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生活】台北,兔年開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兔生活】台北,兔年開門

2011年02月09日
作者:王珮瑜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我要進來
不開不開我不開
/媽媽沒回來誰來也不開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我要進來
就開就開我就開/媽媽回來了我就把門開

兔年到,一首「小兔乖乖」兒歌唱起來,卻讓很多人嚇呆了,歌詞裡野狼在門外等著吃兔子的那張奸惡嘴臉,好像正在提醒著我們:這就是個陌生人走開的時代。歌詞中也試圖讓我們明白:小孩子是弱小,要聽話,不開門的那幾個反正就多少比較乖一點。

從南部小城到台北大國來生活了5年,我的確感觸到人與人之間的防備與保守日漸明顯,除了競爭、生存遊戲等老掉牙狀況劇之外,還有許多人比以前更加不願受到打擾,更加重視所謂的「隱匿性/匿名性」,也已經將「隱私」與「冷漠」不小心畫上等號,對友善與熱情抱持被動的態度了。最近幾年,觀察身邊的許多例子,我看見更高成份的人際距離感,有的人總覺得「人這種生物不值得相信」,有的卻老是說「我沒在怕,因為我比你壞。」人際關係因此被簡化成兩種:如果不是相熟的朋友,那必定就是要提防的某個外人。

有時候,真的很難說清楚,這種冰冷究竟是因為來到大城市的關係,或者,純粹只是因為長大了也受過一點傷害了?(我認為是後者,也不想把所有罪過推到可憐的大城市身上。)為了保護自己,對人的提防是在所難免,看到陌生人靠近就討厭也好像情有可原。但摸摸良心,回顧自己的生活、設想未來的人生,幾乎都是跟陌生人在一起渡過。吃路邊攤、擠公車捷運、過馬路、去便利商店繳電費、逛大賣場、看病、旅行、在書店坐著看一本書、塞車塞在路上、跨年看煙火等等,甚至百年火化之後集中收納,左鄰右舍不也都是萍水相逢?因此,一個人看待陌生人的角度,會影響他日常的很多層面,會影響著他的情緒,他的快樂和不快樂。

你覺得世界可愛一點,自己也就可愛一點,這是心的決定。不冒一點風險是賺不到大錢的。電影都說「你苦苦尋覓的人就在身邊!」這是有點夢幻,但就算沒有因此找到夢中情人或金主,或許還能得到幾個深刻有趣的人生故事。有一次,我在台北車站等人,旁邊站了一個中年大叔,我們兩人互看了一陣子,然後他好像很緊張似的把手伸進垃圾桶裡拿起一個吃剩的便當。這個叔叔乾乾淨淨,但跟著他的土狗小黑卻髒兮兮。我開口問他:「這是你養的嗎?」他說:「算是吧。」就從我稱讚狗懂事聽話的那一刻,我跟這個中年叔叔有了某種交流,我們小心的開始,聊了一陣子,然後爽快的結束。

總之,他得到我的祝福,我獲得他的故事,還拿他的故事寫了期末作業。如果我活在叢林,我可能是個想跟大野狼交換禮物的小兔子吧(或者我就是大野狼),小兔「不開門就乖乖」的邏輯在我身上應該會面臨一些些挑戰。我始終願意相信陌生人的力量,也貪求他們的關注。因為,就算互不相識或不值得相信,我們終究還是要活在同一個漸漸暖化的地球上,終究要一起承擔人類社會發展的結果,終究要一起上街頭、一起關心環境、一起看同一個電視節目、一起去小巨蛋聽演唱會。生命中多數的歡騰與壯烈時刻,陌生人都在我們身邊,為了讓叢林更溫暖,小兔子們就先把門開個縫,打聲招呼吧!祝大家兔年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