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來聯外道路開發案:彩蝶褪色的烏來 | 環境資訊中心

烏來聯外道路開發案:彩蝶褪色的烏來

2004年07月15日
作者/攝影:林柏昌(烏來關懷聯盟‧台灣蝴蝶保育學會)

賞蝶至今已逾10年,有一幅影像深深烙印腦海難以褪去──

紅點粉蝶。  高一那年在社團學長帶領下,初次探訪他們口中生態富饒的烏來鄉。駛抵總站步下公車仰望藍天的一刻,竟被形形色色漫天飛舞的彩蝶給迷惑住。那天,我們一行人步行前往娃娃谷(今內洞森林遊樂區)紮營,沿途肆意可見繁多的鍬形蟲、獨角仙、叩頭蟲、象鼻蟲、天蠶蛾…等昆蟲,當然還包括沿著步道飛行的翩飛彩蝶。這趟美麗的邂逅,引領我步入自然的殿堂,烏來也成了我學生時代最常前往探索自然的寶地。

美麗的蝴蝶曾為人們換得溫飽

台灣綠蛺蝶。  「蝴蝶」資源堪稱烏來鄉極具特色的自然資源;翻閱國內賞蝶熱門推薦景點,「烏來」這地名總是北台灣不能疏漏著墨之地,過去並以數量眾多的青斑鳳蝶及青帶鳳蝶形成「蝶道型蝴蝶谷」而聞名。1960、1970年代的蝴蝶加工產業極盛時期,職業採蝶人於溪床畔利用阿摩尼亞味道刺鼻的尿液為誘餌,憑藉青斑、青帶鳳蝶偏好藍、綠色之群聚天性,誘捕蝴蝶謀生;在那樣一個生活困頓的年代,蝴蝶犧牲牠們美麗的鱗翅供人們換得一絲溫飽。

台灣綠蛺蝶幼蟲。  烏來地區的蝴蝶資源究竟有多豐富呢?根據台灣蝴蝶保育學會研調組自2001年1月至2004年5月底,於烏來桶后溪賞鳥步道之例行性蝶相調查,得知目前已累計10科122種蝴蝶,其中紅肩粉蝶、紅點粉蝶、台灣綠蛺蝶、首環蝶、台灣黑蔭蝶、雌黑黃斑蛺蝶、鐵色絨毛弄蝶、台灣絨毛弄蝶、白弄蝶、墨子黃斑弄蝶,均屬於台北盆地郊山不易觀察到之特殊蝶種,反應出烏來地理環境及自然生態的特殊性。檢閱台灣蝴蝶名錄,我們見到以「urai」(烏來)作為亞種名的烏來黑星小灰蝶,透露出這隻皎潔腹翅中背負著單枚顯目黑點的纖弱小蝶,當年初次採集的模式標本應該就是在烏來山區。

美麗的蝴蝶如今逐漸被人遺忘

然而,1990年代末期,隨著烏來地區觀光產業的發展,溫泉會館雨後春筍般接踵興建、連鎖商店也紛紛進駐,「溫泉」、「櫻花」與烏來緊密結合形影不離,不少人已忘卻烏來曾經也是「蝴蝶之鄉」!

農委會林務局於2003年底「綠色研討會」所出版之自然保育研究成果中指出,過去在哈盆-福山村、烏來一帶調查之蝴蝶種類高達150種以上,到了 1990年代調查時已降低到80-100種,2003年於內洞地區調查種類僅剩83種。蝶會於2001年至2004年期間於桶后溪進行的蝶相調查雖紀錄了 122種蝴蝶,成果看似豐碩,不過其中不乏參雜僅1、2筆紀錄之蝶種。

鐵色絨毛弄蝶。  目前烏來鄉正計畫開闢一條長達20餘公里通往三峽熊空山區的聯外道路,以紓解假日大量湧入烏來地區的遊客車流量。倘若該道路如期興建,遊客是否真願意在返家旅程中繞行近40公里的蜿蜒山徑,抵達原已交通壅塞的三峽,實在令人存疑!而新闢之道路不具原始森林水源涵養調節之功能,且將貫穿人煙罕至的原始森林,棲地破碎對自然生態資源將造成直接衝擊。加上因人而至所衍生的不當開發與過度干擾(除草、噴除草劑、道路拓寬)、外來物種強勢入侵與原生種生態棲位之競爭、集水區水源品質惡化等諸多問題也將接踵而至。

鐵色絨毛弄蝶終齡蟲。  蝴蝶是大自然美麗的舞者,且在生態上為顯花植物傳花授粉,幼生期則提供許多捕食性、寄生性天敵之食物來源,此外更是反映環境品質的「指標性生物」。烏來地區短短數十年來蝴蝶資源的枯竭,背後所隱含的山林過度開發問題,有關當局不應漠視不顧,而將債留後代子孫承擔,讓原本彩蝶紛飛的烏來鄉,無數美麗的鱗翅逐漸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