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子、氣候引憂 末日時鐘倒數加快一分鐘 | 環境資訊中心
國際新聞

核子、氣候引憂 末日時鐘倒數加快一分鐘

2012年01月20日
本報2012年1月20日綜合外電報導,黃健強、石郁涵編譯,蔡麗伶審校

科學家發表末日時鐘調整。照片取自衛報/AFP/Getty Images,Saul Loeb攝國際最傑出的科學家10日調整「世界末日鐘」(Doomsday Clock),往午夜世界末日條近一分鐘,表示整個世界更接近啟示錄上所謂的世界末日。

「原子科學家公報」(Bulletin of the AtomicScientists)共同主席麥法蘭(Allison Macfarlan)表示,現距離午夜末日僅五分鐘。科學家表示,這是一連串失敗的綜合結果,包括無法阻止核子武器的擴展、以及氣候變遷、或是無法找到安全可永續使用的能源,其中以福島核子災害就是一個例子。

科學家也注意到少數的正面現象,包括阿拉伯之春(中東及其附近國家於2011年興起的茉莉花革命)以及俄羅斯爭取民主的抗議運動。

由原子科學家公報所設立的末日時鐘,利用時鐘倒數至午夜末日的鮮明象徵,自1947年以來就用來計算距離世界末日災難發生的時間,這個團體的成員包括許多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

科學家表示:「距離午夜末日只有五分鐘,兩年前世界領導人看似會去處理我們真正面臨的國際威脅。但這樣的趨勢卻沒有繼續下去或是有改善。」這個組織是由協助美國製造原子彈的科學家所創立,他們最主要關切的是核子爆炸之後所殘留的危險。但是許多曾參與研究的科學家表示,他們也對於世界逐漸漠視科學這件事感到沮喪。

在整個討論議題中有個跨領域的議題,他們發現了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那就是人們拒絕或是削弱科學界提到問題本質的重要性。普林斯頓環境組織的Rober Socolow說,「我們(科學界)應該須要有政治上領導地位,以確保科學的重要性。」

科學家也注意到角逐共和黨提名的共和黨員,為了贏過對手而否定氣候變遷科學。

但是最令他們感到失望的是,國際領導人無法完全免除核子武器的使用,像是伊朗核武計畫的模糊立場就是一個例子。即使美國和俄羅斯在2010年批准一項新的核武條約,但是世界各地有將近兩萬個核子武器。

他們警告表示福島核電廠反應爐核心熔毀,一度造成核能曝露危險的事件,並不是因為技術的問題,而是因為管理上的失職。

在福島事件之後,各國政府應該要去審慎的思考核電廠坐落的安置。受損的核電廠距離海岸太近,同時也位在地震活動地帶。

科學家表示,「最重要的問題是像核電廠這樣複雜的系統如何可以減少判斷上的錯誤以及災害發生的可能性。」

在氣候變遷上,科學家警告恐怕會發展到不可復原的地步,除非在接下來五年內開始發展高排碳量科技的替代方案。

福島核災、聯合國國際氣候協商的緩慢進展,以及科學邊緣化等都使科學家不再抱持有早期的樂觀看法。

在2010年,科學家希望國際組織已準備好要解決核子武器和氣候變遷問題,並冀望全球在核子方面的合作和歐巴馬當選總統能為世界帶來改變,而將末日時鐘上的末日倒數,從五分鐘,調整成六分鐘。

公報執行長Kennette Benedic表示,「2010年調整末日時鐘時,我們覺得事情的發展會有所改變。而今天我們了解到我們需要的是新的思維,而我們卻沒有。」

20年前,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科學家甚至將時鐘倒數調整延長至17分鐘。

但科學家也曾在1953年,當時美國第一次測試氫能源裝置時,將末日時鐘調整成倒數兩分鐘。

※ 參考資料:法新社報導、英國衛報報導