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5:《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之〈蝴蝶殺蛾事件〉 | 環境資訊中心

連載5:《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之〈蝴蝶殺蛾事件〉

2007年11月02日
作者:鳥飼否宇;譯者:張東君

「幫忙當然沒問題,可是犯蟲不是莎莎紀雅okm嗎?我一直以為是那個人妖幹的好事呢…..」
「莎莎紀雅okm為什麼要殺L˙純bgn阿姐?佩利普拉,動機呢?」
「因為嫉妒呀」
「吭?」
「就是嫉妒呀。在樹液酒場中,莎莎紀雅okm一定覺得自己比誰都美麗。可是某個晚上卻聽說有位美女,會讓聚集在夜晚酒場中的所有雄性複眼都緊盯不放,也就是L˙純bgn。這應該讓莎莎紀雅okm覺得非常懊惱吧,所以一直伺機而動,想趁機把L˙純bgn給殺了。直到今天,終於遇上……」
「你這個笨蛋!你的想法只是一直依循人類的思考模式嘛!昆蟲世界裡,根本就沒有嫉妒這種感情存在!」
「可是,互相爭奪同一隻雌性,在昆蟲界裡不也很常見嗎?自己先發現的雌性,被後來才到的雄性給奪走,不會覺得很懊惱嗎?」
「輸給別的雄性而不能交配,當然會很懊惱呀。問題是即使如此,也不會一直記仇,想著總有一天要痛宰另外那隻雄性一頓,或是要讓甩掉自己的雌性好看等等無謂的想法。要是有那種時間,牠們就去找別的雌性啦。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像嫉妒這樣不具生產性的感情,應該只有被輸入人類那種蠻橫生物的程式裡,讓牠們彼此互相憎恨,互相傷害吧!」

佩利普拉˙葉古有些沮喪。雖然在過去所接受的教育中,一直說人類是萬物之靈,但是變成昆蟲之後,卻讓牠了解,過去學到的,其實充滿莫大的獨斷與偏見。昆蟲並不會像人類般猜疑或煩惱,只是遵循非常簡單的行為規範來生活而已,並歌頌被賦予的生命。人類還真是充滿束縛的生物呀……

偵探的聲音打斷葉古小吉沉思。「佩利普拉,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再不趕快去找犯蟲不行啦!」
「對對,假如不是莎莎紀雅okm,到底誰才是犯蟲呢?」
「不能這樣嚷嚷。你來這裡看看,其實是……」偵探小小聲把那個名字告訴助手。
「咦?怎麼會!」佩利普拉˙葉古忍不住叫了出來。

約定的傍晚時分。
臺場麻櫟前的廣場上,希羅科巴κ偵探和坎波諾達絲刑警面對面站著,旁邊還可以看見唯士霸μ和莎莎紀雅okm的身影;黑蔭蝶、細角扁金龜、日本出尾蟲及小鍬形蟲等證蟲們則圍在牠們身邊。
「偵探,如何呀,你已經知道該如何解決這個事件了嗎?」坎波諾達絲刑警引燃導火線。
希羅科巴κ偵探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不必擔心,我已經抓到犯蟲了。」
周圍的觀蟲們慌張嘈雜地吵鬧了起來。刑警很訝異,喃喃自語:「什麼?怎麼可能……」一臉不知該說些什麼的表情。
「這樣看來,這場比賽應該算我贏了吧。既然難得大家都已經聚集在這裡,就請聽聽我揭開謎底吧。」偵探非常有自信。「那麼,我就從頭開始說明囉。今天早上,唯士霸μ帶著莎莎紀雅okm到我們熊蜂偵探事務所,聽起來就是出事了。聽過雙方的證詞後,我發現牠們說的話之間有很大的出入。
所謂很大的出入,是指相對於唯士霸μ君提出告發,說嫌疑蟲莎莎紀雅okm好像毆打了被害蟲L˙純bgn姐,但嫌疑蟲莎莎紀雅okm卻一直辯稱自己絕對沒有碰到她。只有這樣,無法判斷那一邊是正確的,所以有必要再詳細檢視。
按照唯士霸μ的說法,當嫌疑蟲接近時,被害蟲就像突然被吸往地面般往下掉落;由於被害蟲掉下地時周圍沒有其他蟲,所以距離最近的嫌疑蟲,自然受到懷疑。
重新架構實際上發生的事件時,除了客觀的事實,其他什麼都不需要。從唯士霸μ君的供詞中所抽出來的客觀事實,是L˙純bgn姐就像被吸往地面般掉下去,以及在那個時候,除了莎莎紀雅okm以外,周圍看不到其他蟲的蹤影,就這兩點而已。
關於這兩點,我也已經從在短柄枹櫟找尋樹汁的黑蔭蝶大叔那邊確認過了。對吧,黑蔭蝶大叔。」

突然被點到名的黑蔭蝶大叔雖然有點驚慌,卻還是回答道:「欸,不,當時在那個地方,確實只有大紫蛺蝶及毛翅夜蛾阿姐兩隻蟲是沒錯,可是到底牠們有沒有撞上,我實在不敢說……」

「這樣已經很夠了。噯哼,那麼我繼續我的推理。唯士霸μ的供述講完了,接下來是嫌疑蟲莎莎紀雅okm的供詞。
莎莎紀雅okm對於自己飛離麻櫟樹的理由是這樣說明的。牠在吸食樹汁時,看到一個黑黑、飄忽的影子橫越視野,所以牠並不是在意L˙純bgn姐,而是想把那個來歷不明的影子趕跑,才會朝那邊突擊。就嫌疑蟲而言,必須證明自己清白的時候,應該不會撒些沒有意義的謊吧,所以我們可以把這個視為高可信度的證詞。沒有接觸到被害蟲身體的說法,雖然有可能是為了保身而撒的謊,但是看到有個影子般的東西飛過去這件事,卻可以當成客觀的事實考量。
我可以猜想到,大家可能會認為這樣太姑息嫌疑蟲了,但是要先跟大家說,關於那個影子,在酒場中舔舐樹汁的細角扁金龜也有看見,對吧?」

六刺瘤腹蛛 (bolas spider)。圖片來源:Google「是的,我也目擊到一個用奇怪飛行方式飛來飛去的怪影子。」細角扁金龜又重覆了一次之前的說法。
「很好很好。噯哼,這麼一來,客觀的事實就增加為三個了,也就是事件當時有個謎狀的影子飛來飛去,除了嫌疑蟲和被害蟲外附近沒有第三蟲,以及被害蟲簡直像被拉向地面般掉下去,這三點。
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不認為okm(人妖)殺了bgn(美人),因為這裡並沒有明確的動機存在。要是假設殺了bgn,或是牠的死掉只是個偶然,實際上只不過是身體碰撞到而已的話,對okm(人妖)來說也是沒什麼好處的。所以bgn(美人)被殺,一定具有更切實的什麼意義存在才對。
然後我突然想通了,整件事其實沒什麼特別處,只不過是被害蟲被捕食者給襲擊了而已。所以呢,佩利普拉,請你把犯蟲給帶到這裡來吧。」

佩利普拉˙葉古穿越蟲牆走進蟲群中;跟在後面被繩子給綁著的,是一隻怪形怪狀的蟲。
看準時機,偵探放話了:「現在讓我為大家介紹:這傢伙就是犯蟲--六刺瘤腹蛛 !」
外圍的蟲牆傳來很大的吵鬧聲。「那傢伙是誰呀?」「從來沒看過呀,那種蟲!」怒號,罵聲,喧囂嘈雜。
「請大家保持靜肅。關於為什麼把這隻蜘蛛當成犯蟲給逮到這裡來,我現在就開始說明,所以請大家安靜聽我說… (節錄完畢,精采結局詳見書本原文)

◎ 本文節錄自《昆蟲偵探──熊蜂探長的華麗推理》,不適用網站CC授權,如需轉載請洽野人文化 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