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冰河的生命奇蹟‧台灣的高山動植物 (下) | 環境資訊中心

來自冰河的生命奇蹟‧台灣的高山動植物 (下)

2004年03月28日
作者:呂光洋

最近一次的冰河撤退,發生大約在12,000-15,000年之前,台灣島目前的地形地貌以及動植物相的分布,都是受最近一次冰河前進及後退的影響。雖然本地的科學家在以往很少從生物親緣及生物地理分布的關係這個角度上,去研究冰河造訪的主題,但少數生物的分布,還是可以提供我們這方面的訊息。

櫻花鉤吻鮭目前僅分布在大甲溪上游的七家灣溪,本來鮭魚在完成生活史的過程中,必須兩次經過河口而到大海裡成長,以及溯河到源頭去繁殖。台灣的櫻花鉤吻鮭在冰河撤退後,因低海拔地區水溫太高,不適合其繁殖,便調整其生殖策略,不必降海就可以完成其生活史。目前在日本及中國的東北,亦有櫻花鉤吻鮭的分布,但大都要洄游才能完成生活史。故櫻花鉤吻鮭是在上次冰河後退時,形成之殘留下來的隔離族群。

鯢魚或山椒魚,尤其是小鯢屬(Hynobius)的兩棲類,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亞、我國東北、韓國及日本。尤其是日本,小鯢魚(山椒魚)的種類最多。小鯢適合棲息於較低溫、潮濕的地區;在低緯度、溫度高的地區,都沒有分布,只有台灣可算是例外。在緯度這麼低的地帶,而仍有其分布,唯一可解釋的,就是牠們在冰河南下的時期就擴散分布到台灣。其在氣溫升高後就在山區找到避難所而殘留下來。台灣目前已知的山椒魚(阿里山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以及台灣山椒魚),都只分布在2,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在這樣海拔的山區,要找到連續大片的陰濕環境並不可能,所以台灣產山椒魚的分布,特色是不連續的小族群分布,且花色變異大。

賞鳥的人在本島的高山地區很容易看到酒紅朱雀、煤山雀、星鴉、火冠戴菊鳥、戴菊鳥及岩鷚等高海拔的鳥類,目前其分布的十大本營,是在中國大陸秦嶺以北及日本等地。這些屬於古北區的鳥類,卻在台灣有分布,可解釋的原因同樣是,隨冰河之南下而擴散分布到台灣來,然後再在高山找到避難所。

台灣長鬃山羊與日本的長鬃山羊,是屬於同種、不同亞種的哺乳動物。目前僅分布在日本及台灣的山區,為何會有此種不連續分布?有些學者亦認為這是冰河南下及撤退所造成。

同樣在哺乳動物中,小黃鼠狼(Mustelaformosana),目前僅知分布在合歡山及玉山之塔塔佳鞍部附近,亦即高海拔區域。此小型的食肉目動物,其最近的親屬分布在日本。這也顯示此喜愛低溫的哺乳動物,應該也是趁冰河南下擴張覆蓋時,而分布到台灣來。

在無脊椎動物方面應該也會有不少種類可提供我們類似的訊息,唯有系統之整理研究的資料仍有待補充。至於其他物種,如分布在少數本島高山池塘或湖泊的一種二枚貝一碗豆硯。目前其同宗物種都分布在較高緯度地區,故學者們也認為牠們是冰河後退後的殘留孑遺物種。

除了上述的物種之外,在本島高海拔地區,春、夏往往可以看到很多顏色漂亮的野花開放;山區在此時色彩非常豐富,如高山沙參、高山烏頭、玉山佛甲草、山蘿蔔、大型拖鞋蘭等等;這些也都提供了冰河造訪過台灣的證據。故下次你在登山時,請放慢腳步,多欣賞周圍的動植物,並看看是否能找到冰河造訪台灣的一些證據。 

本文同時收錄於「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出版之《消失中的精靈》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