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鄉親反石化擴張 也要拼庶民經濟 | 環境資訊中心

【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鄉親反石化擴張 也要拼庶民經濟

2010年11月15日
本報2010 年11月1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賴慧玲報導

國光石化與六輕五期是馬政府的「國家重大經濟計畫」,聲稱將創造大量就業機會與高額產值;而支持國光石化的立委與民眾也以「拼經濟顧肚子」為訴求,要環保團體勿擋人財路。然而13日來自高屏、雲林、彰化等地估計近萬人的鄉親群起走上台北大街,高舉「反國光石化、六輕五期」的旗幟,要為在地產業、健康生計與子孫的永續發展,拒絕買單。

超過40個環保公民團體與地方自救會聯合參與的「石化政策要轉彎,環保救國大遊行」,不僅是國光石化爭議以來,人數最多、組成最多元的一次街頭行動,也是五輕、六輕、八輕三大石化爭議地居民的首次大串連。

高雄後勁、雲林麥寮附近鄉鎮與彰化大城、芳苑的鄉親,各自早上7、8點驅車北上,下午2點在台北SOGO忠孝館前集結,遊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反石化擴張大遊行,鄉親們很踴躍。

自發為子孫反五輕、六輕、八輕

「台灣的石化廠已經夠了,不用再建了!」來自高雄後勁的簡先生說。後勁人不得已與五輕相伴20年,深受其害,這次北上抗議除了要政府落實遷廠承諾,更是「為了台灣的幼苗」。

來自雲林崙背鄉70歲的李先生也表示,北上遊行是為後代子孫打拼,「抗議有意義」。雖然崙背與六輕之間隔著麥寮,但六輕來了之後,他們的菜種不好、樹也難活,這次的行動「是公民自動(參加)的」。

彰化芳苑鄉漢寶村的黃阿嬤已經85歲,內外孫加起來35個,是第一次和先生、養蛤的二兒子北上抗議。一路上阿嬤拿雨傘當柺杖走得有些辛苦,但仍精神奕奕;為了子孫的未來,她微笑著說,慢慢走也要走到凱達格蘭大道。

芳苑反污染自救會會長,同時也是彰化總指揮的林濟民表示,在自救會看不到議員、鄉長以上層級人員,只有鄉民代表、村長與基層人民;無獨有偶,雲林麥寮鄉民權益促進會總指揮許忠富亦透露,該會也是鄉長缺席,由村長和鄉民代表不分黨派地跟居民發佈訊息發佈、舉辦說明會。

林濟民更抨擊縣內部分立委和鄉長都被「摃死了了」(收買了),之前曾以「免費遊玩」的手段哄騙鄉親北上,許多人迷迷糊糊參加,結果去了才知道是要支持國光石化。(可參見立報2010/9/9報導〈彰化鄉民北上 邊遊玩邊挺石化〉 )

相反地,這次走上街頭是在地居民自己的決定。漢寶村民洪軒說,當地自救會收到遊行通知後,聚集了2、3百位村民在漢寶天寶宮開會討論,最後由村民共同決議參加,總計全村約有5百人自費北上遊行。

石化擴張不是發展,而是毀滅

對於石化產業將繁榮地方、帶動經濟的說法,78歲的洪軒毫不猶豫地表示,「這不是發展,是害百姓」,因為石化工業排放的毒煙毒水不僅讓討海、做農的鄉親生計、健康受害,全縣與全國的同胞也將難逃污染毒害。

今年79歲、來自後勁的蔡鵬長對石化工業的危害感受甚深。10多年前,35歲的二媳婦得癌症病逝,留下先生和2個念國小的稚子;大兒子一家也因受不了空氣污染搬到台南,回老家就感到身體不適。在地的做田人住不進舒適的中油宿舍,也無力搬家,甚至連種的菜都因中油的緣故沒人要買。五輕來了,不僅家人留不住,家居品質惡化,家計也受影響。

雖然20年來中油稍有改善,但「有抗爭才有改善」。人民如果不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發聲,現況不可能改變,是他抗爭20年的心得。

家住雲林麥寮的許忠富則直言,石化工業帶動地方發展是「一片謊言」。他認為六輕不僅未為麥寮帶來發展,反而車流輛增加讓車禍變多,更別提不定時的臭味與公安事故。

就算抽驗結果顯示六輕空污在「政府規定的安全範圍內」,但長期累積仍會危害身體。他比喻:「就像抽一支煙不會傷害身體,但天天抽、抽100支呢?還不是會致癌!我們每天都要吸這個空氣啊!」

而不管六輕五期還是國光石化都離麥寮很近,雲林人一樣遭殃。「今天出來遊行,是要讓麥寮人被六輕騙的感受,給彰化人知道。」他語重心長的說。

家住彰化芳苑鄉王功村的林濟民對麥寮人的痛印象深刻。他回憶曾到當地交流,一位村長談起許厝寮有條癌症街20戶人家18、9人得癌症時,邊說邊掉淚。他實在不願以後孫子上學也得像麥寮的小學生一樣帶口罩。

「沒健康,有錢何用?」他說。

「六輕的經驗是一面鏡子」,芳苑反污染自救會副會長洪清山不斷重申。六輕營運後,從事漁業的他發現剝皮魚和土魠魚銳減,魚獲也減少了。向彰化縣府反應得到的卻只是「六輕在雲林」、「沒有數據證實是六輕影響」而不了了之。「但你要人民怎樣去生數據?」他質問。

從六輕經驗,他深信八輕「不是發展,是毀滅性、虧本的建設」。在他經驗中,國光石化從未廣邀居民溝通說明;從公視一系列報導中,他得知不僅國光石化將與民爭水,生態還會遭受不可逆的破壞,到時用再多的錢也買不回。

而且不會轉彎的不只白海豚。「你要居家環境轉到哪?農漁民要轉到哪?」他問。

財團經濟 vs. 庶民經濟

「發展石化產業就是直接放棄農民的性命和生存權!」許忠富呼應。前雲林縣立委陳憲中講得更白:「石化工業等於滅農政策」。他批評中央政府無實質產業政策,從未照顧地方環境。

芳苑反污染自救會總幹事林連宗也嚴正呼籲政府,不要來干擾農漁民的安居樂業,毀滅在地產業。

身兼彰化縣養殖漁業發展協會總幹事的林濟民很納悶,農委會漁業署曾投入幾十億在芳苑推動王功、漢寶、永興三個總面積約1200公頃的文蛤養殖區。但六輕營運後因排水路變化、重金屬增加、空污落塵等間接影響,讓原本10個月的文蛤生長期延長約兩倍、死亡率攀升。如今政府又執意要蓋八輕,不正是和原本政策矛盾嗎?

「漁業署官員有出來說話,但是他們也不敢反對國家政策。」他說。

政府犧牲農漁、工業至上的政策思維,讓許多彰化、雲林鄉親們相當憂慮,滿腹辛酸。洪清山便批評,60年來從未看過政府幫缺水的農民做過什麼真正的努力,但現在財團一來,馬上就撥3百多億要蓋大度攔河堰,不是圖利財團嗎?他沉重的說,政府用人民的身體和生命造就財團的經濟,「這樣是不對的。」

彰化大城鄉台西村漁民代表康清裕也表示,六輕已讓台西的農漁產業受創,八輕再來,就算有回饋也要反對到底。台西村位於彰化最西南角,是與六輕最接近的村落,未來八輕設廠後更將被兩大石化工業區夾擊,居民的擔憂可想而知。

不止一位鄉親強調,農漁業是彰化沿海農漁民的全部,也是書讀不多的他們唯一的生活技能。六輕已讓雲林減少1萬漁業人口,海洋科技大學環工系沈建全教授擔憂,八輕將讓大城芳苑兩鄉超過3萬農漁戶人口的生計大受打擊(數字參照98年彰化縣主計處統計要覽)。但全力推動國光石化的行政院、經濟部與縣政府,卻未正視這些基層人民的生活需要與選擇權利。

對於國光石化號稱為當地帶來2萬就業機會、帶動地方經濟發展、人潮回流,洪清山不置可否地搖頭說:「現在人人都有工作機會。我們省吃儉用、很快樂,很滿足。但國光石化來我們就要失業了。」

16歲就開始養文蛤和蜆的他驕傲的說,念大學的二兒子平時都會回家幫忙,且三個兒子都自願回鄉繼承他的事業。但如果八輕來了,他會要兒子離開故鄉,因為這裡不再是長居久安之地。

八輕低污染低風險?高規格嚴格把關?促進地方經濟發展?廠商與政府的承諾,有五輕和六輕切身之痛的鄉親都不相信。

不要石化,要實話

遊行學者、鄉親、環團與公民團體皆口徑一致堅持:台灣要在地環境與庶民經濟的永續發展,不要謊話連篇的石化政策。

高雄後勁中油遷廠促進會會長李玉坤認為,蓋八輕並不能真正解決五輕的問題;台灣人口密度高、面積小,政府應該全面檢討石化產業政策,而不是一昧擴張。他指出,5年後五輕遷廠承諾即將到期,但過去20年來從未見官方提出具體遷廠時間表,遷廠後的污染整治計畫更是付之闕如。政府落實承諾、解決問題的誠意,他們很懷疑。

前衛生署長、中研院院士陳建仁用流利的台語對鄉親談八輕的環評觀察,他發現許多影響健康的因素都被低估、未解決。例如致癌的PM2.5細懸浮微粒隨風可擴散至嘉南一帶,但會議中卻以嘉南地區不在討論範圍內而未列入考慮。他呼籲環保署與環評委員要憑科學精神與正義,落實環境把關,「希望政府趕快轉彎」。

「我們國家的經濟不應該建立在迫害我們的人民、破壞我們生活環境的基礎上。」曾參與宜蘭反六輕的台大化工系施信民教授也疾呼。宜蘭拒絕六輕後,保留令人稱羨的生活品質,證明沒有石化產業,一樣能有好發展。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則高呼,台灣未來究竟要往綠色、永續的低碳產業發展,還是「賺垃圾錢」的高污染、高耗能產業,國光石化是關鍵指標。他質問:「哪有人把可以百年永續經營的在地產業摧毀,去蓋一個只能發展幾十年的污染產業?」

不僅學生裝扮的青年納美人警告石化產業沒有未來,醫界代表彰基小兒科醫師錢建文也指出,石化污染會使精蟲減少,等於危害未來子孫、未來台灣的希望;且全球研究顯示石化業會增加肝癌與血癌發生率,「對全國利益來說,完全沒有正當性!」

和朋友一起來聲援的台北盧小姐則呼籲政府,不要老是一天到晚經濟掛帥,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要拚經濟」。她為中南部鄉親加油,「大家要堅持,我們是你們的後盾!」

出身彰化、研究雲林六輕的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也全程參與遊行。他讚許鄉親與學者說出「真相的價值」。

遊行活動於晚間7點順利落幕。在凱達格蘭大道另一頭的執政者,能否正視這份價值,真誠落實「環保救國、拚庶民經濟」,鄉親都睜大眼睛在看。如果石化擴張政策不轉彎,各自救會皆表示將採取行動,抗爭到底。

※ 本文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於台北市大安社區大學開設「環境大聲公」課程之實習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