谷,也就是台灣最高海拔的高山湖泊—「翠池」。

離開主峰後,我們這群翠池遠征軍開始往前挺進,當到達北稜角前的冰蝕啞口時,望著這一瀉千里的碎石坡,真令大夥有點傻眼!

這樣的路該怎麼下去啊?

往回看 (文字/攝影:紫秋千)玉山卷耳 (文字/攝影:紫秋千)陡下坡  (文字/攝影:紫秋千)

走在前頭的隊友問說,確定是這條嗎?我指著遠方紅色一丁點的翠池山屋說,是啊,目標就在那裡,我們中午就到那裡休息,保證一定有水。

 踏入登山領域以來,翠池一直是我很想拜訪的聖地,此趟雪山行會多排一天,正是為了她!

眼前如溜滑梯般的急陡坡,石塊由小而大,路跡時有時無,並不易辨識,真怕像昨天忽然來陣午後雷陣雨,那該怎麼的回去?行進之間,我不斷回頭仰望這壯觀的碎石坡,讚嘆大自然的神奇。

這裡處處都是冰河留下的遺跡,其中翠池正是冰坎阻攔高山雨水形成的冰斗湖。昨晚在三六九山莊的某嚮導,對於翠池的不屑與狂傲,我早已打定要用鏡頭拍下翠池的美,而那夾雜在杜鵑林下的「玉山卷耳」,正昂首綻放著,讓我領會到一個登山者該有的謙卑之心。

全台最高的土地公廟

玉山圓柏 (文字/攝影:紫秋千)一番折騰後,兩旁的景觀也開始不同,樹林越來越密;玉山圓柏展現其魅力,幻化出各式各樣的姿態,以一種頭頂穹蒼之姿,展現出我已歷經寒霜雨雪的傲氣。這裡都是千年以上的玉山圓柏,是台灣面積最大的原生純林。

行至翠池前,有座小巧的土地公廟屹立於此,不論寒暑的守護著過往的山林遊子。

在玉山西峰有座山神廟,那裡海拔3518m,而雪山翠池這裡的海拔是3520m,所以這座土地公廟篤定是全台灣最高的廟。

土地公廟 (文字/攝影:紫秋千)以前總認為丹大林道海拔2374m的海天寺是最高的廟宇,但真正在行至更高之處後,相對視野也延伸,看的更遠。

但我想,祂應該算是香火最少的一座,畢竟此地也只有登山客與國家公園相關巡山人員才會來,而且祭品也很簡俗,最常看到的應該是香煙吧,眼前還擺上黃長壽的呢,那是我阿公那個年代最常抽的煙。

有趣的是,祭桌上還放了個打火機,意思說若無人來,就請土地公不要客氣,自己動好了,畢竟這可連初一、十五也還不一定會有登山客造訪呢!

翠池山屋 (文字/攝影:紫秋千)遠望碎石坡 (文字/攝影:紫秋千)翠池 (文字/攝影:紫秋千)

我坐在翠池旁,沉浸在如此靜謐的氛圍中,翠池散發出一種靈氣,池水之甘甜無法用文字所形容,大抵是經過石塊的重重過濾,再加上高海拔之低污染,喝完隊友泡的茶後,我竟就在山屋前安穩的睡去。

這童話般的仙境,讓我午休了片刻,直到一群欲重裝至此過夜的登山客才吵醒了我,這一憩,剛下翠池之疲累已恢復大半,即便往後還需陡上那段石瀑碎石坡,也不以為懼。

在如此高海拔的環境下,還能看到一間蓋在玉山圓柏下土地公廟,散發出清幽飄渺的靈氣,實乃令人讚嘆台灣深山之奇。

下次來,我會排在翠池山屋住一晚,聽說這裡黃昏更美,夕陽西下,湖水映照光芒;同時記得帶罐米酒來,敬這位離上天最近的土地公一杯!

後記:

這一季的專欄,從17歲的少女松蘿湖起,經古道、經南霸天、經美濃人聖山,最終落於台灣最高的高山湖泊──雪山翠池,14篇的連載,猶如一趟百感交集的登山旅程,爬山終需起身離開,寫作也該灑然放筆。

即便依依不捨,也是一個階段性的達成;屬於山裡的故事永遠也說不盡,感謝讀者的支持,期待有緣下季再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