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棲地保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高山棲地保育

2005年04月13日
作者:Aceralba(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台灣是一位在大陸及海洋地殼交界的島嶼,先有南澳造山運動在此形成山脈,後經多次造山運動,至200萬年前台灣地質史上最近一次的蓬萊造山運動,由東南方擠壓而來的菲律賓板塊撞上大陸板塊,造成在台灣島中央的山脈再度隆起,使台灣成為一個多山的島嶼,在僅36,000平方公里的面積裡,約70%為山地,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地區更佔了全島總面積的約32%左右。台灣最主要的森林生態系及河川水系皆發源孕育於此區,在垂直高差近4,000公尺的地形變化下及海島溫濕多雨的氣候裡,有著豐富而多樣化的棲地環境。

台灣6座國家公園中,位在高山地區的有3座:玉山、雪霸及太魯閣,其中雪霸和太魯閣區域早在日治時期同屬於台灣總督府選定的「次高太魯閣國立公園」預定地,在1938年宣告成立,旋因太平洋戰爭爆發而終止相關建設工作。座落於中央山脈的「次高太魯閣國立公園」涵括了太魯閣以西,雪山以東,大霸尖山以南及能高山以北之間的山區,廣達27萬公頃,是一塊非常完整的高山生態環境。如今雖分割為2個國家公園,且減少了約40%的面積,其高山區域仍包括了中央山脈北段南湖中央尖及雪山山脈等高山保育重點區域。由於台灣過去本與大陸相連,在冰河時期為許多大陸生物南遷避難所,後與大陸分離,冰河時期遷徙下來的寒溫帶物種往山區退縮,所以在高山地區有許多冰河孓遺物種;又因地形複雜而隔絕,高山地區特有種生物較低海拔為多,因此,在建立以生物多樣性保育為目標的前提下,高山棲地便成為優先保育的重點區域;而為了保護自然原野景觀、原生動植物、特殊生態系,在高山地區設置保護區、保護能提供生物多樣性研究的生態系與棲地,便成了國家公園責無旁貸的責任。

國家公園保育策略:多元而跨領域整合

自1992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簽訂後,國內外學政界莫不再次重視生物多樣性保育,生物多樣性保育大致上可切為四個領域:遺傳基因多樣性、物種多樣性、棲地或生態系多樣性及文化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保育探討物種與物種、物種與環境間的關係,並強調對整個生態系統的了解與整合──有效的保育理論或研究,往往多元化,並和其他領域學科相互連結、配合使用。國家公園需藉由一些方法或計劃以達到生物多樣性保育的目的。早期國家公園的保育研究多偏重於物種及棲地生態多樣性的保育,早在國家公園規劃階段,基礎物種族群之調查、環境資源之記錄結果都成為國家公園計畫土地利用分區的指標。大多的國家公園在成立後,便陸續完成動物、植物、人文、地質及水文等基礎研究調查報告,但由於各區生物保育的課題與需求不同且持續變化,必須搜集永續性的多面向資料,在不同的時空下加以比對探討,並行作為每5年一次的國家公園計畫分區通盤檢討的重要資料與議題。因而永久樣區的設置、長期生態之監測、環境變遷之記錄、環境指標之選定等等,都是建立生物多樣性保育的基本策略

以太魯閣及雪霸國家公園為例,目前的高山保育研究方向大致可分為4大範疇來介紹:

基礎物種族群調查

國家公園幅員遼闊,目前有關山區生物多樣性的基礎資料仍不足夠,新種的陸續發現更增加了未知的領域,因此不論是各區的普查、或是單一物種的深度調查研究,仍一直在進行當中,並進一步發展物種基因多樣性調查。例如對太魯閣國家公園高山地區的動植物資源基礎調查、杜鵑花屬植物基因多樣性調查、七家灣溪鴛鴦族群調查、雪霸國家公園的昆蟲相調查研究等。

長期生態研究 建立環境監測與資料庫機制

這部份工作包括設立永久樣區,監測長期生態等,是基礎物種族群調查的延續。因為在國家公園永續經營管理的大原則下,必須透過建立長期生態研究網路及資料庫,才能有效的掌握不同時空的生物多樣性變化,再因應趨勢在國家公園經營管理上有所調整。

例如太魯閣國家公園低、中、高海拔植物永久樣區監測計畫、太魯閣國家公園非生物環境監測計畫、雪霸國家公園七家灣溪長期生態監測計畫及櫻花鉤吻鮭族群監測與生態調查等,這一部份的調查有時會因高山地區的不可及性,而產生調查瓶頸,無法有效掌握物種族群變動量,因而需利用衛星遙測資料配合地理資訊系統建立植群或生態環境變遷資料庫。甚者,更必須與在地社區、族群或鄰近國家公園、相關管理單位建立夥伴關係,將多方的資源及生態研究整合接軌,建立生態研究網路,才能找出整體環境的生態模式。這類型研究的特色是:往往屬於跨領域性的研究,需大量借助科技及夥伴關係的力量。

大尺度的生物多樣性保育研究 建立生態網路

生物多樣性本身就是一個大尺度的議題,需要搜集多方的資料才能拼湊出完整的生態地圖,山區的隔離性及自然棲地的碎塊化增加保育研究的困難性,需藉由科技及夥伴關係的力量方能達成目標。例如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部落變遷研究、太魯閣影像資料庫建立及環境變遷研究、雪霸國家公園地理資訊整合研究等。

透過地理資訊系統與在地參與,國家公園在能更有效分析環境資源的同時,能夠更進一步了解在地土地倫理與文化價值的思維,進而發展原住民與國家公園或保護區共同管理的可能性,部落地圖的記錄工作便是基與此一構想的實踐。

另外,近年歐美推行的生態廊道,其設置概念便是高山發展永續區域的落實方式,透過這樣的方式,保護重點區域並建立串連通道,強化高山資源保育,讓基因、物種、棲地及生態系、文化多樣性都有更多發展及喘息的空間。近年太魯閣及雪霸國家公園開始進行合作,將位於雪山山脈南段的雪霸國家公園與位於中央山脈北段的太魯閣國家公園做橫向的連結,為特殊物種在兩大山脈間的豐富多樣性生態提供適當的保護措施。

因應時勢及管理需要而發展的保育研究

近年來生態旅遊議題、登山機制的建立及外來種入侵都是常討論的話題。高山的生態環境脆弱而敏感,遊憩壓力的增加往往對生態環境帶來不可預期的衝擊,為了減少遊憩衝擊,太魯閣國家公園也開啟一連串研究,從參酌世界各國高山型國家公園的遊憩型態發展、合歡山區生態旅遊資源、活動模式、區域系統規劃、登山學校設置、到高山公廁生態工法與水源維護等,都是因應此需求而進行的研究案。

高山地區是台灣最重要的屏障及資源,國家公園更涵括了四分之一的台灣屋脊,在更多的關心與焦點落於高山生物多樣性的同時,相信國家公園的保育工作會得到更多的資源與支持。

※本專欄與營建署國家公園組合作刊登

【參考資料】

 ◆葉世文,2001,台灣高山國家公園生物多樣性保育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