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擔憂的忘憂谷 | 環境資訊中心

令人擔憂的忘憂谷

2006年03月16日
作者:陳世一

基隆市著名的自然觀光景點「八斗子忘憂谷」刻正由海洋科技博物館進行「海洋生態體驗園區第一期景觀工程」,工程期間從94年10月7日至95年6月30日,目前,許多重機械都已進駐施工,正對著優美而富有濱海自然生態資源的忘憂谷,以「海洋生態體驗」之名進行所謂「景觀改造」之實。

海洋生態體驗園區  白樓梯下方的現況

為迎接海科館開幕後即將到來的人潮,進行更完善的公共設施的建設本無可厚非,然而,以挖土機變更原來穩定的地貌,寛大的水泥路即將取代過去美麗的草原小徑,白樓梯下方正在產製的駁崁上,未來可能也是引進外來的觀賞植物。果真如此,「海洋生態體驗」尚未開啟,可能就先破壞忘憂谷的生態了。

   施工中的階狀駁崁

每年冬末春初,當箭葉蓳菜、通泉草、黃鵪菜揭開早春的序曲後,草原上的爵床、夏枯草、單花蟛蜞菊、羊蹄、濱薊、細葉蘭花參、小葉括根,山坡上的白鳳菜、百合花海、山菅蘭、野牡丹、蠅子草、射干、石板菜、濱排草、百金、雞屎藤等草本和灰木、海桐、月桃、紫珠…等,一路漫開延燒,終而出現夏季的濱防葵花海盛況,點綴著匙葉紫苑、蔓荊、文殊蘭、風輪菜、槭葉牽牛,一直到木槿、雙花蟛蜞菊、台灣澤蘭…在秋風中翩然起舞,棉棗兒在山坡草原隨風搖曳,直至所有花的色彩在東北季風帶來的漫天陰霾中沉睡,唯獨刺莓的花偷偷在草叢底下暗自綻放,終而喚醒箭葉槿菜、通泉草,通報早春的到來。

沿第一道稜線施工中的步道  草原小徑將變成水泥大道

忘憂谷是一本四季流變的色彩月曆,也是一部生物群落以生命展演撰寫的史籍,演化像一支史官之筆,平衡是終極的律令。人類的方便與自然荒野經常發生衝突,語言文字中的虛與實也不停暗自較勁,當我們要欣賞自然,眼光卻不斷被人為的設施導引,當一個場所要讓人體驗生態,原生的植物群落卻不停從土地的戶籍中被刪除,這是在台灣各地經常上演的弔詭戲碼。

涼亭尚未拆除前  涼亭去除後的山頭

當我們著迷於櫻花、杜鵑花的繽紛璀燦,何不也彎下腰來看看爵床、夏枯草展現的玲瓏姿色,為天門冬從岩縫中伸展的生命靭性喝采;許多人迷戀無尾熊、熊貓的可愛時,誰又會為竹雞最後的啼聲感到悲哀﹖

從山頭看拆除涼亭後崩落的土石  草原被大路切割而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