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誰?巴奈的土地宣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他是誰?巴奈的土地宣言

2011年06月07日
作者:巴奈庫穗

我只是一個歌手,但是我懂得如何真誠的待人,更懂得要有勇氣對抗這個世界的不公義。我懂,是天地應允了台灣原住民族千年萬載得以生存,然而,怎麼了?又為什麼是原住民族被要滅亡?是誰用同化政策偷走我們的語言?剝奪原住民族文化權教育權?又是誰偷走原住民族自然主權?是誰自認比天高、比地大就能以教化之名進行擄掠之實?這個小偷這麼厲害,武功高強,到底是誰﹖可以這樣蠻橫到極點,到底是誰?

我猜他一定沒有眼睛,要不他一定會看見我們的祖先是如何以一種永續地、沒有污染的生活方式,保護了這塊土地,可能是因為太乾淨太好了,也難怪他要來偷。他可能沒有腦袋,要不然他應該明白把土地弄髒弄壞,後代會沒有得以生存的空間,聽說他有很多錢,難道他要給後代吃很厲害的紙做的錢嗎?錢怎麼吃?為什麼他不用一點腦?他沒有學校嗎?那又為什麼要送我們讀他們的國民學校?把我們教的像他們一樣笨的話怎麼辦?他有耳朵嗎?他聽的懂我們族語的美好跟優雅嗎?他的嘴說出來的話還有族人會被騙嗎?他憑什麼一直管理我們?他是國家嗎?哪一國?有人認識他嗎?是中華民國嗎?有誰認識中華民國嗎?或是中國嗎?為什麼歐洲人、美洲人以為我們是中國?不是說要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同胞嗎?是誰的同胞?我們的嗎?台灣原住民族的同胞嗎?為什麼要一直騙人?他這樣能手牽手歌舞祈求祖先庇佑嗎?他有手嗎?他能唱嗎?跟我們一樣是南島民族嗎?他也吃山豬嗎?他知道怎麼獵豬嗎?他到底是誰?你認識嗎?

我講的都是真的,一點也不想跟自己的族人開玩笑。我們處處挨打,常常從遠方捎來消息,狼煙行動聯盟的伙伴們就是奔波,有時抗爭,我跟那布有時也去表演,想有機會跟更多友善的人訴說,那個他是如何惡劣的這樣對待我們,將來也許會找到方法也讓他友善的對待我們。可是他總躲在法律的保護之下,看也看不見我們,聽也聽不見我們 ,一直要開發我們的傳統領域,要不就是要放置核廢料,什麼時候我們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也來保護我們的族人,讓我們的族人勇敢的站出來要求歸還傳統領域。5月21日太巴塱的兄弟姊妹捎來消息,大家大聲喊大聲叫「還我傳統領域」這次希望他聽見了。

你一定知道,權力是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為了我們的後代,是一定要想辦法讓這個愛說謊的政府,露出貪婪的馬腳。地球資源已經耗盡,資本主義的美好富足年代已經過去了,為什麼這個國家仍舊不知反省的想要大肆開發?人們為什麼仍理所當然的過度消費著?這樣的生活方式提高了國民生產毛額,賠上了我們的環境,在全球暖化、極端氣候之下,有錢人口袋滿滿的承擔一樣的風險,我們口袋空空無處可躲,這樣公平嗎?

把我們的本來還有我們的地方都還給我們,跟我們道歉,我們一定會好好討論要怎麼接受道歉的豬,而且我們會跟你們和解,我們會接納你們,我們更會跟你們一起開創永續的未來。五十年後,雖然沒有人知道哪個國家會在這裡?但是原住民族一定還會在這裡?而且要為成為所有子孫尊敬的祖先繼續努力下去。

照片/ 安歆澐提供我們都只是土地上  經過的人  我們都會死亡
請用敬佩的心  感恩這塊土地上原住民族的祖先
千年萬載只需足夠的
沒有浪費
多的拿出來
一種沒有污染的生活保護了這塊土地留給我們
請你也積極成為千年萬載後仍被所有子孫尊敬的人
請做對的事
而且一定說的到做的到
地球資源耗盡經濟成長的富足年代已經過去
停止說謊
不會有人再被騙
五十年以後  我們會貧窮到沒有乾淨的土地
沒有乾淨的水
沒有乾淨空氣
只剩乾淨的錢在少數人家裡也沒有用處 
我不要這種不永續的未來

                      我的土地宣言      宣示人:巴奈庫穗

※本文轉載自「部落客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