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澱「±2度C」 的長考 | 環境資訊中心

沈澱「±2度C」 的長考

2010年03月10日
作者:陳昭倫(紐西蘭梅西大學艾倫威爾森分子生態與演化研究中心訪問教授;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

「±2度C」這部片子的放映引起了台灣社會一陣討論,有正面給與陳文茜小姐的掌聲,讚她能夠匯集社會企業精英的力量,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收集這麼多的資訊與資源,喚起台灣對氣候變遷這樣嚴重災難的覺醒。然而,有更多的聲音,大多來自長期關注台灣環保議題的朋友,不管是因為好還要更好的批判,還是針對引用的科學數據的正確與否,或是挑戰陳文茜小姐之前的政治評論的立場,提出相當多的討論與指正。

這樣的波瀾,對於在國外進修同時觀察這樣一個環境議題的科學從業人員而言,除了百感焦急,也對參與協助影片拍攝的中研院環變中心的同仁感到不捨。更希望在沸沸揚揚兩星期之後,提出ㄧ些對科學證據的想法和給個簡單的事實,希望所有關心氣候變遷對台灣影響的朋友能夠從此攜手前進。

科學研究本身就是一門非常複雜的學問,更遑論將科學研究的結果用一般民眾聽得懂語言表達的困難度,而且在翻譯科學語言時常因使用的背景不同而發生錯誤。科學研究是一個經過觀察、提出假說、驗證、結果然後進行討論和推論的過程。其中「對照組」和「實驗組」的設立對於結果的推論相形重要,但是有很多的觀察實驗是無法有對照組的設置。例如,氣候變遷的研究,我們只能從歷史的資料,包括過去地球的自然演化史、工業革命以來的大氣、海洋和土壤等等狀況收集長期的資料作趨勢的分析。這些必須在嚴格的假說之下才能成立的「實驗組」。可惜,我們沒有另外的一個沒有工業革命發生過的地球能夠提供給我們作「對照組」的實驗。

因此,所有的資料收集必須是長期的,但都經過嚴格統計分析來佐證。只是這些都必須忍受統計上的誤差和模式預測上的不準確性。更何況根據這些分析後的推論的真實與否,因為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辦法真正乘坐時光機器回到過去去驗證我們的推論。這些問題也就造成科學家在數據解釋上的保守性與不確定性。不僅如此,科學家之間有所謂的「同儕審查」(peer-review)的制度,來再次確認資料的可信度,當然啦!不同科學家之間有不同的見解和學說,良性的競爭是推動科學進步的動力。然而,要提出一個能夠撼動世界的想法或是理論,必須把資料發表在由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家審查過的雜誌之後,這樣在全球討論才能有根據。但是這樣的發表路程通常是漫長和艱難的。

而且通常等文章發表之後,許多的事件早已過了好一陣子。這就是氣候變遷研究上的難處,也是全球氣候變遷小組IPCC所遭遇的問題。可是,科學家都已盡力在做。相關氣候變遷科學研究不管在台灣或在國際上都有許多的資料存在,在「自然」、「科學」或是與氣候變遷等國際學術期刊上都有相當多的訊息可供參考。在環境電子報3月8日的論壇的一篇文章,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低碳生活部落格編輯部已提供相多的連結可供參考。雖然身為一位科學研究人員,科學研究不是我這篇文章想要談的重點。我想舉幾個簡單的「事實」(fact)給大家參考。這些簡單觀察到的事實並不需要太複雜的科學來印證。只希望大家看了之後,利用自己的判斷去結論你的想法。

第一,我們全球每年排放到大氣層的二氧化碳約80到90億噸左右,這是個簡單統計數字而已。
第二,自1960年開始至今,大氣二氧化碳大約增加30%左右,這也是一個簡單的統計數字。
第三,利用超過上千支溫度計在世界各地量測地球的溫度告訴我們,過去這十年是溫度計發明以來最熱的十年。這不是什麼複雜精密的儀器分析。

這都幾個簡單的數字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地球的確出了些問題了嗎?而這些數字的增加是不是跟我們人類的活動有關係呢?如果有的話,我們是不是應該採取一些「預警措施」,避免事情變的更糟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呢?人類其實是很會採取預警措施的一群動物。身體不舒服、發燒、流鼻水知道要去看醫生,當碰到一些無法解決的心理問題會去問神明、算命、張老師心理諮商,碰到有糾紛時,都還要找律師解決,不是嗎?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小時候爸媽都不要讓我們去河邊或是海邊玩水游泳,跟我們說有水鬼會抓替身等等。

這就根據經驗法則所採取的預警措施,因為根據幾個事實的研判,小孩會發生危險。同樣的道理,如果我現在告訴你今日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當量濃度約在390ppm,當地球的均溫再這樣無限制的排放溫室氣體(這包括二氧化碳、甲烷和含氮化合)的話,當大氣二氧化碳當量濃度超過科學家保守估計的450ppm的時候,增加攝氏2度C時,我們的小孩就會有生命危險時,我們要不要採取預警措施呢?我們要不要想盡所有的辦法呢?我想你心中早就有答案,不是嗎?要不要去改變就只有你可以去選擇,不是嗎?而「±2度C」這部片只是告訴台灣所有民眾這樣ㄧ個簡單的事實,至於科學的部份,更需要大量的投資、研究、人力,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地球醫生博士」( Dr. of Earth)的培養與前撲後繼的投入,才是台灣最缺乏的。

行文至此,有關於「±2度C」這部片子在科學數字引用或是撰述上的錯誤紛紛擾擾,就讓科學回歸科學的論證。身為科學家的我希望有兩個相同的結果:一是在本世紀末的人們能夠因為我們的預警措施採取的正確,讓地球不再增溫,而或是告訴我說「陳教授,你錯了,根本沒有氣候變遷這回事」,這都能保留住我眼前這一片的美麗。而至於地球公民的我,多走路、少開車、拒喝瓶裝水、出門自備餐具、努力蔬食和繼續演講告訴更多更多的人有關氣候變遷的事實等等,都是讓每天朝陽升起、微風輕拂、蟲鳴鳥語、碧海藍天留給未來的發願。

作者

陳昭倫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專長海洋生態及演化、珊瑚礁生物雜交與種化、系統發育分析、無脊椎動物保育遺傳領域。期待有那麼一天東沙環礁能夠成為台灣大堡礁,工作站人員不再為枉死的綠蠵龜愁眉苦臉,而是對著滿堂聽眾講述著保育成功事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