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與氣候變遷:聯合國現場的觀察筆記 | 環境資訊中心

女性與氣候變遷:聯合國現場的觀察筆記

2009年03月06日
作者:彭渰雯(綠黨中評委、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
圖片來源:Wiccked
圖片來源:Wiccked

儘管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是影響所有人類與所有物種的危機,但如果從性別的角度進行宏觀檢視,其實這項危機仍有性別差異。這是為什麼在2008年2-3月進行的第52屆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以下稱CSW)大會中,將氣候變遷作為年度「新興課題」(emerging theme),從女性立場進行各國經驗的交換。今(2009)年第53屆CSW大會中,新興課題已轉為更直接迫切的全球金融危機,不過,在兩週議程當中仍穿插了幾場NGO對於性別與氣候變遷問題的座談,大力批評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明顯的性別盲,遠不如「21世紀議程」(Agenda 21)或是「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等聯合國其他重要文書對性別差異的意識,這些批判可望在年底於丹麥哥本哈根登場的氣候變遷會議中擴大發酵,並且進一步影響新的氣候公約之內容。

那麼女性與氣候變遷的關係要從何說起?我親身參與了三場在CSW會議期間進行的NGO座談,也閱讀了一些相關文件,可以將與會者的論述歸納為三點,不過我要先指出這些論述仍然較侷限於從經驗層次(empirical)來探討女性角色的重要,最後結論也往往不忘加上應增加更多女性參與氣候變遷相關決策。我覺得這些經驗面向的論述是必要的,但還不夠充分,關於這一點我放在最後簡單討論。以下先回顧在今年的討論中三點主要論述。

首先,論及氣候變遷的成因,男人的「貢獻」遠高於女人。從最平常的肉食、穿西裝、開汽車等日常生活與消費模式,到男性支配的政商網絡所主導下的耗竭式工業發展與軍備競賽,男性(尤其是工業化國家的男性)就是主要的污染元兇。因此會場上有人疾呼應當將氣候變遷視為一個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的問題,好好計算男女的生態足跡,並且讓污染者付出較多代價。

其次,氣候變遷的影響對男女是不同的,各種災難對女人帶來的衝擊經常高過男人,這一點在性別愈不平等—女人擁有較少的知識、資訊、資源、與發言權—的國家,愈是明顯。例如有引言人提到1991年在孟加拉造成14萬人死亡的龍捲風風災,高達90%是女性,就與當時女性繁複的服裝要求讓她們行動不便有關。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氣候變遷也加重了女性的家務勞動負擔,例如在許多非洲國家及印度,女人得到河邊提水飲用,而氣候異常使得她們必須走更遠的路才能完成這項工作。聯合國IPCC早在2001年的報告已經指出愈是邊緣弱勢的族群,將會因氣候變遷而變得更為弱勢。女人因為氣候變遷而必須付出的「調適」(adaptation)成本,往往無法在聯合國相關的「調適」決策與資源分配過程中被正視,如此更加深了「氣候不正義」。

第三,女性在氣候變遷的減緩(mitigation)與調適(adaptation)工作上的關鍵角色未被正視。現在各國爭相擬定氣候變遷的減緩與調適計畫,在這當中最需要的就是有開創性的點子。但目前多數國家級計畫與資源,多大筆投入技術上的創新,而忽略更深遠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的革新。事實上,不論在發展中或已開發國家,女性往往是主要的家庭照顧者、管理者與教育者,也經常能夠發展出創新的策略與生活、消費行為,來因應或減緩氣候變遷的危機,她們更是災難來臨時緊急應變的最前線。因此,成功的調適計畫絕對不應該忽略在地女性的教育與培力(empowerment)。

經由以上的認識,與會者強調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以及各國的相關政策,均有必要納入性別角度的思考,並且納入更多女性參與最高決策,在氣候變遷的調適與減緩計畫中,建立性別相關的指標,以讓資源的分配及運用更為公平且適切。性別平等程度一向領先全球的北歐各國,也在本次CSW會議之前,及時地在2月召開了一場部長級會議,並且提出「北歐高峰宣言」(Nordic Summit Declaration),宣言內提出了15項具體將性別考量納入氣候變遷政策的方案,在CSW會場上受到高度肯定,也可望成為年底哥本哈根會議的重要示範。

以上簡單回顧本次聯合國CSW會議當中關於氣候變遷的討論與進展。不過,或許有些人跟我一樣,對於會議中提出的論述覺得不足,因為這種二分式地描繪「女性」與「男性」,很容易落入本質論也迴避了內部差異。單從性別角色解釋氣候變遷帶給女性的後果往往是不夠的,因為種族、階級、宗教信仰等差異也都在其間有所作用。換言之,性別不正義只是氣候不正義當中的一環,女性應當橫向地結合其他被邊緣化與漠視的弱勢聲音,爭取更全面的氣候正義。

就這一點而言,我認為生態女性主義所提出的知識論層次的見解,更具啟發性與說服力。例如Karen Warren指出,女性主義者提出性別壓迫的問題,不表示我們認為性別壓迫比其他壓迫都重要,而是因為透過性別分析,我們可以揭露人類與大自然受到壓迫的共同來源,也就是支配的邏輯:女性受到父權的支配,自然生態則受到科技主義與發展主義所支配。瞭解這些關連,可以讓我們更加掌握這些不正義與壓迫的解決之道。就如同某場座談中主持人的結語:「氣候變遷的成因也許是科學家所發現的,但是要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則必須透過生活方式與行為典範的改變。」

※謝誌:作者感謝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資助本次聯合國CSW會議參訪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