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色鳥叫春開唱之後 期待更多人關懷水庫議題 | 環境資訊中心

八色鳥叫春開唱之後 期待更多人關懷水庫議題

2006年04月15日
作者:莫聞(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反湖山水庫演唱會,陳昇熱情獻唱由保育團體所發起,以保護珍稀鳥類八色鳥為號召的反湖山水庫演唱會「八色鳥叫春」活動,上禮拜六(8日)在雲林斗六人文公園風光落幕了。這次包含湖山水庫預定地「幽情谷」生態導覽、八色鳥市集園遊會在內的活動,一整天下來估計有一萬人次左右參與,捐款、T恤義賣等募集了五十多萬運動經費,顯示了以演唱會號召保育意識的高人氣。主辦單位說,這次活動最大的意義,是打破政府當局「反水庫只是一小撮人」的說辭,顯示反水庫的聲音逐漸壯大,不容當局輕易打發。

相較於台灣兩百多萬高等教育人口,一萬人事實上僅是區區之數,而到現場的,又有多少人是為了陳昇、陳明章以及前交工樂隊歌手林生祥等高知名度演藝人員而來,又有多少人為了支持反水庫理念而來,也是個疑問。陳昇在演唱時也不免發出感慨:「這次的記者會只來了四個記者,上次台客搖滾記者會就來了四百個記者!」四百之處應是誇飾用語,但也道出公眾關心度不足的無奈。不過,這次全台保育團體發揮集體力量,再透過電視、電台、平面媒體轉播報導,所能發揮的潛在影響力不容小覷,就怕輿論焦點僅集中在演唱會的嘉年華氣氛,反而忽略了反水庫運動背後對社會正義與生態永續的訴求。

據聞,這次活動因向縣府文化局申請兩萬元補助,即承受了些許檯面下的政治壓力,「希望演唱會不要反水庫」,又聞,活動籌備期間遭到支持水庫興建的不明人士破壞旗幟、布條,並在幽情谷導覽處對參觀者口出不友善的言論。這顯示反水庫運動已取得「政治/道德正確」的有利位置,否則,何以贊成派不大張旗鼓反對活動,而施展這些讓主辦單位哭笑不得的小動作。

湖山水庫政策的種種不當之處,已多有論述,不再贅言,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高雄市教師會出版品《誰把河川擰乾了》。此處再提供另一「政治/道德正確」的台階:蓋水庫已非先進國家水資源政策的首要選項,甚至為了復原河川生機,還有為數不少的拆除水壩的工程在進行。今年3月間的「世界水資源論壇」(World Water Forum)上,因應聯合國提出全球十一億人口無乾淨飲水可用的警訊,各國紛紛提出因應對策;然經過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揭露,這些對策毫無新意,仍是以興建大型水壩為主,而細看其計畫內容,多是以世銀、亞銀等國際金融機構為主要資金提供者,貸款供發展中國家政府蓋水庫。顯見築壩工程的利益團體,在先進國家已找不到市場而轉進發展中國家。

反水庫運動既有「政治/道德正確」的論述可支持,接下來的重點仍是公眾意識的凝聚。關心社會運動的人都知道,一項運動的成功於否,有賴於「沉默的多數」是否現身,凝聚集體意識影響「既得利益的少數」。從這個觀點來看,「八色鳥叫春」能一次集體展現能量,並透過部分媒體吸引曝光,毋寧是成功的。期許這樣的能量能持續累積,到達新的頂峰,締造美國1969年Woodstock音樂節改造社會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