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教室 | 環境資訊中心

漂流教室

2009年08月10日
作者:吳音寧

「這一課,」自然老師低吼雷的語言
說:「看來得再溫習一遍。」
於是光劈裂天,暴雨頃刻八百毫米
千層泥浪漂流教室是孤島中的孤島
沒有窗、沒有牆、沒有倒寫知識的黑板
僅山脈赤裸裸被強行脫掉綠色裙襬
僅香蕉金黃葡萄深紫果實纍纍爛在盛夏;僅僅是
小明同學辛苦的貨車被落石擊中
像被老師的粉筆意外丟到;僅僅是
阿美同學嬉鬧的童年來不及長大;僅僅是
阿公同學驚愕著百歲的最後一眼
焦黑成問號向天;僅僅是啊
我們班最窮的那些一夕之間都沒了家
沒了沒了,億萬年才形成的地表
溜滑著,不堪忍受繁華的重量
而風撩起隱蔽的傷
很痛很痛而已
這次僅如此而已

賀伯、桃芝、納莉、象神、敏督利(註)
再見了,課堂裡消失的同學
消失的花朵樹木、山豬野鹿
消失的希望;橋斷了
彩虹會不會升起
自然老師伸出斷掉的手
特別點名,往懷裡揣入錢包
亮出建設藍圖的壞同學:
「你們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別那麼勤奮、那麼過分?」
但同學們左顧右盼,都以為不是在說自己
於是雨是懲罰是撫慰、是溫柔的情書
瘋狂的咒語,狂洩於島中有孤島
哭了三天三夜後,自然老師預感到下一次
唉,課程可能必須更嚴厲

註:皆是颱風名(回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