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絕響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雨林絕響

2005年04月15日
作者:于立平 (公共電視記者)

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收留了十幾隻不同種類的長臂猿,牠們都與古拉有著相同的遭遇。長臂猿是熱帶雨林的歌者,牠們的聲音悠遠而嘹亮,當開發的巨爪伸向原始叢林,盜獵者的槍聲劃破了雨林的寧靜,長臂猿的歌聲漸漸成為絕響……

古拉是一隻公的黃金頰長臂猿,被送來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還不到半年,之前古拉被關在高雄一間動物園的後場長達3年,3年來牠連站直身體的空間都沒有,如果不是保育人士的搶救,不知牠還能在狹小的籠舍中撐多久,目前屏科大收容中心,收留了十幾隻不同種類的長臂猿,牠們都與古拉有著相同的遭遇。

1980年間,台灣掀起一波靈長類動物的飼養風潮,根據估計至少有數百隻的小長臂猿,從東南亞地區非法走私進入台灣,小時候可愛黏人的長臂猿,長大之後叫聲宏亮 甚至具有攻擊性,於是陸續遭到飼主棄養,森林中的歌者唱出落難的曲調。

這幾年間仍有未成年的小長臂猿被送進收容中心,顯示零星的非法交易還繼續進行著。長臂猿是極度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原本牠們不屬於台灣,愈稀有愈想要擁有的私慾,讓牠們被迫遠離叢林,不過關於長臂猿走私的故事,並不是過去式,這幾年還是有未成年的小長臂猿,被送進收容中心,這也代表著檯面下,零星的非法交易還繼續進行著,沈寂多年的靈長類走私熱潮蓄勢待發。

為了實際探查長臂猿原生棲地的現況,我們跟隨著保育人員前往越南南方的Cat Tien國家公園,Cat Tien國家公園面積有7萬多公頃,是越南最大的一座國家公園,也是黃金頰長臂猿在越南僅存的最後棲地,然而盜獵、伐木、戰爭都在這一片生態淨土上發生。

進入原始林,步行3個多小時,我們來到了生態豐富的鱷魚湖,曾經這裡有許多鱷魚,越戰之後鱷魚在此絕跡,最近國家公園才在此放養了60隻鱷魚進行復育,雖然我們無緣與黃金頰長臂猿、鱷魚相遇,卻意外發現一隻瀕臨絕種的保育類葉猴,命喪陷阱。在Cat-tien 國家公園,長期進行黃金頰長臂猿族群調查的研究人員,也找到許多新的狩獵步道,不到5百公尺的距離,就有30個陷阱,顯示盜獵者已經大舉入侵,在人類開發的蹂躪之下,殘存的最後棲地,自然成為盜獵者的目標。

看似賣狗賣鳥的寵物店,實際上卻另進行著非法寵物的交易。為了進一步了解長臂猿的市場需求,我們前往鄰近的村莊,路旁一間不起眼的加油站,竟設置起小型動物園,其中有一隻黃金頰長臂猿,非法的交易、公開的展示,諷刺的證實了長臂猿族群的危機,為了吸引客人上門,來自熱帶雨林的珍貴物種,以最廉價方式被人們消費著。根據推測這隻黃金頰長臂猿,可能來自胡志明市的非法寵物市場,而在胡志明市販賣的黃金頰長臂猿,幾乎都是從Cat-Tien國家公園獵捕到的,於是我們帶著小型攝影機來到胡志明市的寵物街上,這些表面上賣狗賣鳥的寵物店,實際上卻另藏玄機。

獵捕一隻小長臂猿,至少必須殺死牠的雙親,再加上漁船走私的死亡率極高,因此每一隻長臂猿的背後,至少有近十隻的陪葬品。幾番交涉之後,寵物店老闆帶來了珍貴的「貨品」,這項「貨品」是1隻1歲左右的黃金頰長臂猿,市價台幣8000元,8000元賣斷的不只是1隻小長臂猿的生命,而是一個族群的命脈,目前估計野外黃金長臂猿的族群數量已經不到幾百隻,任何1隻的損失對這個族群來說都是危機,更何況獵捕1隻小長臂猿,至少必須殺死牠的雙親,再加上漁船走私的死亡率極高,因此我們在台灣所看到每一隻長臂猿的背後,至少有近十隻的陪葬品。

猿猴算是人類關係最親近的朋友,但是牠們卻躲不過同類殘害的悲劇。根據世界靈長類研究組織指出,全世界625種靈長類動物,有4分之1的種類正面臨滅絕的命運,同為靈長類,猿猴算是人類關係最親近的朋友,但是牠們卻躲不過同類殘害的悲劇,長臂猿-雨林中的歌者,這悠遠嘹亮的歌聲,是否會成為雨林中的絕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