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灣飯店海灘廢棄物 環署限期一個月清除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美麗灣飯店海灘廢棄物 環署限期一個月清除

2011年01月21日
本報2011年1月21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杉原海岸美麗灣大飯店所在地,不斷出現廢棄物爭議,去(2010)年10月,環保署綜計處針對這些廢棄物裁定是「營建剩餘土石方」,是有用資源,讓當地民眾譁然,接連發起幾項抗議活動。這一連串的動作,引起立委的注意,遂於上次會期提出,要求限時清除處理。

環保署據此於昨(20)日召開「研商台東美麗灣渡假村開發案營建廢棄物限時清除處理案」會議,由廢棄物管理處處長吳天基主持,會中邀請營建剩餘土石方及營建剩餘土石方再利用方案主管機關營建署參加。現場看過部落族人提供的相片之後,廢管處與營建署的人都認為這不是所謂的營建剩餘土石方,而是廢棄物,要求開發單位過完年後1個月內移除。

沙灘上的廢棄物 雙方各執一詞

莿桐部落居民林淑玲。攝影:廖靜蕙。杉原海岸,阿美族人的fudafudak(美麗的沙灘),也是阿美族人的傳統領域,因台東縣政府美麗灣BOT案,而將之隔離於族人生活經驗之外。2007年台東環盟首度發現美麗灣海灘上有廢棄物,除多次向台東縣政府舉報,當地居民也開始展開長期監測工作。

這些廢棄物中,除了大型可見的土石廢棄物,還包含大量夾雜著小石塊的泥土,這些土石佈滿沙灘,造成生態隱憂。居民表示,每逢雨後在沙灘上便刷出一條條溝痕,較輕的泥沙隨著雨水留入杉原灣 ,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持續不斷污染海洋及珊瑚礁。

台東富山社區發展協會林淑玲也從長期觀察中看到每逢雨季或颱風季,美麗灣大飯店習從地下室抽水上來,排到中庭水溝,這加劇雨水沖刷的力道刷出更多溝痕,使得平日只要浪大,就會順著溝痕沖到岸上來,不但漂流木被沖到內陸,去年雨量特別大,沖刷出溪流,導致大浪打上來,水就往附近的住屋走,對當地居民也造成危害。

另一方面,美麗灣大飯店開發廠商維德安開發有限公司則滿腹委屈,業務經理朱膺州表示,自2007年10月底停工至今每天都派人去清理垃圾,每年也配合當地團體淨灘,並聘請專家監測當地珊瑚礁,已經盡力在環保方面達成模範生的標準。因停工損失好幾億,開發金額也已上看到10億。對於居民多次指控挖砂、掩埋廢棄物,也曾聘用怪手開挖,結果並沒挖到。朱膺州直喊被栽贓。

營建剩餘土石方變身 需跑流程

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處長吳天基說明,綜計處發文未照會廢管處及營建署,只引用了一半的法源。他說,營建剩餘土石方再利用須依據內政部相關方案提出計畫,才能視為有用資源,未經這些步驟而隨意棄置,造成污染環境的情形,則必須回到《廢棄物清理法》的規範。

從現場圖片明顯可見,非建築剩餘土石方,而是用過的建築廢棄物。當綜計處技正表示,發文乃依據台東縣政府現勘認定為主,詹順貴律師即說,若是真的是有用資源,他願意僱卡車將這些有用資源載到環保署,請環保署開捐款收據,以此表示,環保署不要睜眼瞎說。

內政部營建署綜計組工程師楊先生表示,就現場圖片看起來,不屬於營建剩餘土石方,也就是廢棄物。而此案乃依據台東縣政府認定,過程並未知會營建署。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秘書長林子淩質疑,有用資源是需提計畫書,綜計處有提給營建署或廢管處相關計畫嗎?

對於不斷有廢棄物出現在海灘,台東縣政府觀光旅遊課胡先生說,可能是颱風、雨水攪動,將地底下的東西翻動上來。

在不對的地方做對的事 無濟於事

開發單位多次強調在環保的努力與貢獻,卻未能使環保團體滿意,言談中充滿委屈。林子淩強調即使作對的事情仍需在對的地方,美麗灣大飯店蓋在不對的地方,勢必造成這種結果;雖各自有立場,但應站在尊重環境的立場思考。

詹順貴也表示,法律面來說,台東縣政府點交後,當地海水浴場確實有建築結構,拆除之後的量體,外包處理後有沒有相關的證據或資料證明確實處理過了。從幾次報導顯示,廢棄物可能經過擾動而浮現,台東縣政府也說2009年曾經開過罰單,通常開罰單會要求改善,那麼到底做了那些改善,改善應該會要求重新開挖清理,這部分應該有紀錄,美麗灣可交代清楚,為民眾解惑。

立委田秋堇表示,清除工作應由建商處理,應盡速還原沙灘。攝影:廖靜蕙。立委田秋堇表示,清除工作應由建商處理,應盡速還原沙灘。吳天基也認同,當地確實出現不該出現的東西,營建署也已認定是廢棄物,因此會議做成美麗灣大飯店須會同台東縣政府、環保署、當地居民以及原民會代表確認清理範圍、數量以及提書面規劃,1月底完成;清理工作需於春節後展開,並於一個月內完成。

廢管處身段柔軟 將會議導向問題解決

此案結論未對任何單位開罰。吳天基在會議中明白表示,此案也可導向開罰,因有污染環境和路面的現象,依據廢清法27、50條是可以開罰的,但吳天基寧可解決問題,以清除現場廢棄物為主。

吳天基也提醒台東縣政府,應回歸環境衝擊影響評估說明書上內容,對於舊建築量體拆除後的廢棄物處理,開發單位做了那些承諾。他又說,如果環說書對此未清楚交代,表示環說書的審查是「有疏漏的」。

如此柔軟身段,難怪詹順貴會說,若是每位公職人員都如處長般願意以理解的態度處事,台灣的環境會更好,也不需要這麼多環保團體了。

即便如此,這次會議還有一段小插曲,朱膺州因情緒失控嗆部落居民,如果當地不安全,「那你幹嘛住那邊?」吳天基立即嚴詞要求對方收回此言,明白表示對此言無法認同;朱膺州因此連續多次向與會當地居民道歉。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