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三期環評續審 環署不回應停工爭議 宣佈民間陳述意見到此為止 | 環境資訊中心

中科三期環評續審 環署不回應停工爭議 宣佈民間陳述意見到此為止

2010年04月29日
本報2010年4月29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環保署今(29)日舉行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第六次環評審查的延續會議」,然而昨天環保署舉辦的環評檢討會中已做成附帶決議,要求中科三期應先進行程序討論,再實質審查。環保署不但未尊重附帶決議,反而在次日如期舉行會議,遭批視附帶決議如無物。

加上環保署長沈世宏,昨天在立法院回答立委田秋堇的質詢時脫口而出,「今天會過的可能性很高」,引發后里農民及環保團體痛批。

后里農民要求,環保署、國科會應先遵照最高法院判決,先命中科三期七星基地停工,然後再要求中科重送環評書審查。不過環保署綜計處簡任技正蔡玲儀試圖切割停工、專案審查,並強調停工問題並未專案小組可以處理,環評小組不應處理,應依照發出的開會通知單主旨開始審查。

不過律師林三加強調,沒有程序,就沒有專業討論的餘地,要求專案小組應先處理停工問題。會議從下午兩點開到五點多,雙方一直圍繞程序問題僵持不下,也無法進入實質審查。

最後擔任小組召集人的成大教授李俊璋也覺得這樣下去沒完沒了,要求環保署應該表達立場。他說,今天提出的很多問題不是專案小組可以處理的,專案小組希望發揮專業,但停工的法律問題需要時間。

李俊璋提議,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是認為當初七星基地環評審查時因資料不完整,尤其是健康風險評估部分,因此撤銷環評結論。他建議應暫停召開環評小組會議,先就健康風險評估部分舉行「專家會議」。

他的提議立刻引發民間團體反對。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要求,剛聽完后里鄉公館村長馮詠淮說明後,大家才知道后里居民不只要評估未來的健康風險,而是現在已有「立即風險」。中科三期兩基地都把廢水排入牛稠坑溝,至今已三年,而牛稠坑溝有5000人取水,「不如先停工,才不會有健康風險」。

田秋堇也要求國科會應立即命七星基地停工。她強調,環評不是抹布,幫人家收拾善後。昨天在立法院質詢時,環保署長親口回答,中科三期的環評還沒結束,也沒有秘室協商說今天一定要過,那請問「國科會把我們當空氣?我不想說他當我們死了,不停工的話你憑什麼在這裡報告?要求你停工,至少給環評委員一個面子你都不肯。」

正當各方交換意見時,環保署綜計處簡任技蔡玲儀,突然宣佈,停工問題不是專案小組可以決定,4月12日以及今天的第六次審查會都因程序問題無法解決,無法進入實質審查,因此她宣佈,「審查會聽取民間意見到本日結束」,下次會議不再開放民眾表達意見。

針對她突然的宣佈,全場錯愕,一來專案小組審查是「專業審查」,會議結論應由環評委員決定,環保署官員在小組也算是列席身分,如今不但反駁小組召集人李俊璋建議,還自行宣佈結論。

另外,環保署官員不正面回應民間關於最高法院判決意旨,是否命七星基地先行停工,反而直接排拒民眾參與,決議關起門來開審查會。

這樣的處理方式只怕會讓中科三期的爭議繼續延燒,而且可預期的是,火,一定愈燒愈烈。

※ 採訪側記:請用「生命角度」來看事情

台大農化系教授張則周發言時說了一段話,很感人,原文如下:

今天聽了這個會我覺得很痛心,因為國家教育沒做好。我們號稱民主國家,但一開始就沒聽到公民意見。我現在開了一門課,希望學生了解台灣社會發生什麼事,土地如何被污染了。我們去了后里的牛稠坑溝,學生很驚訝,從中科三期排出的廢水很明顯沒魚,味道也很重。

剛聽中科說廢水導電度2000多,不管是2000多,甚至沒有超過750,環保署訂的一些方法是不合理的。現中科說排入的廢水導電度2000,還這麼大聲說「只有」2000。但大家要知道,排出去的廢水如果污染土壤,就永遠不可恢復。

這時說訂出一個標準,沒達到標準就說可以,不知道老師如何教學生的?就像一杯水未達到污染標準,但每天喝,會沒事嗎?一天到晚只聽到說「達到標準」,我覺得應該用「生命角度」來看,不是科學或法律。要多想想後代子孫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