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的性愛情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昆蟲的性愛情色

2011年02月27日
作者:楊家旺

【昆蟲的性愛情色】2003.06.14 攝於大同

這篇文章的標題,之所以會取名為〈昆蟲的性愛情色〉是因為3本書的緣故。這3本書都探討了昆蟲的性事,第一本是2003年7月出版的中譯本《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忠告》,由奧莉薇雅.賈德森(Olivia Judson)所撰寫,這本書的副標題是【性的演化生物學】;第二本是2000年2月出版的《蟲蟲的》,由張永仁攝影撰文,書的副標題是【六足王國性愛大觀】;第三本於2006年10月出版,由朱耀沂撰寫,書名《情色昆蟲記》,這本書也有個副標題,叫作【昆蟲世界的愛情兵法】。我取這3本書名的關鍵字:性、愛、情色,組成了這篇文章的標題,即〈昆蟲的性愛情色〉。

《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是一本既輕鬆有趣又嚴謹的書,可惜這本書在台灣出版後並沒有受到太多的關注。這本書不是探討昆蟲的性,而是廣泛探討各種生物的性。作者奧莉薇雅.賈德森(Olivia Judson)是著名演化生物學家漢彌爾頓(W. D. Hamilton)的學生。而漢彌爾頓和達爾文及愛德華.威爾森(E. O. Wilson)又有一些生命歷程的交集,我曾簡述於〈漢彌爾頓.蝴蝶.達爾文〉這篇文章。為何我說這本書輕鬆有趣呢?因為作者採用了一種書信問答的方式來撰文。寫信的是各種生物(顯然是擬人法),而這些生物的信都是寫給一位叫塔提安娜博士的。我舉第一封信為例,是一隻竹節蟲寫的:

親愛的塔提安娜博士,

我叫崔姬,是竹節蟲。我寫這封信的時候,正在做愛,真是難為情,但是我的伴侶已經和我做了10個星期了。我真是煩透了,但他一點兒也沒有洩氣的意思。他說,那是因為他愛我愛得發瘋,但我想他真的瘋了。我該怎樣讓他停下來?

印度.性事厭煩者 啟

接著,是塔提安娜博士的回信,用以闡釋那些嚴謹的性生物學或是性演化學,但是以非常輕鬆的筆調。由於她的回信很長,我只以第一段分享給讀者:

竹節蟲居然名列全球最熱衷做愛的生物榜,有誰想得到?十個星期!我知道妳可受夠了。崔姬,妳的懷疑對了一半。妳的情郎是瘋了,讓他發瘋的不是愛,而是吃醋。他不斷纏著妳做愛,別的雄性就沒有機會接近妳。幸好他的身體長度只有妳的一半,所以騎在你背上你應該不會覺得太重。

《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之所以沒受到太多關注的可能原因,我有一個猜測,此猜測是根據我逛書店的一個發現。有一回,我逛書店時,發現《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的書被封膜。我知道封膜的書通常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有些書讀者會熱門翻閱卻不購買,影響書籍的外觀美,另一是不適宜18歲以下的孩子閱讀。而《Dr. Tatiana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顯然屬於後者,但這個原因讓我有些哭笑不得。我承認書裏的用詞常常很直接,比如說金普特雌猴寫給塔提安娜博士的信有這樣一句:「他的陰莖怎麼會布滿了巨大的尖刺呢?」,又比如說女王蜂寫的信有:「我的愛人都把那話兒留在我體內,然後就死了。這樣算正常嗎?」還有雄獅寫的信:「我的婆娘肯定是個花癡。每次她發情了,至少每半小時就要做一回......您能不能建議一些『壯陽』藥給我,拜託?」但這些敘述畢竟是生物性交的實際情形,算是研究或了解生物的性所需具備的基本知識,不知道對18歲以下的孩子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竟還需要將這本書封膜?

我也很喜歡這本書前言的第一段,作者藉由塔提安娜博士這一角色寫道:「我出道以來,遇到過許多問題。許多問題簡直匪夷所思,超出人類的想像力。但是,最普通的問題卻俗得很,那就是:我為何會成為性學專家?答案很簡單,因為我覺悟到,生命中沒比性(有性生殖)更重要、更有趣,或更教人覺得棘手的事了。」

張永仁《蟲蟲的愛》一書,收錄了一張張各種昆蟲交配的照片。他在自序裏寫到自己編導昆蟲生態觀察的公視節目時,意外得到一個外號,叫做「昆蟲A片大導演」。讀者在這本書裏可見到張永仁在野外觀察時所拍攝到的各種昆蟲交配畫面,藉由這些圖文,相信有助於大家對昆蟲交配習性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我發現,同一類昆蟲往往有固定的交配姿勢。我舉如下四類昆蟲為例:第一類是金花蟲,祂們交配的姿勢為「抱背式」;第二類是椿象,祂們交配的姿勢為「一字形」;第三類是蟬,祂們交配的姿勢為「V字形」;第四類是蜻蜓,祂們交配的姿勢為「心形」。換言之,無論您見到的是哪一種金花蟲,祂們的交配姿勢皆為「抱背式」,鮮少有例外;同理,椿象、蟬、蜻蜓也是如此。

【昆蟲的性愛情色】2

而朱耀沂的《情色昆蟲記》,算是他台大教授退休後一連串的昆蟲書裏比較後期的作品。朱耀沂的退休,對昆蟲觀察者來說,是一大福音,因為他一本接一本的昆蟲書寫,提供給昆蟲觀察者非常豐富的昆蟲知識。這些知識提供了昆蟲觀察者日後在野外觀察時重要的參考依據。《情色昆蟲記》沒有照片,但有一些很不錯的手繪插圖,讓文字的敘述有了更具象的參照。

朱耀沂在此書結束的【後記】裏,第一句話這麼寫道:「不知各位看完昆蟲A片的文字版後有什麼感想?」看完這句話,我突然意識到,那麼張永仁的《蟲蟲的愛》就是昆蟲A片的圖像版囉!進一步再想,也許哪一天,台灣會有人拍出昆蟲A片的影像版,我相信這將會是一部令人期待的紀錄片。

朱耀沂在《情色昆蟲記》裏探討了昆蟲兩性的各種面向,他的博學,就像作者簡介裏提到的,學生總敬稱他為「昆蟲博物館」。退休後的朱耀沂,完成的昆蟲著作已超過10本,字數則突破一百萬,對昆蟲觀察者來說,是極為重要的參考資料。當然,這也意謂著朱耀沂對台灣的昆蟲觀察家來說,肯定有著重要且不會被遺忘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