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環保事業而奔走的人們 | 環境資訊中心

中國為環保事業而奔走的人們

2008年08月21日
作者:克莉絲蒂娜‧拉爾森

北京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許可祝和她的團隊,為生態退化現象的受害者提供幫助,幫助他們爭取權益。

環保與健康的關聯在中國已成為口號,卻常在經濟發展下被犧牲;圖片來源:xiaming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辦公地點位於北京一所大學的校園裡,辦公室面積不大,外面的走廊光線昏暗,牆上的漆都已經開始脫落,上面掛著金色的標牌,雖然很不起眼,但這間辦公室可以稱得上是中國境內公共利益法的中心。

辦公室分成幾個小間,非常擁擠,書架上擺滿了文件夾,裡面都是手寫的資料,記錄著中國各地發生的河流污染和土地污染的案例。辦公室的牆上掛著的幾張金黃色與栗色相間的掛毯,這是邊遠村莊的居民送給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禮物,感謝中心提供法律協助,幫他們打贏了官司。

許可祝的職務是中心副主任,同時她還是中國政法大學的環境法教授,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辦公室就位於中國政法大學的校園裡。許可祝在大學裡的同事們大多僅僅專注於學術研究,與他們不同的是,許可祝在研究法律的同時也從事執業律師的工作。許可祝告訴記者:「中國在環境保護方面制定頒行了很多完善的法律法規,目前的問題是如何保證這些法規的執行。」

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是由許可祝參與創建的。創建這家機構的緣由是她的一次海外之旅,在國外的所見所聞讓許可祝認識到了中國的環境污染問題。

我造訪那天,這位法學教授身著一件寬鬆的栗色西裝上衣,粉色襯衫,下面是條黑色的休閒褲,出人意料地開朗熱情。她年紀在45歲左右,一頭長長的黑髮披散在肩上,臉上掛著爽朗明快的微笑。透過她辦公室的窗戶看去就是北京灰濛濛的天空。她電腦上的螢幕保護圖案是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國會大廈,潔白的建築後面映襯著晴朗的藍天。

在過去30年中,中國政府在環境保護方面制定頒行了越來越多的法律法規,但是這些法規的執行和實施卻一直不理想。在最近幾年間,雖然中國的中央政府對環境污染的控制日益關注,但中國境內的環境惡化現象卻日益嚴重。雖然北京當局在2002年就承諾在3年之內將硫化物的排放量降低10%,但實際上硫化物排放量在同期卻上升了30%(2006年,中國環境委員會的主席曾提出批評,指出中國某些省區級政府只遵守執行了北京中央政府制定的環保法規不到三分之一)。直到今天,在中國境內的很多地方還存在大量無照採礦的行為,這種行為直接導致土壤中的汞含量上升。

在中國,雖然中央政府在決策中注意著眼於長期發展,但地方政府關心的卻是短期經濟回報和地方保護主義;所以目前的難題,就是如何在環保法規的執行問題上,進行各級政府部門之間的協調,這個挑戰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也都存在。

但是,很多國家都就此制定了解決方案,以美國為例,美國建立兩套主要機制用來解決各級政府間的協調問題,目前這兩套機制中國都尚未建立。首先,美國聯邦政府的環境保護署對各地方政府下屬的環保局擁有直接監督權,而且在地方政府的官員不執行相關決議的情況下有權力進行干涉。在中國,情況恰恰相反:各地負責環境事務的官員都歸省級政府管轄,而各省級政府為了維護本地的經濟利益,經常袒護當地的工業企業。此外,在美國,如果清潔水法案及清潔空氣法案等環保法規沒有得到執行,獨立環境法律師可以對政府行政部門提出訴訟。而中國卻一直以來都沒有民告官的傳統。

但是,今天越來越多的像許可祝一樣的法律工作者正在努力,試圖改變這種狀況。許可祝告訴我,她有兩個目標:一是「促進環境法規的執行」,二是「告訴公眾當他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時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目前,權利這個概念在中國是個新鮮事物,不僅僅在環境保護領域,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12年前,許可祝還只是中國政法大學的一名環境法教授。她回憶道:「當時,我的工作是純學術性質的,和法律實務沒有什麼接觸。」1996年,她和作外交官的丈夫去了西班牙。那是她第一次在國外長時間居住,馬德里湛藍的天空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她也對當地的民間組織產生了興趣,那些身無公職卻致力於為民請命的人引起了她的關注。

當在西班牙生活了兩年回到國內後,許可祝開始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我意識到北京的污染問題非常嚴重。」許可祝居住的公寓在一座高層建築的第16層,向窗外看去,由於空氣混濁,經常無法看清周圍的建築物,甚至在屋裡都能聞到空氣中污染物的氣味。她回憶道:「那時,我的興趣就不再僅僅滿足於環境法的教學工作。我當時想:我必須把自己掌握的知識付諸實踐。」

目前,許可祝所在大學中法律系的很多學生和教授經常到她的中心義務工作,負責接聽熱線電話,向環境污染受害者免費提供法律建議。

1998年,許可祝和中國政法大學的另一位法律教授王燦發共同創建了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王燦發曾被《時代》雜誌評選為2007年「環保英雄」之一。翌年,他們開辦了一部熱線電話,免費提供法律諮詢,這是中國的第一個環境方面的法律諮詢熱線。

在開辦之初,許可祝每星期要在諮詢熱線上花3、4個小時的時間。現在,負責接聽電話的都是志願者,出於對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使命的認同,大學裡越來越多的教授和法律專業的年輕學生都加入進來,通過電話為環境污染受害者提供法律建議,並對他們所說的情況進行記錄存檔。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接手的訴訟案件中有80多個都是由這個熱線電話提供的線索:其中有三分之一已經勝訴,三分之一敗訴,另外的大約三分之一還未結案。

許可祝目前負責的一個湖南省的案子很具有代表性。2001年,一家化學品加工廠開始在湖南省的書堂山村進行生產活動。雖然這家工廠向當地政府提供的環境影響證明材料存在缺陷,但是當地幹部由於急於解決群眾就業問題以及增加地方稅收,忽視了材料中的缺陷。

但是,在這家工廠開工後,居住在工廠附近的村民的身體開始出現以前沒見過的症狀,包括嘔吐、偏頭痛,而且附近稻田的產量也開始下降,牲畜無故死亡。當地村民認為,這些問題都是由於這家化工廠把廢物廢水排放到湘江中造成的,而湘江正是當地居民的主要水源。

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的志願者把當地居民講述的情況記錄下來,並進行了相關調查取證,以便確認提請法律訴訟是否可行。

在發現問題之後,當地村民首先向化工廠的所有方提出要求,希望他們安裝更有效的污染控制設備。之後,村民們又向當地政府就此進行了報告。但是,直到2004年夏天,化工廠的污染物排放情況仍然沒有任何改變。於是,村民們開始強制關閉這家化工廠,兩次強行進入工廠拆除牆上的供電電源。但是,拆除電源的行為沒有起到實質作用,工廠方面在進行維修之後,只用了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就重新恢復生產了。

2006年1月,書堂山村的村民代表陳利芳長途跋涉來到北京。她在北京待了兩個星期,晚上就住在火車站的候車室,白天到相關部門上訪,要求向國家環保部門反映情況。但是,在見到環保部門的官員之後,她卻只得到了一紙公函,上面要求地方政府對她的案子重新審查,而化工廠的污染現象卻沒有絲毫改善。同年11月,陳利芳再次來到北京,這次,她拜訪了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許可祝就是這樣了解到這個案子的。

3個月後,許可祝來到湖南實地考察了這家化工廠,對工廠的情況進行了拍照取證,並向當地村民、政府官員、以及工廠的工人了解情況。同時,許可祝還教當地村民如何從化工廠的排放管道中收集廢水樣品,如何對污染地區的人畜健康問題以及農作物減產現象進行記錄。同年5月,許可祝再次來到書堂山村向化工廠的廠主了解情況。

目前,許可祝正在準備對負責湖南省書堂山村的環保部門提出訴訟,理由是該部門批准通過了存在缺陷的化工廠環境影響證明材料。如果勝訴,這家化工廠將停產整改,直到達到相關環保標準後才能重新投產。

目前,在中國各地與書堂山村化工廠類似的環境污染案件數以萬計,而許可祝的法律援助中心只能處理其中的一小部分。為了解決這種狀況,過去6年來許可祝的法律援助中心每年都會舉辦關於環境法的培訓研討班。到目前為止,許可祝的法律援助中心已經對中國各地的300多名律師和200多名司法人員進行了相關培訓。

我在書堂山村採訪時,組織當地群眾對化工廠污染進行抗議的陳女士對我說,她希望許可祝能「讓法律切實發揮作用」。陳女士家中陳設很樸素,不遠處就是那間化工廠的大煙囪,透過房間的北窗可以看到後院裡枯萎的柑樹。陳女士說,過去幾年間,她所擁有的本已不多的一切,包括她的土地、健康以及生計,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陳女士屋中在最顯眼的地方掛著毛主席像,牆上還有一面鐘,走起來聲音很大。湖南位於中國南部,這裡曾經發生過兩次農民由於不堪重負而起來反抗中央政府的運動:第一次是孫中山的反帝運動,第二次是毛澤東領導的農民起義。離書堂山不遠就是毛澤東出生的村子。

近年來,湖南省境內屢次發生由於環境問題引發的騷亂。同樣的問題也困擾著中國其他地方。2005年,中國境內共發生了約6萬起由於環境污染引發的「公共騷亂事件」,也就是參加人數過百的抗議活動和騷亂事件,參與者的目的都是對河流及農田污染現象進行抗議。

中國中央政府的公安部已經把環境污染列為了國家和平穩定所面對的五大威脅之一。如果相關法律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執行,難免會造成一方面工商業主生意興隆,另一方面數以百萬計的普通農民可能失去一切的局面,這將大大增加農村地區發生民眾暴動的危險。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8年8月18日
※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