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埔地VS.工業區 彰化芳苑、大城生態之旅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海埔地VS.工業區 彰化芳苑、大城生態之旅

2011年10月09日
作者:楊慧玉;繪圖:王鵬欽

在「荒漠」的盡頭尋找白海豚廣大而寂寥的彰濱工業區,像是大得要命的王國,在顛頗的車內讓人頭暈目眩,彷彿永遠走不到盡頭。

一反工業區的蓬勃生氣,彰濱工業區內廠房三三兩兩地錯落,有許多土地閒置著,進駐率似乎不高。佔地3600多公頃的園區規模龐大,南北長約12公里,東西寬約3.5至4.5公里,不知是當初共襄盛舉者野心太大,還是後勁不足,抑或是為開發而開發…,總之,從民國66年經行政院核定至今,長期的開發計畫,歷經能源危機、產業外移,走走停停。而圍堤造地,拓展新國土,與大自然抗衡的謬妄,如今,「空」徒留嘆息…

當初為了興建工業區而填海造陸結果,只要幾天無雨,園區內飛沙走石,ㄧ片白茫。原水鳥觀賞區屢屢被淹沒成ㄧ片沙丘,需靠人工清運始得見其原貌。

園區內,最美的景緻應屬成列的風力發電設施。巨大的白色塔架拔地而起,由近而遠依序靜佇著,三葉葉片緩慢而無息地挪移,無論是哪個角度都有其框景,襯著湛藍的天…,不過當視線悠然而下,唉!真希望眼前能是迎著潮汐的沙灘。

工業區的盡頭是深邃的海洋,中間的隔閡是綿延的消波塊。據說,漲潮時,當地人稱為媽祖魚、並被列為極度瀕危等級的中華白海豚,有時會在離岸約1百至3百公尺處出沒。於是背著相機、望遠鏡,攀爬於稜稜角角的消波塊間,尋找妥適的位置觀察。然而,儘管屏氣凝神、極目四望,所帶家當也精銳盡出,還是無緣與白海豚見上一面,本來嘛!僅存不到2百隻的族群,悠游於浩瀚的海洋中,若真能遇上,算是有「保庇」。

搭牛車耕海摸蛤仔 現啖生蚵看夕陽

彰化芳苑、大城濕地,因國光石化一案而聲名大噪,環保團體與當地許多民眾想維護的究竟是什麼?是促成此行的主因。據說,這片濕地(有人稱其為海埔地)是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廊道、台灣特有種台灣招潮蟹最後的點狀分布地,也是保育類的大杓鷸在彰濱工業區開發後被驅離、最後遷移的越冬棲息之地。

該濕地是台灣面積最大的泥質灘地,最大寬度可達5公里,因此形成漲潮時牛車耕海的特殊景象。而為了搭牛車入海摸蛤仔,得先換上業者提供的膠鞋,沒想到,款式還頗有時尚感,配上短褲,竟帶點蘇格蘭風格。

因時間關係,未能搭上牛車,改搭「鐵牛」入海,沿途空氣中混雜著柴油與海的氣息;巷弄間,一幢幢舊式矮房中也混雜著幾幢新式洋房,庭前最常見的景象,就是三兩成群的婦人圍著剝蚵。

當鐵牛車入海的那一霎那,驚呼聲中夾雜著歡呼聲,而隨著涉水越深也越刺激,同座還有人考慮起會不會游泳的問題。到了水深及大腿的位置,對都市人而言,下水摸蛤仔也需要一些勇氣。

隨著另一團來次畢業旅行的高中生的嬉鬧與尖叫聲,懷抱著興奮踏入濁不見底的軟泥沙地,彎下腰、雙手在水底胡亂抓起一把把泥沙,令人訝異的是,就僅是一小撮的泥沙,竟蘊藏著許多中的小的淡紫色蛤仔,密度之高令人咋舌。

至於大的、超級大的蛤仔,也有不少,而且不需要甚麼技巧,真的是隨便摸都有,成就感十足。對當地居民而言,這片海埔地簡直就是自家廚房,退潮時,只要捲起褲管,走進灘地耙耙耙,不一會兒功夫,整籃的蛤仔便可等待上桌。

除了蛤仔之外,這裡的蚵仔才是主角,也是這裡許多住民賴以為生的產業,而走訪蚵田,則是到此一遊非去不可的行程。

一列列整齊排列的蚵架,廣泛分布於淺灘上;在海水的浸漬中,兀自肥美。

蚵民豪氣的剝開一顆顆蚵殼供遊客現嚐,強烈的鮮味夾雜著十足的海味,霎時茅塞頓開,原來「海鮮」不只是名詞,而是讓味蕾為之驚艷的形容詞,就算是嚥下了許久,仍搜尋得著餘味,孔子說:「繞樑三日」,試以「繞舌三日」擬之,事實上,味蕾的記憶至今難忘。
 
驚艷無獨有偶。海的這頭大啖生蚵之際,海的那頭卻見夕陽餘暉肆意揮灑,霞光從天際映照著海面,是朱熹所讚嘆「天光雲影共徘徊」!這景緻,在遠赴斯德哥爾摩曾見;未曾想過,就在我親愛的台灣便有,近在眼前的福分,反而忘了珍惜。

夕陽將一根根靜佇於海的蚵架的影子拉得老長,一串串如墜子般懸掛著的蚵仔在潮來潮往中載浮載沉。若以產值衡量傳統的養蚵產業,或許這行早該出局;但就其所能創造的生態價值(淨化水體、保護生物多樣性等),卻是舖陳環境永續的因子。

螃蟹大軍咕嚕嚕 石化王國轟隆隆

前一晚投宿的地點離海很近,也離台塑六輕工業區不遠。據說,在夜晚少霧時,可輕易在一片漆黑中認出方位,因為只要四處張望一下,便能看見遠處燈火通明的工業區,如野火燎原般發散著通紅熱力,沒日沒夜地運轉著。不巧當晚多霧,未清晰見著那壯觀場面,但仍可隱約從泛紅的彼端描繪出輪廓。

鄰海的清晨,應該早起。不只是為了那份靜謐和清爽,還為了躲避那炎炎日頭。

都市人自以為的早起,比起當地住民可算晚了。當信步走到退了潮的攤地,才發現遠處早已有人在採蚵、耙蛤仔…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並不太清楚除了這兩項活動之外,他們是否還尋找些什麼?畢竟在這片生態豐富的泥灘地上,似乎是應有盡有。

應有的當然包括淺灘上常見的螃蟹,特殊之處除了可見到台灣招潮蟹以外,數以萬計的螃蟹大軍更令人起雞皮疙瘩。只消靜立一、兩分鐘,泥灘上一個個小洞口便傳來細細碎碎的竊語:「咕嚕嚕嚕」,彷彿是相互通報警報解除般,接著便一隻隻爬出洞口覓食、交誼。

當注意力從螃蟹移開,抬頭驚見遠方便是昨晚未能看個清楚的台塑六輕廠,一時錯愕,怎麼前一刻才徜徉於自然的驚奇,下一刻又得面臨人類經濟發展對自然衝擊的難堪?陷入思索的同時,被螃蟹大軍包圍著的我,聽見牠們「咕嚕嚕」地議論著,也聽見那頭的台塑王國「轟隆隆」地咆哮著,心底的愧疚油然而生,為何人類在強奪豪取自然資源時總能那麼理直氣壯?盡享其利,卻將問題丟給環境、丟給弱勢去承擔。

台塑六輕廠半日遊行程大概不會有多少人感興趣,卻可開開眼界。所為「六輕」,即為台灣第六套輕油裂解廠,於民國80年選址於雲林縣麥寮鄉,園區面積約2600餘公頃,其計劃開發的麥寮區和海豐區,位於雲林縣最北端濁水溪出海口,大部分土地平時均位於海平面以下,因此必須大舉進行填海造陸工程,造地面積達2250公頃,約是台北市面積的8%。無怪乎有人說,到六輕廠見識了廠區的宏偉,回家後肯定會多買幾張台塑股票。

廠區內被暱稱為「小白宮」的迎賓大樓不辜負其美名,以大理石打造得氣勢磅薄。未進入前,車道上停了兩輛電視台的SNG車,以為當天又有工安事件發生,向前詢問才知,是當地民眾針對前幾天的工安事件來抗議,但已經散去。而攝影記者見我們一群人包車前來,還以為也是來抗議,本準備來採訪我們!?唉…相互表明來意後,只能相視苦笑了…。

往者不可及,來者猶可待。台塑王國為台灣創造的經濟產值或許不可否認,但所信誓旦旦的工安品質亦讓人難以苟同。在「暢」遊台塑六輕的同時,心裡卻想著,那片海埔地上的子民,應是慶幸著國光石化沒來,好「家」在!

※本文轉載自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