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中的大幸 | 環境資訊中心

不幸中的大幸

2007年10月15日
作者:吳郁娟(北京到巴黎無車探險計畫成員)

92007年9月2日, Day82

俄羅斯

旅途可能有很多預料不到的情況,今天卻發生我們最不願意的情況~撞車!還好,人沒事,車半毀,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早上從營地收拾帳棚出發後,沿路上上下下的路段,路況挺好,是平坦柏油路,中午隨便吃點乾糧麵包便繼續上路。我覺得坐墊沒有放好,騎起來背部很不舒服,遂停下車在路邊調整,獺哥停在後側等我。當我彎腰調整時,聽到「碰」一聲,還沒來及回頭,就被往前飛的獺哥撞倒。

車禍~獺哥被撞!

圖片來源:吳郁娟我趕緊回身,看看呆坐在地上的獺哥有沒有事。肇事的卡車司機也下車,對著我們大叫,意思應該是,我們不應該停在路邊。我用英文回他:你開太快了,叫警察!幸好獺哥還有意識,但有點暈眩,膝蓋跟背部被車子往前衝的力量頂到,有淤青跟破皮,好險!我回身的剎那很擔心看到流血景象,確定獺哥有意識後,我趕緊用相機把失事現場和卡車車牌拍下,以防他跑走。

我仔細看看失事現場,獺哥的單車被撞得後輪朝天,坐墊破了、貨架也歪了、後輪輪框也有點偏斜,還好人沒事,但接下來要處理失事情況應該很麻煩。

這台卡車似乎是一長串運送車輛之一,前前後後有三四台車停下來詢問。狹小的公路,因為車禍,變成單向通車。我怕卡車司機不叫警察,便去敲路過車輛的車窗,麻煩一位先生幫我們報警,也請他向前叫漢龍騎回來。

過不久,漢龍回來,司機沒跑掉,一直等了快兩小時警察才到。中間還下起雨,我們三個蹲在路邊看著半毀的車子,有種悽涼又不知所措的感覺。後來,我們打電話給台北駐莫斯科辦事處告知出事,辦事處的人很仔細的告訴我們該注意事項與詢問車禍狀況,才略為放心,有語言相通的台灣人協助便放心許多。另外,漢龍先幫獺哥把失事過程用英文寫出來,因為等下應該會作筆錄。

除了兩個警察來到現場外,還有個略懂英文的人充當翻譯。於是,開始漫長的三方翻譯與重返車禍現場。

這期間實在太漫長,加上語言不通,中英俄雜夾交談的情況實在有點複雜。莫斯科台北辦事處的人也透過電話用俄語幫我們向警察說明情況。近三個小時後,獺哥與肇事司機分別做完筆錄後的處理情況是,司機載我們到最近村莊的旅社過夜,因為今天星期天,明天才能到警局拿一張證明單(警察局星期天放假嗎?),辦事處的人交代我們一定要去拿。

那有賠償嗎?答案是沒有。因這位司機開的車是國營事業的卡車,如果要申請賠償要兩個月後。什麼阿?兩個月後,我們可能都回台灣了,哪可能在俄國等兩個月。於是,沒有賠償!有種吃虧的感覺。算了,人沒事最重要。

原本,獺哥的坐墊在哈薩克破掉後,就打算騎到莫斯科時再換上台灣寄來的新坐墊,結果我們在距離莫斯科約900公里外的小鎮出車禍,辦事處的人請警察明天送我們到火車站搭往去莫斯科的火車,才能在辦事處領到其他的維修零件。

最後協調完已經快五點了,警察請肇事司機把我們連人戴車運上卡車,獺哥因為被撞還不太想坐這台車。司機把我們載到最近的一家旅社後,說明天早上九點來接我們去警局。

唉,怎麼發生這種事呢?獺哥是為了要等我才被撞,心裡有點愧疚。旅程整個被耽誤,繼B2P參加者在俄國相繼出事後,我們也發生意外了,還好獺哥沒事,是不幸中的大幸。旅途處處充滿意外與不可預期的危險,原來平安上路是這麼得來不易….

每天,獺哥願意放棄可以破150公里的腳力,窩在龜速前進的我後面,幫我們注意車況,然後就被撞了。

更多路邊跟我們打招呼的單車同好,我們會停下來發貼紙給他。

一個人騎的確有更多安全性的顧慮,所以我們三個結夥一起騎(不然我這修車菜鳥肯定在中國就打道回府),互相照應,可以有更多時間去關注當地風土民情,或讓語言不通的老老少少體驗Made in Taiwan的斜躺車。

圖片來源:吳郁娟放大旅行的尺度來看,跳出網路上的流竄耳語,B2P或是 BTP的中文不都是北京到巴黎,大家不都是拿著台灣護照在出境入境。在巴黎鐵塔下,無論誰先到達(Deray先恭喜你!),攤開的不都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嗎?為什麼要設定每個人用同樣的「旅行尺度」前進呢?

我相信今年在台灣,單車會是很火熱的環境議題,這應該很值得慶賀啊,因為過去很多環境新聞都是一天新聞,隔天馬上被淹沒在沒營養的政治言論中。今年因很多人一起響應北京到巴黎,單車議題才能延長四五個月還沒停止。當然我們希望可以一直延長下去。

撞車之後,很幸運地獺哥可以繼續騎。在我們三個共同的旅行尺度下,之後漢龍跟路人閒聊時,仍然會說,他對環保有興趣,單車是環保的交通工具。我呢?如果遇到像我老媽的,也會讓她體驗騎騎斜躺車。

獺哥還是會騎在我後面,忍住想飆速度的念頭,幫大家注意車況。(但千萬不要再被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